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姬1.jpg  妖姬2.jpg  在閱讀這兩本小書之前還沒想到會在讀後寫下什麼心得或看法,心裡是覺得:這兩本<世界十大妖姬>大概跟我過去讀過的<魅惑>類似,結果呢,風格迥然不同,且算是各自補遺吧。
  珍•畢林赫斯特的<魅惑>主要登場人物都是中亞以西,不少也都赫赫有名,那我甫讀完的兩本<妖姬>則大部分都是東方人物,只有兩名西方人,羅馬的梅莎麗娜與威尼斯的薇諾妮卡。
  寫作的方式則是三本都不同。<魅惑>算是輸入資料然後作者提出見解;<妖姬>第一本用的竟然是「現代報導文學」的方式,這怪招一開始不太習慣,但後來覺得還蠻有意思的;第二本則是將資料轉換成小故事的型態,別有一番風味。
  不管怎麼說,這三本書的內容討論的都是女人,且還是在人類歷史上影響甚大的(或者說是名氣大)的女性。西洋的在<魅惑>中大抵都提過了,而這回讀到的就是之前我覺得<魅惑>有缺遺的部分──東方可也有很多名震天下的女子吶,不然你以為那一堆討好人的成語是怎來的。
  提到的是女人,但背景就是社會以及男人,更可以說背景主要就是男人。能在故事中出現的,就是曾有權勢與力量的男人們了。
  每一個妖姬的影響力都不同,這也是兩本書中的可讀之處。並沒有說女人就是靠美色與性誘引男人、顛覆國家以成全自己的夢想與想望,更多的是她們生理感官之外的智慧與操作。以色、性支配者且為姬,要被呼為妖可就得有相當不同的腦袋了。
  第一本作品是陳約瑟寫的,他老兄(應該是老兄沒錯吧)搞得很像娛樂報導,用一堆諷刺的說法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故事樣貌;他把現代的網路、資訊貼入過去的「傳遞方式」中,別有一番風味,也讓我理解過去時代的娛樂圈是怎麼回事(至少我覺得看起來還蠻有道理的)。古代的文人雅士以及官府之類的人在我讀完這部作品後也有了不同的看法──說起來好像是有點貶的感覺,但是經過這樣「軼聞」的描述整個就有了道理,呵,或者說更貼近於我所知的人性。諸如,古代的詩人行文是風輕雲淡卻又深意十足麼?其實搞不好是在花間柳巷中拋出的絕佳娛樂調味,像故事中的魚玄機我也曾在國文課本中見過,卻不曉得有些花邊故事寫的比古板的課本來得有趣、鮮活。當真是「玄機」呢。
  感官是人必然的真實,這沒啥好不能說的,只是一種繁衍的心態以及社會建造的特質,只是這玩意兒容易造成錯誤競爭,所以往往會被壓將下來,也是因為如此,這些女子與男人的周旋就顯得格外令人紛紛議論。其實,知道許多對於性的限制與歧視就更能明白人在感官上的原始衝動是多麼難以控制;牡丹花下死,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好笑但卻適用在絕大部分的人身上,只是人都會盡量避免被笑。
  第一本的故事中說到的妖姬也有截然不同的。像梁紅玉感覺就跟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讀她的故事還蠻讓人熱血澎湃。此女之名曾聽過,但卻不是很耳熟,倒是韓世忠這名字晃眼過好幾次。她的影響是在戰場與文明的保衛之上,說起來有點奇特,但她可以說是「控制」最多男人的人,只是那些男人不是騎在她身上,是騎在馬上與船上的。國俠之女也算在妖姬身上,頗有意思,當然,跟她的出身有關,只是……古時代的良美之女真有幾個是乖乖在家安居待閨麼?呵,或許這也是為何會有「門當戶對」的概念了──只有金屋銀室才能避免純潔變質,不過也有可能扼殺了女子天性之外的能力呢。
  第二本的作者是柚臻與振鑫,寫法與陳約瑟完全不同,真的就是故事──將資料轉為故事的方式。
  說是妖姬但也就如他們所說的只是寫出幾名頗有名卻不是那麼出名的女子;那,跟人盡可夫的淫女又不同,像其中的濃姬、虞姬跟梁紅玉是類似的存在。另外呂后更不是靠性去征服,而是以算計跟血來掌控大局,呃……她真是我讀到感覺最狠的角色,但也如作者所言,她的殘忍作為只在宮中,對於普世的穩定與繁榮在歷史上是很正面的。
  
  權是性,性是權,這很接近天經地義,呃,會說很接近是因為立於正常生理的人來說都是如此。爭權是爭一種生存,而生存的意義與性絕對是狹路相逢;繁衍的鐵則。反過來說,性也是爭權的手段之一,別說古代這些什麼姬不姬的(有沒有發現對女性的描述不是「雞」就是「猴」(后)?),現代光新聞就聽聞不少「兩情相悅」,對於一些人說要有錢有權才能活也無可厚非,因為這是爭性的手段,而相對的則是用性來爭取權的方式。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認為」的生存,而人將這些拿來當作故事,算是豐富自己所不能的吧?
  妖姬們有她們存活的特色,沒有對錯是非也沒有可不可怕,但要留心每個人不同的生存想法,這是一種天然的競爭,這樣的競爭中,性是無人可避免,只看你如何面對。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