愈認識道尾秀介的作品就愈發現他深不可測的筆力。
  這回讀完的影子  <影子>說是襲前作<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那般風貌,然而雖然作品的風格充斥著精神問題、陰暗、死亡,整體上卻不同於<向日葵>那樣往陰濕處沉淪之感,而是某些隱約的光芒端在幕後。
  <影子>的故事周旋在兩個小家庭之間,父母都相識且各自是大學同學,父都是醫學出身的,主修皆在精神方面。開頭引出了凰介之母的死亡,讓凝重的氣氛感染出因為死亡而產生變動的人際之間。
  本作用的是「各自第一人稱」的描寫方式,形成一種同時空、不同人、不同狀況的補足,這讓讀者能慢慢組合出事件風貌,然而,這正是道尾於本作中施展的魔術。
  前段只有死亡,沒有殺人事件,但死亡整出的謎團隨著人的變化點滴落在思量之上,讀著讀著開始描摹諸多因果,但最後的真相是一種苦笑式的拍案叫絕,我想,這是種另類的敘述型詭計。
  人各自有著不同的判斷,也就是人所面臨的都是「自己的世界」,於此,我總說世界有無限個,但以自己去理解的必然只有一個;探索其他的「世界」就是生存的活動,只是在判斷之中還得留些餘地,至少,道尾秀介的故事都會告訴我們:別以為看起來就等於實際上那樣。這部作品的「詭計」也是運用了許多「刻板印象」──不管是故事中的我茂還是讀者。
  自己是自己,但身上充滿著許多影子的投射,在許多不同的崇拜中,這些影子會慢慢變成自己,有人因此迷失,有人因此獲得。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