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驗人性之欲與懼的遊戲再次展開,朦朧的真相將會有個交代。
  詐欺遊戲的地似回合是三對三的團體賽,主角這邊的是神崎、秋山以及最該死性格獎得主的福永。
  這一回的遊戲顯得趣味性十足,過程中與猜疑、緊張交織的詼諧我還蠻喜歡──尤其是福永對上西田,實在非常爆笑。
  第一場遊戲是「二十四連發俄羅斯輪盤」,道具是一把樣子有夠誇張的左輪手槍,玩家雙方各有三枚子彈,也就是說,二十四格中會有六格將中彈付錢。這遊戲乍看之下是全憑運氣,然而,大把槍在構造上存在著盲點,這也成了此遊戲的關鍵。
  雖然不會被槍給打死,但人對槍口準著自己腦袋都會有所恐懼,而把性命變為千萬、億元的損失也頗要命,因此如何運用這一點先下手為強就很重要,於是福永這個大騙蘑菇頭就發揮了他的特長!
  由於物理上的影響使得這俄羅斯輪盤具有「資訊」上的要素,只有掌握住才可能控制扣下板機的可能性,另外還得要有從容的膽識,另外也得將語言修練到唬爛別人足以構成一人成虎的局面。
  這一場遊戲福永誇張的肢體動作與曖昧的語言整個把我笑翻,而相對的西田那副傻勁更是讓我合不攏嘴,結果完全是被福永給掌控住,一直到神崎的干涉才讓西田那顆飯糰頭免於撞爛在桌上的結局。
  第二場遊戲由秋山出馬,感覺起來早是十拿九穩,不過遊戲性質在乍看之下仍存在著運氣的要素,當然,盲點一樣存在其中。
  「十七張牌的撲克」的遊戲的構成在牌組大小上似乎有著心理鬥爭性,加上運氣才有可能勝出。其中重要的關鍵在於百變的鬼牌之上,於是,就如同對手一樣,我也覺得掌握鬼牌就能掌控大局。
  結果並不全然如此。一場遊戲要看見的除了既定的規則之外還要觀察其整體性,遊戲本身之外的因素若能考慮進去就有可能找出別的武器,從這一點出發的秋山並沒有掌握鬼牌,他掌握的是驚人的「所有牌的順序」。
  勝出後他對對手說最好多斷練腦力……我個人是覺得要有他這樣的分析與編排的思考力沒這麼簡單。掌握一場遊戲與其找出關鍵不如成為全然的支配者,有辦法思考出全局的所有概念才是必然的贏家啊!
  最後一場遊戲是主將賽,但光是由神崎出場就足以讓一般人想要投降輸一半了,因此就必須在比賽之前將「局」給設好,於是神崎的剛「直」不阿的特性成了最強的武器。
  「不旋轉的輪盤」勝負在是否能看穿對手莊家真正的落點,也就是說掌握了莊家因心理而帶出的語言與反應就有機會控制大局,那,基於此點,設計對方掌握此關鍵才有可能佈置大局!想不到這一個點子居然是神崎想出來的,驚天地的大逆轉我如果是對手的話可能會直接中風吧!老是不騙人的她為了目的還是不得不有些想法,在這本質上就跟一般的騙子沒什麼兩樣,不過「真善的謊言」還是好的,至少結果是落在不求多只求合的玩家身上。
  進入半決賽出現了可以說是秋山宿敵的人物葛城,她是個熟知人類心理的高手,在初看和善的表相之下是深的難以捉摸的城府。她的出現讓原本對玩家完全有利的<天使與惡魔>遊戲形成雙方人馬的心理拉鋸。
  <詐欺遊戲>中出現的遊戲就這一場來說算是更明白的說明人心的男以互信。只要最早提出的最平和過關手法出現一個變數時,臨時架構起來的信任會馬上分崩離析,最後所有人注意力就全部放在原本小於成功的失敗之上。自保就成了團體內的障礙。
  我曾想過為什麼已經有四個十字架的人不順手幫忙,後來才知道到底誰是天使誰是惡魔無法藉由片面之辭取信,只想絕對全身而退的人就算有再多資源也不敢放出個可能的漏洞讓惡魔趁機而入。
  這場遊戲中秋山所利用的心理機關很有意思,相對於葛城的心理壓迫,兩人的結果算是不相上下。前者像是釣魚,後者類似網魚,然而在人心裡就此出現了「願者上鉤」與「不願者被網」的隱數,這一個關鍵造成了下半場<掏金潮遊戲>的勝負。
  <掏金潮遊戲>與<走私遊戲>很像,不過最大的差異是原本數字化的鈔票成了實體小量的大金塊,物理性的不同讓這場改編的遊戲有了更心機的運用方式。
  不過結果跟<走私遊戲>算是不相上下,只有合作才能達到互不有損的情形,心人上的合作正是累積金塊的秘訣。採取金錢債務壓迫的葛城終究買不斷暗渡陳倉的人心。
  不同的著眼點導致的手段與結果都會不同,僅想著一點擊潰的葛城失去了綜觀全局的觀察角度。
  最後終於來到了終局遊戲<伊甸園遊戲>。
  這更是個擺明了只要所有人通心協力,遊戲結束之後人人都能有十三億入帳,但問題就出在其他的選擇可以得到更多或者是將已經有相當財富的人給拉下,人心的算計心戰到了複雜的頂點。
  嗯……感覺起來這最後一場遊戲頗有綜合的味道,同時選出的參賽者我想有部分是根據前面遊戲出現過人物特別擺出來的,像是傻呆西田的哥哥以及原本在敗部復活早出局的江藤。這兩個一個是憨的有趣一個則是最初樣子很有自信卻在之後的遊戲過程中頻頻「orz」的豹紋男。
  這一場遊戲的變數與猜忌非常複雜,要達成所有人都投下「真實紅蘋果」的狀況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而由最後的結果來看,似乎只有所有人的心箭全指著同一個「實際標的」時才比較有可能採取不相背叛的舉動。
  秋山冷靜分析全局的精明頭腦與一心只想讓所有人都有好處的神崎兩人搭配才有機會揪出問題並架構通往「真實」的橋樑,可以說他倆是讓伊甸園的信任之果結成的亞當與夏娃吧!
  勝出之後等著的是遊戲的真相,原來是一場大賭注,而這一場失落許久的賭注終於等到了出現所有人都投下紅蘋果的結局──若說這是奇蹟還真是讓人只能莞爾笑笑啊。
  
  <詐欺遊戲>以心理層面來說是考驗人心得失的翹翹板,想拿更多或是不想有所損失都可能造成必有損傷的情形;以遊戲層面來說就是看人有沒有辦法跳脫出表像遊戲規則的框框中,規則除了限定之外其實還有更多地方不在規定之內。
  欺騙與信任我想是結果與價值觀的問題,就欺騙者來說他要完成目的也必須要有信任的舉動,也就是信任對方會照自己說的做,反向來說,被騙者也是同樣的目的哩!
  福永這個「最該死背叛者」獎得主算是把人的行為表現得淋漓盡致:在弱時就表現難堪之樣,在得勢之時就囂張跋扈,在無虞之時造起護城河隔岸觀火,在危機之刻就想趁機過河拆橋。總把自己的好處算盡是沒什麼錯,但人總往往會失去查看全局的角度,到頭來自己所攫取的利益只是一隻隻螢火蟲,不了多久就將不存續閃爍。
  至於談到人性什麼的……嗯……其實很簡單,那些所有的算計與手段只是單純為了「保護自己」的作為而已,再多的一層才是「取得更多」的心態,這其中我不覺得有什麼是非黑白,在那樣的場合攸關「間接生死」的情形下,用批判的說法來攻擊「真實」不是更「黑暗」麼?
  詐欺遊戲隨時都在生活之中,這些影響選擇的因子還是有些留心得好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