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致意.jpg  重新閱讀福爾摩斯的故事來到最後一冊<最後致意>,其內容除了為福爾摩斯做結外還有把零散且風格各異的短篇集成<新探案>。在閱讀的過程中也喚起了些許小時候讀福爾摩斯時的記憶,頗有意思。
  在推理小說還不風行的時代似乎並不被認為是正統的文學,這個導因讓柯南道爾於<冒險史>中讓這大偵探成謎於萬丈之中,不過嘛……「正統」文學會是什麼呢?若大家喜歡、欣賞,那麼眾言豈可無聞?所以後來福爾摩斯重出江湖,在柯南的簡介中提到他慶幸自己沒真的把福爾摩斯給寫死,再次的復活等於是延續經典,然而他本人似乎到最後還是認為這樣解謎遊戲性的作品非為上雅之作呢。
  有趣的是不曉得柯南道爾知不知道,在未來百年,當人們提到它的名字時根本不曾想過他除了福爾摩斯之外的作品,也就如同他提到的,如果不是福爾摩斯,那麼他也不會擁有這世界性的名氣……呃,只是他書寫的語氣中好像頗些無奈,呵呵。這倒不難理解,文學家心中其成名的作品不見得就是自己最得意的。
  在<最後致意>與<新探案>的故事模式出現了不少變化,甚至發生的事件也不見得是謀殺或犯罪事件,其中<獅鬃毛>與<爬行人>兩則在我腦中出現了影像,這影像是我小時候閱讀時所見的,這足見柯南描述的巧妙之處,因為這兩則懸疑性重的故事讓我頗毛骨悚然哩。
  <雷神橋之謎>算是蠻常聽聞的一則短篇,看來這種手法就是柯南道爾創新的,在這雖是最初經典的概念中存在著許多構成的必要因素,並沒有因為一個概念而將故事就著那概念發展,細微的線索都兼顧得宜,我想這部分正是福爾摩斯成功之處,雖然作者老把英格蘭的警察描述得如呆頭鵝那般(到後面應該是有收到「關照」,有出現比較聰明的傢伙),但就是以此種一般人的單純想法凸顯出福爾摩斯判斷的獨到之處。
  另外男女的情愛也是柯南道爾常表現的主軸,有趣的地方在於若對照厄爾‧畢格斯的陳查禮系列會發現英美採用的要素大異其趣,這似乎就表現出英國人的保守美漫與美國人的熱情浪漫。
  <最後致意>提名是「最後」,不過就往後的推理小說發展來看不啻是個開始,甚至到了現在更成為文學、小說的顯流,由這基本的主流更延展出光影多變的支流。不曉得若柯南道爾復活再世見得如此光景會不會更動自己「最後的致意」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