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快車謀殺案.jpg  <東方快車謀殺案>是一本跟我提起推理小說時我反射第一想到的作品,刻印此記憶與漫畫<名偵探柯南>有關,還是小學毛頭的我從漫畫的介紹中得知此作,進而在圖書館課讀了冒險推理(江戶川亂步的<少年偵探團>、莫里斯.盧布朗的<亞森.羅蘋>)以外的推理小說。
  小學時的我仍是圖大於文,雖然讀過福爾摩斯全集跟上段所說的冒險推理,但前者是因為感覺讀了代表聰明,後者則是純粹驚險有趣,全然沒感受推理煮藥的樂趣(解謎面),所以除此之外的作品都讓我感到文謅謅,連赤川次郎的作品也是如此。<東方快車謀殺案>算是暗示後的結果,讓我有幸在那時候就讀過這本世界推理神作之一,不過苦笑的就是在本作後同是克莉絲蒂作品的<畸屋>還讀不到三分之一就畫下推理閱讀的句點。
  有辦法讓對文感還不成熟的我陷入正是<東方快車謀殺案>厲害的地方,這部作品的章節安排很標準,就是前敘與事件人物、事件、證詞、求證、解答,但有意思的地方在於謎團經過一個個過程雖然呈現出更完整的風貌卻更是陷入難解之謎,到底死者是被誰殺?又是何時下手呢?連鎖的問號勾起小毛頭我的興趣,同時想起要有柯南(漫畫)的精神,所以在那邊想半天、猜半天,哪知道結局竟然完全不在我的意料之中。
  因臨時接到通知而啟程欲回倫敦的白羅搭上了東方快車,他與該鐵路臥鋪車廂公司的董事相識,卻沒想到在淡季竟然滿額,幸好該董事都會留個特殊鋪位,於是白羅就根本是命運安排一般搭上了這列謎團之車。
  車廂裡的人來自各國,除此之外,地位、職業全然不同,這樣特殊的雜燴是白羅腦中的一大提示。未了,列車受雪困,而那面目可憎原想委託白羅保護的人就這樣被刺殺十二刀死絕。
  這樣的情境下凶手很難出於外人,但乘客(嫌疑犯)們的證詞卻在在指證著非外人不可;屍體上的刀傷令人摸不著頭緒,深仇大恨也很難砍殺成那樣;現場遺留的線索到底有沒有用處?線索所指之人都是不在場證最篤實之人,難道是惡意栽贓?
  誰會是凶手?
  <東方快車謀殺案>展現出克莉絲蒂令人拜服的想像力,本作的結局完全是一般思維者推測不出的巧妙狀況;而久別重讀後對白羅最後的安排感到窩心,確實,正義並不僅僅在法庭之上,而是在洞悉一切的人的心裡。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