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暗道.jpg  有什麼能力就可能養成什麼習慣,有什麼背景那麼相關的事務就有可能找上門──或者是不小心找到。
  隨手在舊書店買下的克莉絲蒂的本作<死亡暗道>不曉得是不是她筆下這偵探夫婦的最後一件案子,因為他倆已經是退休狀態。貝里福夫婦的系列之前我未曾接觸過,所以讀到是有些驚喜(舊書店的好處)但又有些無奈,畢竟個人還是比較傾向從頭讀到尾;故事中老是出現<密碼>(N or M)案件的提醒,結果我卻不知道那前情到底是什麼。
  不過無妨,在本書那有些唐突的一開始就吸引了我:「書!」這是貝里福太太──也就是陶品絲的棒喝,而「當頭」的就是貝里福先生,兩人從這裡開始的談話就讓我喜歡這兩老夫妻的生活應對──非常有趣!
  <死亡暗道>就連原文的書名都很「致命」,然而內容卻因為兩個老寶顯得趣味橫生,就看這兩個不知道相處幾年的老夫妻出口成刺地攻來打去,彼此間的幽默默契讓我讀著一直發笑,哈!他們兩個在本書得時代已經七十好幾了!現在真不知到是否有這樣有意思的老夫妻。
  兩老──故事中的行動還真難想像都七十了,不虧是幹諜報出身──中還有隻狗叫做漢尼拔。這名字聽起來很熟,似乎歷史上有這麼個有名的角色,呃,當然我是全不知道或是忘了該人是誰,在貝里福夫妻中他則是一隻狗,一隻忠心耿耿又活潑好動的可愛傢伙。克莉絲蒂描寫狗的動作搭上「心聲」實在很好玩,漢尼拔因為她的文字在裡頭活靈活現的,尤其是牠總會拿郵差來打牙祭這一點,哈!<死亡暗道>中的牠可說是冷硬派的偵探哩!
  陶品絲驚嘆了聲「書」,故事也正是由書開始。
  貝里福夫婦退休到了鄉間購屋,費了一番大功夫搬完家後仍有不少細碎該整裡,那一堆紙漿的加工物就是其一。陶品絲愛書,尤其她嘴裡老喃喃的一些我有的有聽過有的根本不知道是啥的書,結果就從一本我沒聽過的經典中發現了過去住戶留下的「線索」:瑪莉不是自然死亡!
  新家、舊書跑出了個神祕訊息,若是我都會心動想去了解,更不用說婦唱夫隨──你看湯米多無奈就知道──的貝里福夫婦了。
  充滿神祕的書中提示讓兩人陷入過去謎案的調查中,在這裡就看出男女在調查手段上的不同之處。陶品絲重在該地方的人際關係,她希望藉由在地人對於過去的歷史與經驗找出相關資訊;湯米則是尋求調查機關以及行政資訊的變遷。結果則是……兩者合一是解答。陶品絲找出誰為瑪莉,而湯米則是讓此人有了更新的定位。
  兩人是有能力挖出些許真相,然而就年紀來說當個安樂椅神探差不多,因此「出動」的任務就交給漢尼拔了。這隻敵我分界清楚得可以讓牠一下是兔子一下是猛虎的忠犬最後獲得了最大的榮耀。
  這一部故事說起來是純粹的背景調查,由一個有意思的開頭引出過往的種種。憑靠的事實則是戰爭,我想戰爭都會給那年代的人們絕對的影響力,克莉絲蒂在文中描述著戰後的餘毒──心智可以說是「宗教化」的人們。我的意思是那些秉持著「相對」不適用或更可說是錯誤的人們不思量當前世界狀況仍堅持著自己的想法與作為,這樣的人們不管如何都會造成衝突,這些衝突通常都是必然的小規模死傷──相較於戰爭。
  人得思考世界與自我間的關係,想要完成什麼目標且這目標標榜為「為世界好」、「為了真情真愛」……等,但手段卻是「樂土前的必然清除」,這不是很矛盾麼?能生成「好」與「愛」的原料不可能是相對被認為是「壞」與「恨」的。由攻擊與破壞為出發點的和平只能得到血與殺戮的「和平」,也就是那個「和平」世界裡所居住的都是染滿血與傷的人們──人會認為這是愛麼?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