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不達米亞驚魂.jpg  首次閱讀來到中東地區的推理作品,<美索不達米亞驚魂>是融合了考古、情愫、驚悚與……當然,謀殺的「有趣作品」。想來,阿嘉莎‧克莉絲蒂應該蠻喜歡四處趴趴走的。
  故事的入筆是由一名護士的角度來回憶式書寫,這倒是把克莉絲蒂過去的經驗好好拿來描繪一般的手法,那年代的護士使命感與精力相當充沛。順道接到特別工作的她來到了考察美索不達米亞古物的考古現場,擔任一名考古博士妻子的看護(或者說「朋友」好像比較合適)。這份工作算是簡單閒適,然而圍繞在考古團間的氣氛卻顯得古怪,而古怪之沼中所開的是一朵鮮亮的水仙──也就是她所要看護的妻子。
  是什麼原因或是病症使得這雖已入中年卻還如仙子精靈(眼睛是紫羅蘭色耶!真的是有夢幻)的女人有著歇斯底里的舉動?加之考古現場總會有的陰悚(我認為啦,畢竟那地方很多都是古代的墓仔埔)讓詭譎瀰漫……好吧!我承認其實這份懸疑表現得還好,克莉絲蒂筆下的感覺還不至於會讓人發毛,哈哈。
  對於一個「美好卻又容易引起糾紛」的人他所提出的「恐懼」似乎不怎麼容易讓人接受?當然主因跟過去她的驚叫卻不曾發現蛛絲馬跡有關,但在男女心中不同層次的「判斷」我想有很大的關係,可能會覺得「這公主又在牢騷任性」、「她又想引起人的住意」、「我可憐的小乖乖,心理壓力太大」……諸如此類的感受,這樣的念頭讓那些令她害怕的狀況所請來的竟是一名護士。
  被認為只是妄想與不安的狀況被打破了,當然,正是謀殺。
  這一個謀殺的現場老實說相當離奇:封閉的空間(除非你人會飛)、眾目睽睽的庭院、工人聚集的大門、鐵條封鎖的窗子、無可掌握的時間……總之,乍看之下只會認為該兇手是趁著「碰巧」的好機會下手殺人然後又好運地沒有任何人發現。「碰巧」形成的這猶如密室的凶殺現場要如何尋出線索?因此,「碰巧」也來到中東的白羅就現身了。
  不得不說這現場相當巧妙,然而……我沒多久就看出最可能的手法,只是這手段能如此成功也太「碰巧」了……結果還真是這招。
  先撇開真相不說,白羅在案件解決之前將所有人的謀殺可能性通通提了出來,對照起「人格尊嚴」高的人他所說的真的會讓嫌疑犯們氣得跳腳,但這才是真的要破解案件的精神。不管再怎麼難以接受的推測都得納入,就像<死亡筆記本>裡尼亞所說的:「假設要大膽,如果錯的話說一句『抱歉』即可」。要破案之前人格一類通通只是導出真相的工具,其性質不哂一提。
  那麼,到底是誰呢?如果這一提拿給學生做選擇題做出「刪除」動作的話,全部裡面只有一個人跟其他人不同……對,他還真是真兇。
  結果當然讓我沒法全然接受,這手法真的不會留下痕跡麼?雖然死者是頭被撞凹啦……我只是覺得在那樣的建築結構(泥石)下死者倒地之前應該會殘留些生理痕跡才對,就因為這樣所以我才對我想到的手法卻步,然而卻真是用這招,頗裡想化,也頗「碰巧」的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