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是真像的影子。
  謊言有三種:
  為了保護自己的謊言;
  為了欺騙對方的謊言;
  為了包庇他人的謊言。
  人們都說著謊。
  以上的句子透過沉冷語調與雲霄飛車鏡頭讓螢幕前的「新參者」來到螢幕內「新參者」的故事之中。
  東野圭吾小說改編的影劇目前只看過<嫌疑犯X的獻身>,這部電影修飾了小說中幾個不那麼自然的部分(像是一開始的電話),加上演員們高妙的演技使得整部故事帶來的衝擊更大。
  這回透過朋友的介紹看了<新參者>,小說已先讀過,但即使我已清楚故事內容為何,這部日劇的震撼力遠遠超越文字給我的感受。原本我想的是一部故事因為透過多人的概念而更豐富,但現在思考則是小說因為是東野長時間連載,且是亦步亦趨的作品,因此一些連結及人情處稍有落差,而透過日劇的形式完全補足,精彩度完全是揪著觀眾的心及眼,久久難以忘懷。
  故事透過一起新參者(也就是新來乍到此地者)的絞殺事件如網般地展開,全然展現出一般推理故事中很少出現的風貌:警察對於案件相關線索的蒐集歷程。
  加賀恭一郎不僅追著事件的可能線索的氣味跑,同時也解開隱藏在人與人間的各種不同的疑惑與問題,這些問題通常是因為謊言而生。雖然加賀提到除了直接被害者外的其他因事件相關之人也是被害者,但我認為他解答出來的每個真相超脫了警察程序,表現出人道的關心及警察這職業原本該有的人性樣貌──在職務可及的範圍之內。
  警察是人民的保姆嘛!這句話不該只出現在政治性的立場發表中。
  對於加賀恭一郎的形象一開始我有點不適應,因為小說給我的感覺在沉著之外更是溫文爾雅,但阿部寬的輪廓頗深,溫文爾雅淡了許多,老練的感覺被強調了出來;不過他詮釋的加賀很棒,那真的是刑警的眼神啊,被盯著會發毛(另外他感覺有點像我一個舅舅……)。
  劇情的安排也不全是緊張兮兮的事件追查,警察的關係還蠻風趣的,尤其那個絡腮鬍警部(我除了阿部寬之外其他演員啥來頭都不知道,但演技真是好到看起來跟本就真的)完全是來搞笑的,就算罵人的表情也完全不兇……看到他就會想笑……。加賀賊賊的動作也很好玩,一旁的松宮真的會被他整慘……噢,對,松宮在小說中並沒有出現,算是要結合<紅色手指>而讓其出場的角色,而同時呢也是來凸顯加賀與其他刑警的不同之處。
  我猜想導演是不是導過鬼片還恐怖片,每次加賀出現在相關人士周圍時好像靈異事件一樣;驀然回首,夭壽喔!站在那邊是要嚇死人麼,比起心虛感,我認為被冷嚇到的成分居多,哈(甚至只出現兩顆眼睛在注視人)。
  我對戲劇並沒有特別研究,可以說看的也不多,不過偶爾也會在電視上瞥見幾幕。在看過<新參者>後,劇情裡的演員們演技之自然真是讓我連驚呼都忘了,這使得故事的發展更感動人心!相對台灣的許多電視劇(雖然我只是偶爾看過),「自然隨著角色」的感覺大大降低。(另外小孩子的演技真讓我看到傻了,日本小毛頭的表現真的不是「演」的!啊台灣小毛頭……目前還無法解開「上台演講」的表情啊)
  有人說看日劇要準備衛生紙……這還真不是唬爛的。我在看<新參者>時,每段故事都讓我感動、嘆息不已,活生生的感情就像發生在鄰近,唉啊……
  人與人間難免會有謊言,許多的謊言是為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但若誤解深了會讓關係朝自己明明不願的方向發展。「關係」有時確實需要一個精準的觀察者點醒,但千萬不是陳腔的八卦語,因此,加賀在故事中的表現才能如此到位、解決問題。
  人能苟且也能掩飾,但若不小心錯踏了不得不圓謊下去的格子,那恐怕只剩伺機而來的罰則將其解脫。請小心任何理由,別以為所有事情都可以是無心之過。
  <新參者>的音樂很有感覺,而鏡頭的運用更是讓懸疑感倍增。故事並非什麼世界級的權謀暗湧,但你會隨著真相一幕幕揭開而冷汗直流。到底誰才是兇手?又到底這些人為何說謊?又為什麼會有那些不明就裡的舉動?
  不過最大的謎題恐怕很難解,就是加賀到底什麼時候能買到鯛魚燒!竟然能排這麼長的隊伍,連我都想吃吃看哩!
  
  SP的部分是<紅色手指>,也是原小說的改編,這部作品改動的幅度小了很多,但故事的震撼力與反思力道相當強。對照過去母與子及家庭的和樂,現代萬物「進步」很多,但家庭的關係好像也成了給與「進步」的原料般變質了。唉……可別在走遠了才發現自己踏著的路有多麼不真實,也別在那時才發現身邊跟著走的人的樣子竟然那般模糊,別失卻了身為人真的最想要的感覺呀!
  「新參者」是很新奇,但對於周遭的家人、朋友們可別每次見到都像「新參者」啊!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