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莊司的作品看過,「龍臥亭」三個字還蠻有份量,除了這回讀完的上下兩集長篇<龍臥亭殺人事件>外還有<龍臥亭幻想>,後者現在成了難以尋挖的絕版書哩。龍臥亭殺人事件(上)  龍臥亭殺人事件(下)  

本作的基本背景就是天才神探御手洗潔人已經不在橫濱馬車道,遠在挪威的他差不多快成為推理破案的傳說了。

只剩石岡還在的馬車道冷清不少(其實讀到這邊相當有華生與福爾摩斯不在同一處的共鳴感),一名女子上門,石岡軟弱(?)的生活有了詭譎的轉變。

女子說算命的要他到某處尋找櫻樹,樹下會挖出一隻手,這樣能讓她的業障之類的東東消掉……這啥鬼東西?結論是要石岡陪他去更讓他老兄心裡不願意但同時又覺得推掉於心不忍,優柔寡斷=半推半就的狀況下真的硬著頭皮去了,隨後的情節就來到遠離都市塵囂的貝繁村。這部分的發展多少有些莫名其妙,但同時也多少能察覺可能有些詭計就在其中。

深夜來到貝繁村還要走上兩公里的路程才會到歇業的龍臥亭旅館,這中間的過程頗有冷颼颼的詭異感,但我覺得更詭異的是石岡大條到不行的神經,實在有種御手洗不在他老兄隨時都可能會被抓去賣掉的感覺……結果反正是撐到了,硬是進了旅館,跟老闆犬坊一男僵持入住時,事件發生了。

密室裡突然起火,破門而入後發現剛剛在裡面彈琴的菱川幸子已然成為屍體,弔詭的是她是被槍殺而非燒死或嗆死,在這密室之中沒有發現槍枝也沒在周圍找到射入的彈孔,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因事件而住下來的石岡開始認識龍臥亭這間歇業旅館,看平面圖與描述起來感覺相當不錯;深幽山林中斜上環繞而下的龍形設計加上霧氣、花草、溫泉……等等實在是令我嚮往,建築的獨特設計也是在後段解謎時的一個小謎團,相當有意思。

警方搜查未果,所有人只能待在龍臥亭內,而槍殺事件卻開始感染般地蔓延,一個接著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槍奪走停留在龍臥亭的人們的生命,這難道與三十年前的殺人魔都井睦雄有關?是他的亡靈現身麼?

密室槍殺、消失的屍體、綁著頭顱的漂流木筏、異樣的殉情死亡場面、夜霧中的槍響、頭上綁手電筒的無臉(一團黑)怪人……這部作品從一開始到龍臥亭的過程中就充滿著詭譎、陰濕的氣氛,這可說是島田式的詭譎氛圍,不過這部作品敘事的中心人物是石岡……個人感覺,他老兄一下沒膽一下有膽、往前往後自言自語、軟趴趴的內心獨白實在讓我想一槍先轟倒他再說,透過他的手筆的描述的恐怖氣氛讀著讀著有點昏昏欲睡,只有他腦袋一團糨糊時去求助(某警察還以為他正是御手洗)御手洗時才有種曙光感,但得來的回應大概是:石岡,這起事件靠你應該沒問題(畢竟跟著我這些年了),你可以承擔責任,就算死了我也會幫你風光大葬……最靠么的是他還有給石岡提示!潛在的意思就是他那外星人級的推理頭腦靠著石岡的紀錄已經破解密室槍擊的關鍵。

石岡自我貶損的自言自語真不知道是自我消毒還是一種逆向的激勵,而為了犬坊里美這讓他心動的小姑娘,他努力了……積極踏上追查,先找都井睦雄傳說的根源,於是真相就這樣呈現出來。

<下>的部分有一大半是關於都井睦雄這個人,若唐突地聽聞他的故事只會覺得他是個地方上的土霸王,然後某天晚上大發飆屠殺了三十個人,但仔細想卻時有些不合理:對地方上的婦女騷擾、侵犯如入無人之境?若是封建時代的地方或有可能,但這雖然是小村莊在自主上有如此被奴役的人們?況且當時的土豪是犬坊家而不是都井家、一口氣殺三十個,若平時就惡霸,人們會不防範麼?

所以故事絕非表面上那麼單純。

都井的背景插曲我覺得是這部作品島田放的重心所在(當然謎團也是啦……),寫出的是日本戰時的人們對性的思想與社會表面的壓迫導致之反作用,進一步寫出人心與人性在自我解放與自我保護之下的衝突、錯亂,以至於造就了都井睦雄這個人,延續至後代則如山下老人說的:讓睦雄背負著惡名擔下村子過往之陋結束就好……

石岡透過理解背景進而推敲出可能的兇手,破案的曙光就此呈現,錯綜複雜的殺人事件在龍臥亭如同在熱泉中重生般謝幕。

 

讀島田莊司也算是好幾部了,這兩本<龍臥亭殺人事件>個人覺得……覺得是最不好看的一部。島田莊司在故事的主軸外穿插、先行的傳說、經歷、典故一直都很有意思,本作也是如此,但是在故事的許多描述上太多冗贅之處(都井睦雄要殺的女人每個人的作為與心態雷同,且每個人還描述不只一次),加上主線的殺人事件石岡也是贅這邊贅那邊的,原本氣氛會很怪誕緊繃的故事整個被拖得懶懶平平;若整體能刪修篇幅、濃縮成一本,我想會好很多。

謎團的部分也是特有的物理性詭計,這部分其實有巧妙地小小小小的暗示,像是固定在地上的琴、龍臥亭的相關位置等;狀況部分加上另外的人物行動才演出複雜的殺人事件,只是就算揭開真相,驚奇度也疲乏了。

不過解開第一起的火災中槍殺事件則能統合整部作品與傳說故事,或許真是都井睦雄的殘餘之念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