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這名作者的名字若多少接觸台灣推理小說的話曾碰到應該頗有印象,呃,對我來說是如此,畢竟這名字取得頗有俠氣。
  在我進入推理小說世界從而再到台灣作品與作家時就有注意到他,結果許多選擇問題的情況下台灣推理的認識跛了不少下,直到今日我才讀到冷言的作品。
  其實閱讀台灣推理小說(或者說華文推理)我是有些期待又怕傷害,期待是因為我再次進入推理小說閱讀是因為鮮網上中國作家的<北斗推理劇場>(可惜沒更新後就不知哪裡找)以及當時也在鮮網闢道的林斯諺,主要是後者,斯諺兄讓我感受到台灣推理是可比擬西、日的;傷害算是我對文學與行文的感受,有些台灣作品雖然推理與謎題很不錯,但文中人物的舉止、行為、說話實在有點悲劇,甚至有一部讓我感覺好像小學生的作文,著實汗顏了好一陣子。不過呢,期待依然居多,只是同時對於故事的感覺更敏感些。
  鎧甲館事件.jpg  <鎧甲館事件>的序章開始讓我有了好感。嗯……總覺得台灣推理小說的文章特色是文筆的描述法,像我也是,寫文時會運用許多修辭宛如寫詩般地點綴上去,那冷言的文筆與林斯諺的文筆也都有類似的特色;另外讀到後面兩者也都有台灣特有的酸澀情感,這頗有些意思,呵。
  這部作品整體上相當棒,人物的描繪與狀況的撰寫都很好,只是我多少會覺得有些許「劇情需要」的部分出現,這只是種求疵的感覺,並不礙於整體。故事到後面的發展也將前面有點微刺的部分渾圓起來,我認為冷言確實捏出了本作的立體感。
  <鎧甲館事件>故事架構於九份地區,這個地方呢我只去過一次,還是小時候跟父母同旅遊團去的。對九份金瓜石該地的想法就是很特別的山丘建築設計,像是把平地拉高一個角度的生活,另外就是那回逛太久,結果遊覽車上的人等了我家一行人十五分鐘,哈。除此之外,九份給我的印象就是採金,而據說金量似乎沒有當時預期的大發。
  故事透過一行四人的年輕男女在九份山區突來的意外開始,說起來,那突然出現的老兄運氣不是普通好,就後來狀況的發展來看是解釋了我一直納悶的事:衣服的殘屑、血跡。因此狀況而上坡尋求救援的瑞祥(老天,居然跟我國考學校名字一樣,我才剛考完又看到這名字)意外救了一個不知怎掉在山崖邊的小女孩,使得他們一行人得以來到鎧甲館。
  乍聽鎧甲館不出是覺得有「鎧甲」這玩意兒,而不出所料是如此,但它有個秘密……。哼哼哼……老實說秘密在我聽到這館是四方形的時候突然迸出了個自己都覺得怪異的概念,不過並沒有把它跟鎧甲館的名字聯想在一起;直到瑞祥出了事在一個奇異的地方行進時才覺得「會不會是那麼回事?」結果……沒想到還真的。(會疑惑是我一直對警方的勘驗有信心……)
  好,撇開我的概念不談,本作中出現的兩起事件都是密室,一起是出口被監視的密室,另一起則是標準的幾乎完美密室;第二起密室我認為是冷言的妙設計,如同他在後序文中提到的解謎之後的謎,第二起鎧甲室的密室效果非常棒,且是「特殊運用」這一點讓我非常驚喜(讚啊!)。且第二起事件更將整個事件貫穿歲月與年代,產生時間的立體效果,非常巧妙。
  推理小說讀久了腦子轉的也會特別怪,哈,有一些作品我在中途就有些想法,但只有本作在我知覺到中心詭計之後還能帶給我如此的震撼與回味,甚至覺得「詭計」的設計只是一個「包覆」,真正的感觸是在「鎧甲」之內!
  人性與人情如同提煉純金一樣要經過苦難,故事中的兇手在熱鍋中燉著自己的生命直到他「蒸」脫出「真實」,因此他要脫離鎧甲之外;故事中旁觀的人因為橫禍而產生退卻的「鎧甲效應」幾乎阻斷了「花香」,但他們最後也提煉出真金,卸下自憐的錯著鎧甲。情感總要經過或多或少、或輕或重的提煉才有真實的結晶,只是現代許多人看到鍍金就快高潮了,還請問聽什麼情歌看什麼言情小說呢?無病呻吟、無金自「戀」。
  本作的文章設計也很有意思,有點像麻花卷的效果,前後、事件與解決交捲一起,而在現代這邊還有招敘述型詭計呢!
  冷言與小冰的對話也很好玩,尤其是:要說也該是我先說。哈哈!
  讀完這本滿足的作品想找前一本的<上帝禁區>,想不到竟然死到不能再死,看來只好有緣再見了;沒上一本但有下一本,<反向演化>正排隊中哩。
  
  台灣的許多推理作品在質上絕對能與他國比較(當然這是以比較的立場來看,不然作品就作品,事實是沒啥好比),故事也很精彩!期待台灣的推理讀者能將慧眼近視點看看樓台,蟾桂在天上是美,但眼下的不是更真實麼?還有更生動的小波濤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