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心的極限.jpg  使命是什麼呢?或許可以說是一件能讓自己義無反顧去完成的事、一個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秉持原則的領域。我認為使命不是誰給誰的,是自己給自己的。讓使命逼近完美就能不讓自己在最後一口氣之前還吸吐著問號。
  東野圭吾這本<使命與心的極限>探討著決心立於一個職位之人該怎麼完成自己的任務,倘若碰上了與自己有恩怨情仇的人,那麼自己的「使命」會不會有所動搖?
  我的答案跟東野圭吾的結論差不多。只要真是自己的「使命」,那不論什麼情況都會堅持到底,沒有任何因素能夠動搖!
  故事中的人情關係錯綜複雜,主要的角色牽繫在醫生與警察之上。原則上醫生的使命是救人,警察的使命是維持社會秩序與處理危害社會的事件;醫生面對的患者竟是自己有利害關係的人時會怎麼處理?警察到底是破案與穩定狀況重要還是功績重要?東野藉著故事裡人物的表現明白地告訴讀者,同時也諷刺著社會上許多攀附制度卻只思上爬不思處理的人們。
  相對於其他作品的情節、機關設計,<使命與心的極限>使用淺顯流暢的文筆勾勒出各種立場的人性,著重的推理層面在於「動機」之上。怎樣的動機推動著人作出怎樣的行為,醫生與警察有著自己的使命,而犯人則依侍著仇恨,雖然所採取的是避免他人捲入的手段,然而這樣持續性衝動的恨意所捲起的悲憤暗漩是更強的。報復真是他人生中必要的「使命」麼?或者他應該更仔細去感受身周更能讓他走下去的使命感。
  醫學推理的部分目前讀過幾部,東野圭吾的本作可說是表彰著身為醫生該有的精神與氣魄,不管在什麼狀況之下患者的救治為第一優先,再困難都要有所突破!不過這般神聖的使命我仍信著人心的「自滿性」是難以排除的,在閱讀的過程中我總會想到泰絲˙格里森的作品<貝納德的墮落>,其中的醫生個個醫術高超,然而還是利用自己這僅次於神的技能實行犯罪,他們其實也有著必須要將患者完全救治的自我標準,然而卻對人命作出不平等的對價。高明的技術如果少了使命,那也只是淪為工具罷了。
  
  使命對目前的我來說還不是那麼明確,嗯……或許寫寫文章跟思考算是一種,去發現心裡的東西是頗有意義,不過少了些立定的感覺。
  我尋找著一個屬於我的領域,往後的日子我慶幸自己還有設定著目標邁進,且在每一天的日子都劃上一個俐落的句號。
  相對於人我或許是無邊際的問號,但絕對的自己必然是個篤定的驚嘆號!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