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推理的絲線就足夠阿嘉莎.克莉絲蒂編織出不同風貌卻都驚喜連連的故事。
  赫丘勒的十二道任務.jpg  這回讀完的作品<赫丘勒的十二道任務>的名稱是不是令人有些納悶?讀之前我一直想為什麼是「赫丘勒」而不是「白羅」呢?當然姓名兩者都能用啦,只是通常都只會稱呼為白羅,其他作品也都是用白羅來表示,怎這本是「赫丘勒」?用名來表示有什麼意義麼?
  噢!有,只是因為我對希臘神話故事都只是聽聽而已才沒感覺,原來赫丘勒斯是希臘神話裡的大力士,那赫丘勒這名字就是從這大力神之名來的。神話故事中的赫丘勒斯完成了十二道艱難的任務,那被激到的大偵探赫丘勒.白羅──也就是現代赫丘勒──是不是也要對照一番完成相應的艱難任務?「我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三字」,所以他老兄就打算接下通往退休之路前的十二道與神話赫丘勒斯相似的謎案任務。
  想對照出過去的故事創造出新的概念可沒那麼容易,因為要讓人有貼切的感覺就得好好架構,然而克莉絲蒂似乎對於推理故事是駕輕就熟;十二篇故事篇篇都有自己的特色,除了對照神話,結構也各自不同,而結局則都令人眼睛一亮,很有意思。
  推理小說中事件的主要因素在這本短篇集中皆有出現,然而透過本作我想克莉絲蒂對於毒品已開始侵蝕社會的狀況感到憂心,至少她就在故事中表名譴責關於毒品的一切人事物。
  毒品之所以毒是因為他裡面的物質會取代我們生命原本該攝取的東西,而讓精神與感覺特別好的事物會讓人一直想要持續,結果就造成不靠那東西就會極度痛苦與悲觀,也就是原本生存的渴望會全轉嫁到終究會讓人死亡的東西上。人多少要思考自己的一切原本的基礎是如何,若有超過相當多的狀況最好稍退思索原因,沒有什麼狀況是一直好下去,毒品是生理上如此,而現在許許多多的數字就是心理上如此。不感覺者就會有極大的崩盤可能,不是麼?
  本作的最後一個故事與<白羅的初期探案>其中一篇有些關連,提到一名俄羅斯婦人。呵,克莉絲蒂讓這感覺對任何女性好像都沒什麼興趣的蛋頭佬有了黃昏的戀愛情感,還頗有意思。噢,序章中還提到退休要研究南瓜,不曉得白羅破了<羅傑.艾克洛命案>後有沒有研發出美味的南瓜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