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拜讀本作真的是許多要素的綜合才來的,我只是沒想到我頗囉嗦的心得能夠創造出閱讀本妙作的機會,在此再度感覺冷言老師的贈與,這是我第一本簽名書呢!
  上帝禁區.jpg  <上帝禁區>就所知的訊息來看應該是冷言的首部長篇推理小說,但卻不是我第一本的冷言的作品,之前就已拜讀過<鎧甲館事件>、<反向演化>,以上兩本以人物來說算是系列的長篇,至於短篇的部分有機會是以後把明日館的小書挖出來再讀吧。那,既已先行讀過之後的兩本長篇,回過頭讀第一本感覺會如何?通常閱讀一個作者的作品若能從最初下手再慢慢循序漸進是比較好的,因為這樣才能循著作者文筆與故事的成長前進,也能如土屋隆夫先生所說的:「作家的第一本作品才能看出他創作的初衷。」能夠先知道起點的因素,這樣後來而出的作品就會有種妙不可言的親切感與共同進步感──呃,這是我的小看法,所以我通常會盡量照順序讀。照順序的另一個原因跟文筆與故事的架構有關,有些作家的作品先讀後面再回頭會有蠻不妙的違和感,像在台灣出版的國外作品總是新舊新舊跳著,年代與文筆的些微落差若不在讀前淨空前置的心得就有可能是場不太好的閱讀體驗……好,扯這麼多,我要說的就是,在閱讀<上帝禁區>之前不免會猜想冷言過去的文筆與故事會不會讓我失落呢?很遺憾我會有這樣的念頭,因為台灣作家曾讓我囧過兩三次。好,開始閱讀……
  !!!
  在閱讀前段的部分我感覺到冷言以文章拋出了個訊息:「推理小說是準備好才下筆的作品。」
  <上帝禁區>對照後頭兩作來說並不會讓人覺得文字生澀或是人物矯造的感覺,嚴格說起來,還比第二本<鎧甲館事件>俐落流暢,硬要說的話就是咖啡廳的場景突然殺進一個混混然後讓施田帥氣登場是比較刻意了點(如果有先提到治安或者是先行的跡象的話會比較自然,又或者說梁羽冰有引禍特質),但除此之外,人物對話、故事發展真的就是我透過之後兩作所知的冷言文筆──自然、風趣、流暢,尤其對話的趣味性我頗喜歡。
  回到故事。<上帝禁區>描述的是一起過去在雙子村發生的五人離奇分屍懸案,施田退休警官為了一解生涯中最大的疑惑而展開調查,期間出現了一名有相關資訊的人物,於是一行人就往雙子村邁進,孰知殺人慘劇就在那邊等著他們。過去的謎、現在的謎、人與人與身分之間的謎,繚繞的謎團扣在「雙子」身上又延伸到「複製人」身上,到底那謎樣的家族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事件發生在雲林,我個人是沒到過傳統的台灣鄉間小村的家族裡,不過故事中的描述感覺很親切,看到那頭阿牛心裡真是感動。
  這部作品中使用的詭計相當複雜,嗯……其實說「使用」是有些奇怪,倒不如說是因為故事而生的「謎題」,我想這也是冷言寫故事的特色──謎團都有相當發生的理由,讓人很自然去想怎麼出現而不是誰讓它發生。嗚,感覺有點詞不達意,我想就請一讀便知吧!
  往下拉一段稍為點一下詭計,<上帝禁區>出現了許多詭計的「經典」,但每一項的背後都存在著「自然」的不簡單:分屍目的、密室之謎以及效果讓人又愛又恨的敘述型詭計,後者更是複合性令我咋舌的設計。
  一看到<上帝禁區>出現的「屍體」,若讀過島田莊司的作品或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這部漫畫的話多少會有種「難道是學這招?」的猜測,但是後頭隨著故事角色的推敲與猜測開始又模糊、游移起來,一直到許多線索歸位後才一愣:竟然有這樣一回事,只是,真相就真如他所說麼?
  密室現象的部分很有意思,提示很早就出現卻是難以察覺,如同布朗神父探案裡那仿若隱形的郵差一般,不同的是完全有著獨特的台灣味。
  <上帝禁區>除了分屍的部分外,擺明有「雙胞胎」這一項也會讓一些讀者偷偷捏把冷汗,畢竟這一招自古以來真的是用罄,我不敢說我讀過許多雙胞胎類型的詭計,但看許久之前有栖川有栖的<魔鏡>就能看出雙胞胎這一項都應用到那樣的程度了,這樣一來還能變出什麼花招?在這部作品裡我只能說冷言用得很妙,巧妙利用「家族」的特性來變出「雙胞胎之謎」,有趣的是還跟其他環節形成複雜的複合性效果。
  再來就是相當巧妙的敘述性詭計,要解開這部作品中的謎團得突破「雙重」的敘述詭計,連「冷言」這名字都很妙地成了一個環節。我在讀的過程中是有懷疑過為什麼分成兩種視角進行?還以為是一種「緬懷」的狀況哩,另外,「雙胞胎」這概念太過強大,以至於忽略了更多的可能性,這部分的設計讓我頗愕然,很難得我又一回再看到凶手名字時還一頭霧水。第二重的詭計出現在其中一個「解答」上,它內容的發展連我都頻頻點頭,哪裡知道又是一個看不出來的陷阱。若以敘述型詭計來分高下,<上帝禁區>真的是傑作。
  最後……呵呵……餘味十足的就是本作的結尾了,也算是一種將雙胞胎完全運用的好點子。這部分沒法說破,只是之後到底誰是誰?冷言給了我們最高深莫測的謎題,或許,這系列再往後也不會有正確的答案吧!
  總結來說,<上帝禁區>是部非常傑出的作品,序文中將其列為台灣三大夢幻逸品實不為過;個人認為除了故事與推理要素之外,文筆之順暢與趣味更讓這部作品的完整性大大提升,真要說遺憾的是此作居然在文學獎中連逢落馬,我實在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幸好是自費出版,否則台灣推理界就會存著一個不見天日的大嘆息。
  期待未來若有機會,本作勢必再版出發,若無機會,或許海外也是不錯的市場,當然,主要還是希望台灣推理的出版能有更多機會。台灣推理,加油;冷言,加油!
  
  心得之外稍微說一下我對於「複製人」的看法。其實故事中也點出了,到底你複製出一個一模一樣的人是要幹嘛?且,複製出來的人哪知道會不會跟本人完全一樣?沒錯,真的是說到重點,除非身體細胞與記憶部分也通通都一絲不漏地轉貼成功,否則後天會有什麼樣的作為完全是無法計算的,因此,用這種方法複製出的「人才」真會是「人才」?
  至於道德……嗯……扛「道德」出來是有點無聊,你最多是擔心多一個人多一口要飯的,或是什麼多一個你(妳),老公老婆傻傻分不清楚。我的看法是,以生命的角度來說,既然他有辦法這樣跑出來,那他就是會出現,即使他是「人工」──這邊的重點我覺得不能放在「人工」上,得要知道生命複雜的組合是如何來的,嗯……這樣說吧,精卵子的結合是一種方法,而複製也是一種方法,更甭說生命中存在著根本數不清的「分裂」現象,現在只是把原本非分裂的狀況改為分裂,出現的依舊是生命,唯一的問題是你如何看待,如果你沒有把生命的起源當成立場,反而在其誕生後轉換「立場」(道德之類),對於「你」來說,他就不是一個「自然」的生命,也就是說,他(她)頂多是「你」判斷中的「非(正常)人類」,然而本質上他(她)完全是不折不扣的「人類生命」。
  要抓問題出來我想跟秩序有關,人有人自創的規則與秩序,而我們誕生也是遵循著「演變來的秩序」,所以才會出現雙性結合產生後代,那既然是演變來的,代表這方法得以讓生命好好存續,因此,違反此類秩序所出現的人類或物種可能會有著自己生命上的問題,例如疾病的發生,同樣是人類,複製人有可能就無法應對,我想就是類此的問題吧。另外就是搞個一樣的人出來哪能預設什麼效益?如果大批量產「人類」出來,請問是要把他們當作食物麼?若是延續生命,那請相信後代必然比前代優良,這理的優良不見得是什麼能力好,而是可能更有「生存」的力道,別忘了環境的因素是造就生命的推手吶!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