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無敗作、寡作聞名的日本本格推理大師土屋隆夫的第二部作品轉了個方向,本作<天國太遠了>比較起其首部長篇<天狗面具>大有不同,我雖未拜讀過土屋近期的作品,但就些許評論與朋友閱後的心得來看,這第二部作品應是確立了他的推理小說之步伐。
  <天狗面具>是發生在純樸小村裡的毒殺事件,內容繞著詭異宗教、村政暗流與男女私情,而後的發展還有個名偵探出現。由此起點可看出土屋這第一部長篇受到了不小當代推理小說的影響,其結構與發展還頗為標準。
  天國太遠了.jpg  <天國太遠了>則拉大了範圍,故事在開始就藉著「天國太遠了」這首歌述說著日本當時的社會狀況,而後接續上的則是縣府貪汙弊案的情節。辦理案件的不再是名偵探,而是名普通警察(雖然<天狗面具>中的偵探也是刑警,但行事風格差異頗大),這名警察用的不是精妙的思維推理,而是一步一腳印地踏出真相之痕。以上風格的大轉變確實如介紹文中說的有松本清張的味道,若就詭計與其主軸的概念來看,這本格大師算是社會派大師啦,呵。
  歌曲能引人湧出許多情感,尤其有著特殊背景的人們更會因為一首歌響起陷入共鳴。土屋在當時感受到不少社會的演變與掙扎吧!筆下這首<天國太遠了>可能正是他帶著傾訴性質的描寫。故事就由一名被認定為自殺的女孩開始,真是<天國太遠了>的悲哀曲調自葬了自己麼?幾顆鈕釦改變了偵查的方向,不忽視小地方的不協調再大膽假設正是辦案的重點呢!
  膠著不了多久傳來了他案的消息,沒想到幾個細微的連結讓謎案出現轉機,卻又在此刻落入不在場證明破解的難題。戲劇性的起伏讓讀者隨著警官一起苦惱,跟著他一點一點地將結解開才恍然發現許多線索存在於直線思考之外,若落入嫌犯所設計的針對偵查的遮掩往往就會忽視掉設計中不可免的痕跡。每一個環節都有其存在之原因,找到原因才能探觸實像──不管任何事都是如此。
  本作中土屋點出了幾個他所觀察到的社會問題,諸如連鎖自殺、政府貪弊與滅口保密……等,這類問題直到現今仍是層出不窮。人們為了獲取更高的權力與更多的利益就利用資源與關係不擇手段甚至鋌而走險,但是否想過反向的結局呢?公正決斷事務的總利益是強過個人的,這一點卻始終是個罩門。被利用的人心也太欠缺觀察了,外在所能享受之物若有出於被迫的狀況那結局往往不會多好,通往快樂目標所付出的痛苦該是牢固的藤蔓而不是易碎的荊棘玫瑰。
  總的來說,<天國太遠了>是中規中矩的推理作品,當然以當代的角度來看可能少了些魅力,不過時間往前拉個五十年就能體會這些簡單的設計就是最大的謎題,且更凸顯出找出真相前的線索該要多觀察與思考。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