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電影算是讓我弟與<詐欺遊戲>有所接觸的前導,而在我弟的「引介」下我懷著些許期待觀賞。<賭博默示錄>也是由漫畫改編而成,據我弟說是取系列作品中的代表遊戲改編。漫畫的主旨我不知道,不過電影想要表達的是如何從負債的負數人生把握機會掙脫吧?
  標題及第一段我都打上問號是因為整部片充滿著許多不協調,當然,很可能是我在看完<詐欺遊戲>之後產生的比價因素,兩者若相互對照,<賭博默示錄>顯弱許多。可能是想要在電影的短時間內表現出訊息,因此在劇情與演員的交互運作下不是很自然,這讓我還沒看到一半時心情完全脫出了劇情之外,裡頭人物原本應該能撼動人心的對白全成了不明究以的吼叫,有些煩心哩。
  故事由一名不知道人生該如何走的打工一族,這在日本可能是現今普遍的現象,其中許多的人只知道賺多少、花多少,努力或是機會通通扔給「明天」去解決,卻不知道「明天」是無限多的,永遠達不到。怨天尤人的心態一直拉扯著他們的內心,聽起來這樣子的人真是有夠糟糕,不過,這也不爭是他所面對的環境與狀況如此,他有資格去怪周遭的人事物,只是總忘了檢討自己。好,總之他最後陷入金融借貸的圈套之中,這告訴我們不要自以為「義氣」多甚,自己當保證人所保證的可能不僅是那紙張契約上的短短金額,有可能某一天它的長度會等同於自己的一生。
  機會終於從「明天」中出來了,他被半強迫地要求參加一艘船上的遊戲,所有的一切雖然有點胡裡胡塗地展開,但還算有意思,至少紙牌的「剪刀石頭布」對戰的概念我喜歡。
  這一場遊戲如同<詐欺遊戲>一樣,是根本就不需要犧牲任何人就能城利得勝局,然而,就是會有人找到更大的「機會」,因此,主角自然成了俗稱笨蛋的那位。接下來的情節發展得很快,但我總覺得不那麼合理。
  陷害人的人提出了洗牌重發的宣言,他的目的是希望藉此將所有疑惑消弭進而使自己能夠使用完自己手上的牌,但所剩的時間並不多,且其他人跟進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因為宣言之人剛剛才被說是詐騙之人,怎麼會前一段時間說對方騙人後一段又同意他的提議呢?結果就這樣造成了主角的機會,只是從這裡開始我心裡的不協調就具體化了。
  主角成功勝出,結果為了一段即時的友情落入敗者的境地。一到「地下」,主辦者的動機就搭上了電影開始的宣言,確實,這真是個可以好好獲得年輕人力的方法。
  地下世界生活的痛苦讓人得選擇是要累積微薄的財富之後突破或者要今朝有酒今朝醉?這其實就跟現實生活中人所面臨到的狀況一樣,兩種都沒有對錯,只是自己的選擇,而機會可能會存在於每一次選擇的中間點上,就看想不想急如何去把握。主角選擇踏上勇者之路,賭一條破地之道。
  第二場遊戲開始,明晃晃的高等低位的人類心態就此上演。
  選擇踏上勇者之路的人必須要走過橫跨兩大廈的鐵樑,他們的「勇氣」將會如同舞台劇般在一群奢豪卻窮極無聊的人前上演。錢太多的人好像都是如此殘忍,但你說有什麼辦法做什麼「導正」麼?錢再多也趕不走無聊,只能買通時間的流動來點東西,有些人所想要的就是那些東西,這心態跟買書意思一樣,只是建構的是在「同類」之上。
  半空走過只有一足面寬的鋼架真的非常困難,環境的因素會持續灌入恐懼,很難會有個人腳不抖的,看起來,所有參賽者踏上去之前的表現還很自然。但在踏上去之後……
  真是……話太多了。
  我知道他們想表現出命懸一線的恐怖感及互相激勵的內心力量,但我總有個疑問──有人規定一次要所有人通通上去麼?
  這可不是什麼斜坡攀爬大賽,這是在不知道幾公尺的高空上走獨木橋欸!難道人多力量大好過去麼?竟然所有人傻傻第一個排一個地走上去……好吧!或許所有人就是照做的傻子。我是沒研究過什麼,但在那樣的情況下所有人同時上去難道變數的影響不會提高麼?在精神必須集中在腳下的狀況下前後都有人唉唉叫不會更影響心情麼?且都上去的話好歹要隔個距離……好,這樣說好了,總是要有人先走看看狀況吧?通通都上去?這我不是很能接受。
  恐懼很快就在幾公尺後打爛一開始建構起來的信心,悲慘的叫聲開始此起彼落,在這裡我真的認為主角不大可能過不了關……
  還是……話太多了。
  與其在要死不死的半空中情緒激動還有一堆話,不如好好放穩腳步往前進,且說話時還能前後轉,重心跑來跑去還能不掉下去,那時候都下雨兼颳風了!我知道這裡要表現出的是不屈的意志力,但……這裡不是攀岩,而是在超高的獨木橋上啊!所以能有如此傑出的平衡表現哪裡會過不了,實在是……
  過關後提到人生有沒有意義。我個人是認為……任君自便,你認為有,就有。自己的人生有沒有意義干別人屁事,如果要別人來給你定義,那請問你是誰?自己都無法基本的信任自己,全要推託給別人麼?真要給什麼想法,那原則上在所有的認知消失之前,不可能沒有意義,沒意義還能在那邊放話連篇麼?
  故事至此表達了很多,但我覺得轉的都不流暢。
  來到最後的故事,說真的,這場遊戲非常有意思。「E牌」裡不管是扮演國王或是奴隸都有其壓力所在,乍看之下國王有著絕對優勢,然而,若沒在前兩把贏下來後頭真的就難以出牌。
  最後的這場比試在心戰上相當傑出,主角能測出對手的猜想很不簡單,然而……為了前後呼應,戰術採取了先前在船上用過的血跡手段的應用,就主角說出的話的感覺好像知道對方看過自己所用過的招數,唔……不那麼合理,畢竟當時在船上場面非常混亂,怎會特別去注意他所採取的行動呢?
  另外,所有的狀況都被合理化不少,以至於讓劇情能隨著「想要的模式」進行,就看戲的感覺來說讓我非常不自在。因此,即使這部電影所要傳達的意思是嚴厲又振奮的,卻好像是沒上油的齒輪硬去轉動一般粗糙。
  最後,想要有錢得好好思考自己的行動與所要得到的有多少,廣告全都有著必然的商業因素,若沒有考量完善就很容易被表像的笑容給詐,我的周遭就有極愚蠢的例子發生過。該有多少就是多少,機會得自己要有一定把握才去實行,世界是不可能如想像那般容易轉動的,因為你往前推的同時可能會觸發其他人的反向力道。
  金錢可能會是人生逆轉的關鍵,然而,想法的逆轉才有可能成為觸動那關鍵的開關。不然怎一堆有錢人老時突然就跑去「投奔自然」了?難道他是認為紙錢比較好賺麼?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