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設計的易小川以己之力得到多方賞識,從苦痛中敖撐過去,更在北方邂逅了玉漱公主,一見鍾情讓他真的感受到真愛之烈是如何、呂素之願是如何,命運就特別要來刻劃他倆之間的情懷。
  故事來到此地旁襯了秦朝當時是如何強盛,北方各族均難以下侵,甚至圖安這國家還欲以公主和親來換取和平。以地裡位置來看,這樣的情勢在歷史上如果不是因為漢族領導者昏庸無能,那麼可以說根本難以抗衡。地理牽動著民族性與資源,游牧雖然能生驍勇善戰的勇士卻難以破穩定的河山;地理所帶著的氣候更直接影響到資源多寡與民生必需,他們不得不往下擷取,卻也不得不受迫而回,兩方拉扯的情形不僅是當時如此甚至現代也是。人成為族群之後就會據著自己的立場而往外擴張,衝突與和平的戲碼每每上演,這帶來了什麼?戰爭、死亡、疫病,不過別忘了,人類世界所謂的進步幾乎都是由此而生,科技的演進也與此有關,因為為了突破環境與抵抗外力,人就不得不思考更有效率、更有用的東西與技術,於是,有辦法作出這樣進步的國家就有較大成功的機會,歷史上的記載也就跟著多了。
  
  蒙恬的出現改變了易小川的世界與往後的身分。他是大秦猛將之族,他的精神就是為了秦朝而生;對於戰爭他有著誰與我敵的氣概,為了這兩者他完全可以拋出生命的籌碼。為了己族奮戰的猛將歷史上不少,將一念貫徹且可屏棄它感讓一個人生更強的力量。劇中所見的他的精神可以說是成功的典範,不過這一類的成功就只能單看他那方面的成功,因為勢必會損失人生的其他數個部分,聽起來好像很可惜,不過人生如何判斷是看個人,完全地單一還是多方面體會,這選擇全在自己,任何的動搖將只會引來無益的憂愁──所以酒這東西由古至今都是許多人的最愛。
  
  扶蘇為秦始皇的大兒子,為人溫文儒雅、識得大體,他早早就展現出名君的氣度,行事的手法更能讓原六國之人佩服而折服,然而這樣的人不管在古代或是現代除非自己真握大權,否則有可能會遭到其他雖能力差矣卻精在人事算計的人的謀害。他這個人可以說是對下面的人可以做到眾人拱之,但對上與旁側少了手腕與手段,就悲劇來說,現代他可能會無奈卻還能自得地流轉於下階,但在那年代的結局就是慘然結束生命一途。為什麼呢?因為秦始皇已經立於眾人之上,但人需有所依靠,他認為人都依靠他,所以他只能找「天」來做依靠,這同時又對人不信任,因此宦官之言與鬼神之說間接地讓扶蘇這個最佳接班人受害並讓亂世再起。
  
  胡亥為秦始皇的二兒子,他因為趙高先知歷史所以被暗中撐了起來。胡亥這人表現出的就是皇室之子過得太過自在舒服的糜爛樣子,他天性如此,這樣的人從小就只會避苦從樂,對他來說人生就是他人該為他做快樂的安排,就這樣讓趙高與李斯借用來當魁儡,最終導致人心盡失。想想,秦始皇這雖然殘暴卻還頑固的大柱子突然變成了發軟的朽木,這朽木還雕上兩個盡求己利的人形,王朝怎能不塌?由此可見近利與不具有大眾期待的依靠會引發混亂,因為這讓其他地位雖下卻有能力之人覺得自己往上爬的機會來了!
  胡亥這般的人跟當下常提到的「草莓族」差不多,當然,這樣的人並沒有做錯什麼,只是把生活的一切看得太理所當然。沒有經歷過存在的煎熬又怎麼能激發想要存在的能力呢?這是教育問題,且這教育還不是書本裡的問題,而是書本之外的「體會」問題,所以,父母們看見自己的孩子成了胡亥,那最好去照照鏡子瞧瞧,自己長得像不像秦始皇──不要什麼殘暴,只單看自己創造的環境與根本不深入與孩子溝通的因素就知一二。
  
  李斯是秦國的丞相,身為百官之首的他確實有相當的輔佐能力,他與蒙恬兩人形成的和平衝突可以說是支撐大秦的關鍵,然而其後卻被趙高影響選擇了短利。
  有能之人不見得能在頂、高位中作到完美,如李斯這般之才應該具備的遠觀與識人卻因為明面的蒙恬衝突與暗面的趙高說服兩相交雜下歪曲,他忽略了能力與魅力兩者的差異,且趙高的賄賂與暗算手段也沒讓他延伸想到往後若掌權將會如何。小人的作為有著小人的結果等著,因為目光亦小,即使坐臥高位卻不見根基的蛀蟲,崩塌毀滅只是早晚之事。
  
  趙高在故事中扮演著關鍵的重要角色,他的來歷曲折也讓他的心境曲折。貪大便宜的特性助使他每掌握更上一層的權位就更使兇狠的手段;他原本可以好好地善理宮事並且穩定秦始皇的作為,卻因為越不過自己心中的障礙而屢屢算計;他完全就是看眼前能得多少就做多少,不擇手段就是要讓接下來的路子平穩,卻不知以敵為計的手段鋪的路根本不可能走穩太久,無法綜觀全局只能讓他不斷不斷地剷除障礙但心魔永遠不消。
  仇恨止不住不見得會冤冤相報,但累積多少回報那力道可能就強,即使僅有一報;始終只看見別人立下的屏障卻不見自己釘下的樁腳就永遠擺脫不掉苦痛,不愁則仇,仇則愈仇或至愁。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