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開始前祈禱日本的災情能快速掌控。天災難逆,團結才能走出傷痛!
  十三個墓碑.jpg  內田康夫這本<十三個墓碑>開頭就是在這次9.0巨震傷害嚴重之一的福島市。內田推理之長在於旅情,聽聞該地災變再讀著書本內的情節,只能苦嘆。
  如同導讀所提,本書的開場是既可愛又懸疑。一名五、六歲的小女孩撐著個小傘獨自來到警視廳說要找叔叔,個頭小小舉止卻像個大人樣的女孩是種堅強,因為再告知其父母昨夜出門就音訊全無後流露了害怕失親的難過。
  到底發生什麼事讓父母拋下尚小的女兒一去不返?女孩的叔叔──為警察──踏上了尋訪之途,藉著女孩印象中的一個字朝著真相邁進。
  這一回的故事架構上我想內田是發現日本全國佈著「和泉式部」這名女歌人的「碑」這有意思的現像延展的。古時候的人其事蹟與行蹤往往只能從史記或民間故事得知一二,而這些故事可能就出現在該人物曾做過某事或是待過的地方,久了後可能就演變成被認為是出生地或墓地,結果大家就爭著要那名人的名號來開發自己地域中的資源了。這現象在台灣好像比較少,大概跟輻地有關,不過日本似乎不少這樣的現象呢,這樣的特色也讓故事中的壞傢伙給利用了。
  立著碑卻不一定就是該人之出生或是死亡之地,這一點與本作中兇手採用的手段有些類似,算是倒過來用,只是為了讓自己脫身而為的行為不心痛麼?把這事件拉回源頭,我想內田也在控訴著許多大家族為了面子問題刻意掩蓋的家醜,這些自認或被認的醜事拉拉雜雜地影響了往後,甚有悲劇;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坦然面對且負責到底呢?蒙羞就是把過去壓下來以為能安然到未來?這樣的結果往往就是在未來一次被無情地揭穿,欲蓋彌彰。
  失去雙親的小女孩真是令人動容。內田在她身上的描述並不囉嗦,但她堅強的樣子與脆弱的心靈就這樣浮現在篇章之中;她對照著所謂「成人」的作為,誰又比較像任性的孩子呢?
  
  買下這本書的緣由其實有點汗顏,因為先前讀過的新雨出版的書總是存在著不少錯誤與缺漏,而我在網路上看到某網友的評價說本作錯得很誇張。就因為這樣讓我先買了,哈哈。
  結果一讀──不會啊!說真的,<十三個墓碑>幾乎沒錯字,頂多就是引號反了一個,而我讀到該網友提到的「嬸嬸」用錯地方是不置可否,如果要照華人的親屬分類可能是有問題啦,但我自己連什麼姑姑嬸嬸都搞不清了,反正就是同樣血親順位的人就對了,人家歐美人也才一兩個稱呼就統括過去;另一個問題則是「匯流排」,這聽起來根本就是電腦術語,怎用在日本的電車系統上?我想可能本作是早期點的作品還怎樣吧,那時日本的電車系統有很多的緣故,在用字上使用了與電腦匯流排一樣的描述,那譯者就直接拿來用,說起來也不算大錯,因為在「流程」上是一樣意思啊,都有「bus」的意義在。
  
  總說起來,<十三個墓碑>在女孩尋親與家族對立的環節上描述的簡潔有力,倒是書名的「和泉式部」墓碑真的就只是過眼的名勝而已。感覺上這部作品較我之前讀過的內田的作品單薄了些,或許我已經習慣淺見光彥那種熱血好奇的性格吧!(本作不是以他為偵查者)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