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菲爾博士的背景使然,以他為作品的內容文字就轉為玄奇且較有文學氣味。<歪曲的樞紐>是我所讀的第三本約翰‧狄克森‧卡爾的作品。歪曲的樞紐.jpg  
  關於標題我想了想決定這樣下,算是本作中謎團的重大提示,呃……就如同文中的主要視角人物走在那綠色迷宮中說的:「這些矮叢也只有腰部般高,迷宮一目了然。」這一個大重點再重複一百次我想也猜不出其中的玄機。
  在水池前的人到底是自殺還是謀殺?卡爾居然能營造出「在無法藏第二者的情況下發生的單人謀殺狀況」!就其「密室之王」的名號來看,這回的現場算是心理上的密室吧!
  一切的觸動來自於一名聲稱自己才是真正爵士的男人,他決定與現名爵士之人對質,目的自然是取回自己原應所有物,而證物之類的準可說是無間不摧。
  通常這類情節的出現都會猜想到可能兩人過去有過什麼恩怨,而其中能造成交換的條件應該是相貌相近或者類似,然而,此兩人完全是不同模子出生,這裡就出現了一個怪問題,歲月帶走的樣子與記憶很多麼?這一個問題的生成出現在角色間辨認時的對話,我一直納悶著,為什麼遲遲無法直接判斷還得逼到使用指紋這新穎(就當時來說)的技術?
  原來……申訴人一進門的瞬間,那門板上的樞紐再度──與過去的淵源──扭曲,再也關不住每個人心門裡棲息的產物。
  感覺得出來卡爾在這部作品上加入了許多「提示」性質的元素,最有趣的不外乎是那部詭異的機械人偶。這一類的機械人偶據說在十五~十七世紀時相當風行,驚奇點在於……居然能夠跟現代機器人一樣地活動,甚至更進步!會下棋!還會與人應對進退。這簡直是魔術般的事物沒有可容納人入住的地方,就算有那空間好了,也沒辦法把人給塞進去,於是,這機械人偶就成了神祕的傳說──關於它的操作技巧。這一個要素與矮樹叢迷宮兩者探著讀者的想像力,我想真要像他筆下的菲爾博士那樣想出這種可能實在太難,我倒很好奇如果這案子交給福爾摩斯或是布朗神父來辦的話會說出什麼推測。
  在故事的結局中點出了些許算是智識成熟年代的宣告,強烈地宣稱自己所為全是興趣,自己並非什麼邪惡的化身、撒旦的轉化……等等。確實如此,某些人的作為會有悖於尋常的情況,而此時被穿鑿附會作出「惡」的認定往往引起一大群的歇斯底里,最後導致莫名其妙的「信仰攻擊」,這一類不經「原因」思考而做出判斷的舉動雖然是為了「保全」與「去除恐懼」,但最後的下場才真是將惡給創造出來,歷史上不少故事都點化出這概念。
  噢!對,關於<歪曲的樞紐>這本書名除了與事件的「根本」有所關係之外,也唱和著難以理解的案情:被認為該被殺的沒事,不應該死的卻死亡。這種超脫常軌的現場可見卡爾他腦子裡對於情節的構想有多麼怪妙──覺得還不夠驚人可去讀讀他的<三口棺材>,就能了解他所架構的人心與行為是多麼複雜!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