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弟弟的強力介紹下我又栽入戲劇之中。他一直強調著喜愛推理小說的我一定會喜歡<詐欺遊戲>,其實光是聽名字我就頗有興趣,要說欠缺的動力就是不想悶著頭直盯著螢幕看,又或者說我不那麼喜歡陷入螢幕續集的領域之中……以上都是廢話,因為我還是看了,哈。
  <詐欺遊戲>在日本似乎頗有名氣,而它是編自同名漫畫的作品,漫畫的部分我則是未曾注意到,但又讓我感覺出日本文化事業結構的機會性。只要有有意思的作品都有機會從紙頁裡搬到螢幕上,且在螢幕上還會有不同角度的詮釋,這樣真的很好,許多作家的能見度也會由此拓展,如我甚欣賞的東野圭吾即為代表性的例子。
  引領進入<詐欺遊戲>的男女主角算是設定上的該有架構:什麼事、話都相信的「死正直」女孩神崎直;心理學系畢業、曾運用能力搞垮惡質傳銷企業的天才詐欺師秋山深一。兩人特色強烈的對比下營造出到底這死正直的女孩要如何在充滿欺瞞的遊戲中逃出生天及帥氣的灰色詐欺王子又該如何協助女孩打通活路,另外就是對於主辦單位的背景產生莫大興趣的氛圍。
  插個個人想法……戶田惠梨香與松田翔太演得很合角色的氣質,在我的感覺上戶田真是可愛!或許這也是此作相當吸引我的要素,哈哈。
  遊戲的起點由神崎收到莫名的一億元始,被要求的遊戲是一億元的搶奪,對象竟然是她過去國中的恩師。沒想到對手竟然是曾對自己有恩的老師,神崎這大直姑娘就興沖沖地跑去跟老師說自己碰上的怪事,最後竟然還同意對方幫自己保管一億,說真的,如果故事走到這裡心裡跟神崎一樣有安心感的人不是還沒長大就是完全的稀有動物──在這社會上。那結果可想而知,甫出獄的詐欺師秋山只好俠士般地出手了!
  關於第一個遊戲所採取的戰略相當基本,印象中過去也有見過類似的手法。這跟「把所有狀況排除,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真相」的道裡類似,面對無法由什麼物理手段處理的條件下就只能等「必然有所變化」的瞬間下手,於是秋山所採取的精神壓迫與誤導加上順水利用神崎的個性巧妙地在遊戲最後大逆轉!
  做許多事情最要緊的是基本該由自己注意到的,如果自身陷入其他人套下的附帶「注意事項」,那麼原本的注意力就會出現致命的縫隙!
  遊戲最終獲勝的算是雙方。運用人情的欺騙者最後也沒有多餘的損失,我想甚至感受到不同於滿滿錢財在身邊的溫煦吧!
  第二場遊戲我覺得很有意思,竟然是「少數決」?這種與投票決定手法相反的規定所導出的「必勝」手法實在有意思!
  分成雙方的勝負遊戲中如果結束所能得到的金額夠大,那麼採取組隊的手段並不難想像,只要有辦法在兩部分平均留到最後即可,孰不知潛藏的異端存在於人群之中!鉅額挑逗的貪念是人難以抵抗的,「不僅現在足夠,就連以後也要足夠;不僅以後足夠,就連後代子孫也要足夠」這念頭之下人若有機會怎能不豪取?於是福永這<詐欺遊戲>裡的經典角色就冒出頭來!
  組隊將是這場遊戲的必勝法之外竟然還有這一招頗讓我驚喜!這一要點在設計上應該就有考慮到,但能推演出來可不簡單,畢竟絕大部分的人都會陷在既定的規則之內。至於是哪一招我就不說了,有意思的是觀察更入微者所能採取的手段更巧妙!因此,最後勝出者依然是秋山,福永這該死的蘑菇頭只能以搞笑收場──他真是太經典了!
  敗部復活戰是投票的遊戲,說起來,這場遊戲看起來非常簡單,但實際上的應用與變化竟然如此之多。遊戲的重點就是不要淪為票數最少之人,而此外每個人手裡都還有著一億元的特殊支票籌碼,這看起來頗怪的東西說是用在「交易」之上要做什麼呢?
  遊戲開始我想的跟福永差不多,但同時我也猜想出他用「語言」與「說服」的手段裡隱藏的惡意,結果實際上就跟他的蘑菇頭一樣黑,可愛的神崎又中招了。可能的億元損失帶來的恐懼之大讓其他人都無法接受神崎的參賽,至此,勝負似乎已定。
  王子與騎士什麼時候出現?廢話!當然是美麗的公主受難之時。利用規則之外沒規到的條件入場的秋山點燃了這場裁員(投票)遊戲的關鍵火種!
  票數的累積如同耕耘,而耕耘後的所得會一直存在著,因此,要大逆轉只有一個手段!
  我一直到後面才注意到原來最大的技巧是如此,而這一點又是由福永點醒、秋山運用的絕招,而神崎的個性與態度造就了執行的成功率──結果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騙人了,哈。但是!理論上,秋山這一招確實可以成功,然而實際上……存在著條件上的障礙喔!
  是時間。
  只有一個小時的投票準備期間你必須跟其他玩家進行交涉,首要的條件就是要讓對方有辦法多少接受自己的說法,我不認為在那種狀況下的所有人都容易耳軟,且還須排除他人團體行動的狀況,也就是說,很有可能得多花時間在製造出單獨相處的環境,因此,時間的桎梏能如此順利的突破我覺得是個盲點,不過,主角沒輸就行,呵。
  神崎在這場遊戲後建立了不錯的個人聲譽,就現實層面來說真是得如此不可,像許多屹立不搖的商號都得由信譽建構,這也在往後成為欺瞞之海中的唯一明燈,也是不沉的關鍵浮筒。
  第三場遊戲直接考驗了心理對抗,只有能準確揣測出對方的打算才有可能順利完成目標,這同時還必須設法在對方心裡建設出「揣測狀況」才行,是非常高度的心戰對抗!
  遊戲中出現了秋山所仇恨之人,同時也出現了「透視」的詭異情節,陷入窘境的秋山一隊連秋山本人都歇斯底里起來,無力的絕望籠罩……
  所以這時候就要非常注意「居高臨下的自信」。當看到別人痛苦之時人心多少會有些優越,尤其是認定那是自己所產生的效果時更甚,這時候「自己」的強度會大大提高,對應外界其他人的感應就降低,於是對方的機會就出現了!
  不可能的事就不可能出現,如果出現呢?那就得知道出現的原理何在。
  人,就是人。這第三場遊戲稱作<走私遊戲>,表面上走私的是資金,但實質上要走私的是……人心才對!
  惟有無法走私的真心不會被暗渡陳倉而去,這也是該死的蘑菇頭福永最後瀟灑大反間的理由,啊啊──即使他如此瀟灑仍是很好笑啊!哈哈。
  想要一睹人是否真有如此純淨的存在算是第一部的小結尾,如果是我我也肯定把神崎的想法與反應視為奇蹟了,就我的角度來看倒不是騙不騙的問題,而是我會去思考對方所有作為的可能原因,如此一來就不會全盤接受表面上的說法,而以這一點來思考應對的人心也是如此,所以像她這樣的人……我只能說好自為之,貌似在感情的問題上有這樣的狀況的人還不少哩。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