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狄克森˙卡爾這個名字相信對推理小說有興趣的朋友即使不「能詳」也「耳熟」。他是古典推理名氣相當大的作家,最擅長的設計就是可以說推理小說中只要提到案件搭上詭計會被首先想起的:密室殺人。
  這是我所讀的第二本卡爾的作品,若以他作品打著密室、神祕學、不可能犯罪……等等的介紹的背景下我居然只讀過兩作算挺怪的,只好讓緣份解釋一切吧!
  首先讀過的作品是他密室案件中數一數二的強作<三口棺材>三口棺材.jpg  ,記得那時一讀下去就強烈感受到他作品的文學性,在古典推理中他行文的應用程度算只遜於G.K卻斯特頓一些,要說慶幸的話大概是他人物的對話「正常」許多。<三口棺材>的故事以詭譎的場景起始,直到案件的發生充滿著離奇、不可思議的狀況,尤其是密室殺人的環境不管客觀主觀上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所有凶手如何離去、屍體如何放入……等等的條件考量都搭不上線,更何況是死者斷氣前所說出的隱晦指證,我想只有完全不受先入為主影響概念的人才有辦法冷靜分析事態。本作我到菲爾博士揭穿凶手真面目時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要到他解釋細節我才恍然大悟,說它是我讀過密室案件裡最精采的作品也不為過!由此,我似乎也大概了解卡爾設計密室的手法,他是一個將敘述性詭計巧妙套入情節營造出環境的「逆解析」作家(這是我讀第一本所感受到且隨口創的名詞),明白指出所有的詭秘全都「出自於人」!
  猶大之窗.jpg  本作也是如此啊!其實在讀前面「可能的案發過程」時我就隱約感受到狀況有些奇怪,但案件發生來的相當迅速,且發生後的場景簡直固若金湯──完完整整的密室,凶手根本跑不出去,但確實是消失了!僅有一個狀況可以作出適當的破解──不錯,就如同我讀過的島田莊司<水晶金字塔>裡的密室雷同(雖然我想出的是故事中凶手設計的密室詭計中的密室詭計,但也合情合理……不何科學而已)──死者是被「箭」給刺殺的,如此一來「密室」就得重新檢討,但……房間裡連個洞都沒有,更遑論意想天開地用有栖川有栖<第46號密室>裡的詭計(刺到的位置與倒地都不對),那麼到底怎麼回事?
  原來是「猶大之窗」,不過這鬼窗子是啥東西?從我一開始讀就一直疑惑到他解說出現才明白現在許多的房間應該也存在著「猶大之窗」,只是只有「想做些什麼」事的人才會看見,而故事中能看見的就是兇手了!
  人很有意思,非常想要完成某件事的時候就會拼命去思考可能的方法。要如何在密不透風的空間中達成目的且免拖懷疑得如何設計?這樣的想法會在腦中突破、突破、再突破,因此就有辦法思考出眼裡不見的「隱藏細節」,簡單來說就是會把該地方作出全面性的拆解以找出可行之道。許多的研究與發展往往得透過這種「再解析」才看見原先所看見的看不見的部分!
  <猶大之窗>的名字也應用在凶手的身分之上,無怪乎在書末的跋序裡提到卡爾對於書名都加以慎選。本作巧妙地用這名字勾勒出兇案的經緯,只是通常只看得到書的名字卻看不見它所隱含的真正意義。
  <猶大之窗>的案件描述只花了短短的篇幅,故事絕大多數是在法庭的攻防上,在這裡讓我體驗到過去英國(不知道現在還是不是如此)法庭的模式與風格,以及檢方與辯方律師對自己職務的堅持精神,也更理解到法院所講求的是「相對」真相而不是「絕對」的真相。所以……若讀本書到後面會覺得檢方活像個死不認錯的頑童是很正常的,不管如何,他必須對自己起訴的指控點完全負責。
  卡爾的「密室之王」稱號我目前還沒立場去探討,不過我認為他所寫的密室案件最高明的地方在於非物理性的設計──人心。
  人心才是最難破解的密室。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