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應.jpg  詭異離奇、不可思議的現象為案件開端我想這是既晴的故事相當吸引我的原因,這一作<感應>短篇內的四則故事運用了四種不同的特殊現象導入看似無解的神祕問號,經由張鈞見不落尋常脈絡窠臼的思維扭正為驚嘆號。非常精彩的四短篇故事!
  這回既晴將故事帶到張鈞見入廖氏徵信社(名字太長了,我背不起來)之初所面對的四個怪案子,補起了<別進地下道>之前的區塊。
  不過說案子怪也不能算怪,畢竟他們承接的委託許多都是不尋常的,嗯……老實說我有些嚮往這類的工作,不過當然……小說中會寫出來的都是已經省略掉一大段準備與預備的空白過程,實際上偵探的工作可沒法這樣帥氣;另外說要不一親美女秘書的芳澤我想這對許多人來說會挺困難的,哈。
  本書的四則委託各自存在著看似不可思議的元素:夢境謀殺、致富受愛的巫術、臉孔辨識失能症以及靈能分身,尤其最後一點讓我有些悚然,記得過去有段時間好像常聽到這方面的談論,而想像若莫名發現「另一個自己」那會是多麼無法釋懷的詭異情境。
  謀殺的場景與狀況經過這百來年推理作家的嘔心瀝血可以說要有大突破性的情節相當不簡單,甚至有人說像「密室詭計」幾乎都已經被開發光了!在本書<夢的解析>裡既晴開展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狀況:夢境的謀殺。故事中的夢境與尋常的夢一樣出現毫無道理的角色,不過在那整個童話世界般的夢裡卻要委託人找出謀殺案的真相,簡直就是毫無道理中的毫無道理!經過數次鑽究之後,原來所有的脈絡仍繫在現實之上。
  這一篇故事解決的推演相當巧妙,適當與不適當的觀察與推理就是要找出讓感覺有所不協調的存在並加以重整,一般人在那樣的安排下實是難以突破心中的既定想法,這使得真相的出現令我相當驚喜。
  對於夢的部分我想許多人都曾有過苦惱,我認為多去感受實際生活的狀況或許就能理解睡眠中的頭腦怎會放出那些無法解釋的訊息的原因。真正能解夢的人只有自己,旁人僅能提供一些想法成為線索,可別因為自己將所有狀況丟給未知然後交由有心人士幫你「解夢」同時還解開你「周邊的一切事物」,例如解囊。
  <打動她的心>裡出現了惡魔的力量,那種無可違逆的預告讓委託人所要的都實現,這世界上有這般力量麼?有啊!去問問巴菲特看看大概就知道了。在這一篇故事裡很有意思的是真相之前的推演,不管是從奇幻的點下手或是實際上的面下手都能通過邏輯的考驗,只是還是會剩下礙眼的結,所以要想有真的結果就如篇名有些相關的線索下手:心。
  無法以正常的模式思考的狀況就得扭轉自己對「正常」是否下了太多定義,突破僵固的概念之後很機會能找出自己沒注意到的盲點!人心正是活度最高的要點之一,只要別以為所有事情的表現就跟你眼前與記憶中所認定的絕對一樣就是。
  第三則<臉孔辨識失能症>算是很純的推理小品,既晴是想要探討「無頭詭計」這個現在已經很難有效運用的手法麼?(三津田信三的<如無頭作祟之物>雖是近代的作品內容上卻得往前推個數十年)設定出來的狀況確實是此法變形後的技巧。到底為什麼要把臉毀掉(或者把頭拿掉)?這個大疑問的解讀在這篇故事中有相當巧妙的解讀。
  本篇中提到的臉孔辨識是人類特有的技能這一點很有意思,我倒沒想過能認出他人原來是自己本身身為人類所擁有的特技!也確實如文中所說的,有時候見到一個人、知道他是誰卻想不出名字,也就是那張臉能認但附帶上的文字沒法解出。如果沒辦法認出周圍人的樣子,那真的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啊!嗯……這樣一來自己照鏡子可能也看不出裡面那坨東西是誰了……噢!對!這症狀同時也證明了眼中所見的事實不見的就是腦中看到的真實。
  分身這詭異的狀況出現在<未來的被害者>篇中,既晴使出了幾個「另一個自己」的狀況描寫,一直到解謎之前我還感覺有些毛毛的,可能我對這問題有種特別的敏感吧!
  「這世界上可能存在著三個與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人」,這一個概念我曾聽過,當然「三個」應該只是借用的數字,或許沒有或許有好幾個,這一點無法不認同,只是茫茫人海很難碰到而已。現代的鑑識科學上的指紋、DNA(我不知道聲紋是否也是)也都同樣存在著完全一樣的兩者,且還不是雙胞胎的情形呢!只能說由於不知到幾萬還幾百萬分之一的機率才有可能因此就拿來當成百分之百的真相,真實上不管怎麼比對,最必然的還是誤差的存在。
  
  本作距離上一作<病態>隔了一年多,感覺時間頗久,提出這一點是因為我很期待既晴帶來的故事!在此也向有緣的讀者大力推薦!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