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了番功夫才從新開的偵探書屋中挖到這本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九屆的徵文獎決選作品集。第九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獎  

這一回入圍的作品共四部。

言雨<玻小姐的第一次>

讀下去瞬間是種「這台灣作品?」的違和感,但同時又馬上有莫名的熟悉感……呃,感覺上本作是阿嘉莎.克莉絲蒂的彷作無誤了。

名字是「玻小姐」,我本來以為是取個諧音,後面的講評提到是將瑪波小姐二字重組而來,應該是如此沒錯。我對克莉絲蒂的瑪波小姐系列涉略不多,那就本作「第一次」來看,相關系列大概沒寫出瑪波小姐的起點故事。

事件發生在遊艇上,玻小姐跟著童年玩伴伊莉莎白夫婦出遊,旅途中有各樣的人物交錯,隱晦的對話之中大概透露著每個人的每種心事,接著,死亡事件出現,察覺、指責、猜忌……玻小姐則是一股熱血地誓言找出行兇之人。

我覺得……這一篇若沒說是台灣人寫的,那搞不好會真以為是克莉絲蒂遺留的作品,人物的對話、舉止;事件發生之後特有的古典歐洲人的反應、小姐間的唇槍舌戰實在是謀殺天后再現。以短篇的小品故事來說,算是蠻足夠的,雖然推理成分不高,但對周遭獨特的察覺正是瑪波小姐特有的觀察手法,另外,本作也提點了一些為何瑪波會是「老處女」的緣故,我認為這是這篇作品「若懂的人」會會心一笑的部分。

萊曼.格林<燃點>

這第二篇像是跟第一篇唱反調,筆名來個阿杜仔的,但內容不折不扣是台灣的東西。

開場相當吸引人,一個人前來警局說要自首,理由竟然是一小時之後會發生的搶案是他主導?

另一方面則是偵探角色艾拓的登場與介紹,電視上沒多久還真的發生了運鈔車光天化日之下現金袋被搬空的驚奇事件。

艾拓認出竟然用真實聲音宣告作案的嫌犯,前往警局同時破解現金袋消失之謎,然而之後的接觸行動卻逆轉了整起事件的局勢……

這一篇讀著覺得的是瀟灑,單純直線讀過整部作品頗流暢,事件有其發生的原因,還扣上九二一大地震事件及建商勾結的黑心作風;謎團則有不可思議的消失之謎,偵探也從容優雅地「解決」了事件,而後啟動的追捕行為也頗刺激,更加上最後有點讓人傻眼的逆轉……等等。

不過,如果細想,<燃點>有著許多人物與劇情上的問題,像是何蕾的立場,雖然其父與事件主要針對的目地有關,但她加入故事的感覺我是覺得有點突兀,有或沒有似乎沒差別,頂多是最後的「擁抱」是否有一些惡意的存在?再來是偵探角色的逆轉,艾洛與吳家哲的對話中並沒有傳達出「相互間」的細節。那,像是獎評中提到的運鈔車結構也是問題──讀後再多思量,最後一點除外,在故事的最後似乎是有小小的暗示,不過卻沒辦法把整部作品整合起來,或許如許多心得中提到的這一篇是能拉長元素為長篇卻委縮細節為短篇的作品吧。

余峰<北一女制服的秘密>

因為先讀過他第十一屆的入圍作品<末日的笑靨>,所以我對他的人物性格與對話的文筆相當戒慎,讀完這一篇之後,嗯,我想他描寫的年齡層還是從成年之後來寫比較好。這部作品簡直好不只太多。

故事是宅男……對,其實真的很像宅男內心的怒吼與希望的際遇……又對,碰上穿著北一女制服的「女神」,還有意投宿,這當真比見鬼還難(?),總之,主角樂烘烘地心裡爽爽過好幾天,直到室友峰哥推理出人與事件的樣貌才把真相攤開眼前。

我個人很喜歡這一篇的文筆,超級靠北又活靈活現,余峰寫這個真的可以,反而寫言情+國中生=去死吧智障文要好得太多了。

推理的部分蠻淺,當然,有點BBS概念的再推敲、延伸一下才有搞頭,真相則是令人莞爾。

這個殺手我看也成不了氣候,喜歡cosplay搞到任務會出亂子?光是拿到衣服就大搖大擺(上面還有學號)晃出來就蠢到不行了,還被下藥……好吧,這一點也真的難讓人批評(實現宅男的某種願望?)。

整個是很有喜感的故事,結尾那句話也很棒,哈。

霍筆砍<三狂人殺人事件>

這是篇相當詭異的作品……

香港人,寫起來港味十足,不過這番港味是「恐怖片」的味道。

場景是即將被拆的大樓群之一,都拆到快變釘子的樓居然還有好幾戶居住,住戶更是每個都有精神上的問題:落魄失意致精神異常的偽醫生、收集破爛的人與他用怪腔調瘋唱歌的兒子、智商如童且會夢遊的弟弟與曾被家暴過的姊姊、免強能忍受怪人們的護士、有偷窺癖的大叔……等。

霍筆砍的描寫會讓看過香港靈異電影的人腦中頗有那種想像空間,而在這詭譎地帶發生慘絕人寰的殺人事件……作者竟然還畫出了死者示意圖!實在毛到不行,更甭說被殺的腦子被亂攪一通,血腥與詭異的周遭帶出的是隱隱的靈異呢!

這一篇是四篇中最有典型樣貌的推理小說,由警察主導調查,根據現場狀況找出相關證物、線索、鑑識,同時還有每個人事發當時的身在何處,以及住戶每個時間點上特有的行動,但最後在謎團難以收拾的情況下逮捕了患有夢遊症的弟弟,那,事件的逆轉或許因於此而讓描述的某些部分是以弟弟的「視角」進行,於是產生了奇怪的「符號」借代人名的特殊狀況。

解謎已經是苦窯數十年後的事,何O巧妙地根據「過去」現場的狀況一一推導出前因後果,非常漂亮地解開相關物件與謎樣符號的關聯,更進一步指出真兇,最後則由兇手的自白書揭開一切謎團。

情節、推理甚至氣氛這一篇是樣樣俱到,特別是謎團推理的部分可以說是這幾屆(八~十二)中最有線索組合重現推演呈現感的作品。作者的後記有提到這一篇的完成是超出字數的,那濃縮後的成果我覺得雖有些倉促但我能接受,倒是符號取代人名的部分讀起來似乎並不是那麼必要。

若說有首獎,<三狂人殺人事件>我認為會出線。

但結果是居然沒首獎。

就我的感想來說,這一屆的四篇是各有特色的一屆,與今年第十二屆的現象雷同,不過,<玻小姐的第一次>走模仿古典,穩紮穩打亮點卻不大;<燃點>故事巧妙精彩,瀟灑但太多細節也灑得滿地沒得收拾;<北一女制服的秘密>文筆流暢風趣,情節可以但內容有點樂天幼稚(殺手真的是要去殺人麼?);<三狂人殺人事件>場景詭譎,死亡謎團與線索交織出漂亮的推理,然符號莫名與犯人內心轉折有些突兀。綜合來說,文筆上四篇各有特色之外也都超過基本的流暢很多,內容、謎團、詭計、推理,我認為霍筆砍<三狂人殺人事件>應是當之無愧。

根據書後附記的決選討論,<三狂人殺人事件>問題是最少的,推理強度也是最高的,而這樣的討論結果是無首獎,且,也有故事無瑕不掩瑜的理由存在……

每一屆是每次不同的評審,討論也會不同,但是我覺得,有些基本上的取捨與評價應該是有的吧?或許第九屆是因為第八屆太過強大(首獎也讓我無言,但還算能接受)而導致「評論水準」大幅提高,因此得不出首獎,不然,「沒有一篇達到首獎水準」的類似理由實在讓我很難接受,特別今年結束的第十二屆的狀況,同樣五篇各有春秋,決選選擇也各有得票,卻選出首獎,更扯的是推理性質偏低的作品得獎,那如此以觀,「有沒有首獎水準」是怎麼一回事?這個「水準」是怎麼回事?我想,這是我讀近幾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心中的違和感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