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莊司的本格推理之謎必然存在著詭祕懸疑之奇──至少就我目前讀過的,扣掉「委屈的社會派作品」後所感覺的。本作<眩暈>更是其中典型的代表之一。眩暈.jpg  
  一篇看似精神病患者夢囈的手稿竟然推演出一樁未曾被揭穿的刑案?有這種可能性麼?
  其實透過文章確實能看出些許端倪,像我就有注意到「無法切檸檬」、「水的螺旋方向」以及「年齡頗怪的母子」,然而,即使我有所意識,手記中出現的現像卻讓我無法將其納入正常的邏輯思考之中,因此御手洗點出的推斷我那當場跟文中更弱智化的石岡一樣:滿頭霧水(一頭還太少)。
  而,當精神科權威對御手洗提出針對性的問題時還真讓人捏把冷汗,哪裡知道真正解開謎團的關鍵在於將自己的視野「跳脫」型的擴大。老實說,若非有著特別的知識或際遇,否則我不認為有哪個偵探能如御手洗這般快速看出玄機,不把那些文字當笑話就不錯啦!
  眩暈或許是故事中的人物或者石岡,然而讀著讀著也會陷入「御手洗要如何解答離奇文章」的暈眩感。
  環境與食物毒素的問題是島田大力提醒眾人的,而我在經過幾些篇章的沖激後也對現世有些許看法。
  相信「進步」有著很大的風險!
  對於社會、環境,若全認為「進步」而邁進很容易落入人只能看見好的盲點之中,瑜可掩瑕的狀況造成了多少現代的生存問題?最可笑的是人稱一些天災為「自然的反撲」,撲?撲什麼撲?這些不是反撲,而是「成品之一」啊!人們趕著時間趕著進步,結果忽略大半該循環之事,這也就罷了,更糟的是強手下去干預其他物種的行為;這些行為短時間造成暴利,造成「好」,卻可有人在那當下想到往後會如何?傳統的部落、族群的許多做法被現代視為落後、不文明,提出這樣看法或有這樣看法的人的智慧真不是普通低劣,因為自古流傳下來的許多「傳統」帶著的敬意可以得到環境循環而生生不息,但現代用一堆妙法巧工只能贏得驚人的短利,之後呢?滅絕,接著我們再研發保護措施並且說這也是一種「進步」。
  島田在本作中提出許多食物的來源確實令人發毛,最慘的是如台灣這塊豐榮的寶島現在為因應國際而打算轉為科技之島,而食物呢?食物的產出介入大量生化科技、藥理科技……我不否認一些改造的研究讓食物更有價值,然而更多的東西卻是利用違反生物天生之力的手段創造出來的,這就無怪乎台灣差不多是癌症之島的狀況。諷不諷刺?足食之地卻因改良食品而導致人的身體錯亂?科技還真他媽的進步。
  不過呢,既然如此還是保持好正常飲食即可,別擔憂「病變」,因為這是遲早的問題,陷入此環境之中那麼自己就採取可相應的手段吧?害怕是早已太遲的事,我總說自己是科學怪人了,相信身體吧,能活久算你贏──雖然也可能是藥贏了。
  最後就本作來說,<眩暈>可說是大挑戰邏輯的一部作品,謎團要如何破解首先得跳脫一種「自陷」的敘述詭計,而御手洗能看穿也正是他不把自己視為「手記主人翁」,不過要全面理解文中的現像還得有更廣闊的思維才行。
  至於偵探老兄的怪異舉止……很正常,陷入自己世界裡就是要放鬆,若還要矜持在眾人的看法中的話那思考就會打折扣了,所以嘛,被視為成功者許多怪人,他們之所以怪是一般人認為怪,而事實上呢,「大家都該差不多」這想法不是更怪麼?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