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推理小說腥風血雨的廝殺中我推薦可以放一本北村薰春櫻亭圓紫系列的作品,清新的風格讓人感覺安寧、閒適。
  夜蟬.jpg  系列的第二作<夜蟬>以「系列」的角度來看是個起始與確立,不同於第一本<空中飛馬>呈現出生活周遭許多的日常之謎及帶出春櫻亭圓紫這落語加優雅偵探,本作吹來的是成長之風,而圓紫大師成了協助破解成長中之謎的心靈偵探。通常推理、偵探小說的主角都是那神通廣大的偵探們,但春櫻亭圓紫系列卻是相反,而是以「我」為主角,任偵探的圓紫大師只是出來「解圍」而已。仔細想想這樣的結構很合理,但不論怎樣談論到推理小說似乎都難以想到這樣的模式。
  北村薰曾任老師,且完成首部作品時約四十歲,我猜想他是有個女兒還是姊姊或妹妹呢?因為一系列故事中的「我」都是女性(北村是男的),但出自他筆下的「我」這女性卻如此自然動人,可以說沒有什麼「男性想像」中的矯造。第二部作品中成長的發想更讓我猜測他是觀察著某親近女性而下筆的,實在難以想像能有男性可以將小女孩寫得如此鮮活。另外,本作中的「我」確實也得要是女性才能展現出特色,因為相對於日本女性,男性在那樣的年紀我想很少有此文藝氣息與感傷,甚至若用小男生的角度來寫反而彆扭,唯有日本女性特殊的情懷才能造就「春櫻亭圓紫系列」的柔美氛圍。
  <夜蟬>的謎團與解釋也不同於<空中飛馬>帶著旁觀者趣味的解謎,<夜蟬>圍繞在成長中的「我」的心境之下,從第一篇故事那種莫名的青澀情感到第二篇好友浪漫美好的成果來到最後一篇親姊姊陷入成人情感世界中的擾網,漸次領著「我」面對尚朦朧的成長後的世界。尚屬少女時期的這段柔雅清風,成長後是否復見?這就得讀後續的故事了。
  以解謎的角度來說,<夜蟬>的謎題不比<空中飛馬>複雜,但表現出平常更難理解的一般情況。
  <朧夜的底層>最後並沒有解開為何書裡的簽條亂放、書被擺反的謎題,因為也不能保證必然故意,所以殘留著疑似惡意之物,但想想本篇一開始的概念,會不會那將會退書之人是希望與櫃檯小姐有所互動呢?惡作劇的好壞總是未定,疑惑如夜的底層似無盡,到底是期待的黎明抑或是早已沉淪的黃昏?
  <六月新娘>則是有些俏皮的事件,我倒是很佩服圓紫將一切可能性推斷出的思維,這一點在第三篇故事中也可見一斑。
  <夜蟬>表達了某些人天生似乎就存在著威壓感,但實際上往往只是脆弱的偽裝,姊妹之情也因夜來之蟬有了改變。成長中雖然對姊姊的感覺依舊有壓迫感,但最後才察覺畢竟是個與自己血緣相通的女人,需要相互扶持。堅強之人也需有什麼標的而使自己堅強,但人是沒辦法永遠守住那脆弱的弱點的。
  故事若僅有清新爛漫到最後是會無味的,但北村薰的故事透過「我」的成長中少女的視角詮釋著生命周遭的變動,有天真可愛也有暗沉陰霾,這些雖然都是無傷無血,但對心靈的見識與建構是有很大的影響的,即,清新故事之中仍能感受到生命中那些微酸、微苦、微澀。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