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算拜讀到這部作品。若要說一部作品「夢幻」,我想,除了絕少見到或是不容易入手之外,內容也必然重要,而既晴這本<魔法妄想症>魔法妄想症  全然符合,唯一可惜的是這份「夢幻」目前可能僅隱沒在對台灣推理有興趣的人心裡,未來是否能再現江湖,我只能多灌注在讀完後激昂下的期待了。
  對於既晴的作品我可以說完全不陌生,目前就我所有出版的剩下<獻給愛情的犯罪>還沒讀,其他皆已讀畢,且,遙記那段時間僅是在舊書店發現一本<網路凶鄰>,讀完後連同其他窩在店裡的作品通包了,可見得他的故事吸引讀者的力道如何,更別說之後的蒐羅,要說失落,大概是近來沒有聽聞他有新作出版吧。
  用了兩段多扯對既晴的佩服不外是<魔法妄想症>給我的驚喜度。
  詭譎、奇妙現象……等等算是既晴推理小說的主要成分,最早得到皇冠大眾小說獎的<請把門鎖好>也是以魔法為恐怖的基底,而之後尚有人體自燃現象的<網路凶鄰>、死而復生與殭屍的<別進地下道>、超能力殺人的<超能殺人基因>、病症與怪奇的<感應>都是,這本書名就標榜「魔法」的更是如此,故事在疑似精神病患對話後開始的就是另一般人暈眩,令推理小說讀者聯想到小栗虫太郎<黑死館殺人事件>的怪奇黑魔法事典,到底,「換頭魔法」是真有這回事?還是一切另有解答?
  本作的事件是一場綁架,然而架倒底是綁怎樣突然不那麼重要,因為再贖金的現場化成血海,準備贖款的一人被矇頭關住,令一個則是沒頭可矇──無頭殺人事件。無頭死亡的手法在推理小說中絕不少見,然而古典至今已出現太多(雖然我想不到古典代表(呃,也是最近讀完的昆恩<埃及十字架的秘密>就是),但每部作品──由其有用上無頭──的介紹都會點到一些),若僅單純完身分搞不清楚的遊戲在現代的科學鑑識之下鐵定是搞笑一場,因此採用無頭手法的作品在這遠離古典的近代就有更多背後的意義,如三津田信三<如無頭作祟之物>、有栖川有栖<魔鏡>、森博嗣<全部成為F>……等等,本作的「無頭」也有其道理,更令「推理」這一個成分升高的則是<魔法妄想症>中還反覆在這「無頭」的謎宮之中散下好幾條路的麵包屑,真相,沒那麼容易查覺。
  貫串出一場華麗的推理事件要合理且精彩相當困難,在<魔法妄想症>中除了大謎團的無頭屍體之外更有密室脫逃與綁架贖金上的謎團,個人覺得,既晴巧妙的運作下演出了這本台灣推理界可說是極盛大的魔法演出。不要聽說或是自己認為外國月亮比較圓的鬼話,即使台灣推理在作品上就我的概念中是有不少令我汗顏的參差,但既晴這本<魔法妄想症>將終止以上妄想,這就是令人振奮的經典現代本格推理作品,精湛的謎團演出。
  其他層面上,本作也點出不少台灣狀況,如成功發自台灣的是商人,而歸來受擁戴的則是留外的醫師,台灣的資源……這倒是真要有些嗤之以鼻的部分。關於故事中人物杜裕忠的部分同時探討了腦部與精神,在許多推理小說中不乏此類逼近、開拓性的想法,非常值得思考。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