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酒館.jpg  這本我從舊書店挖到的<白馬酒館>(只要在舊書店買到克莉絲蒂遠流版的作品我都蠻開心的)後面還記著原持有者紀錄在某年某日某地買的字樣,看來原本是有打算收藏的,卻到了這裡……她買的地方還是台北呢!感覺有些意思。
  <白馬酒館>不是克莉絲蒂筆下偵探的系列作,不過發生在故事人物上的事件都曾出現過,至少我看到寫偵探小說的奧利薇夫人時就想到拿起<底牌>來瞧瞧,唷!還真的,或許她把她當作自己的寫照吧!看到她描寫奧利薇夫人寫作碰到瓶頸的樣子感覺就像是在吐苦水一般,呵。
  這篇故事的形成我想與時空背景有些關係,大約在二十世紀中,那時候科技與科學應該算是在成長期吧?總之,我想應該是個許多知識剛萌芽的時候,新的東西覺得好就拿來用,然而從其中又碰到不少問題再反覆解決的年代。科學的抬頭代表著巫醫咒術之流相對低頭,不過人心深處對於這種神秘力量的畏懼始終是存在的,別說那時候,光是現在就偶聞有誰誰誰又被哪裡的神棍給敲詐。本作就是透過兩者,一表一裏所行的巧妙詭計,這一招……如果沒有設定突發狀況的話搞不好會變成瘟疫性質的懸案呢!噢!因為克莉絲蒂是被分在本格派的代表上,但這部作品相當具有社會性哩(如果要分的話)。
  一張名單、一名受襲而亡的神父、一名記憶力驚人的目擊者構築出另人不解的案件。被認為是關鍵的名單上出現的人名有大半已然死去,只是死去的方式不是意外也非謀殺,而是自然死亡(病死──那時候足以致死且不特別意外的病),那麼到底特別把神父給打趴有什麼好處呢?由此而生的線索似乎只能指向「暗示性死亡」這詭異的狀況。
  老實說我是有點擔心故事到最後還真的給我出現什麼咒人病死的怪招,因為那些人病死的問題都不一樣,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然而其中卻有著「失落的環節」,想不到在本作上出現這種有意思的推理元素。這環節若不了解新知的話真的就無解了(我也未曾聽聞過)。
  故事的中心點圍繞在白馬酒館這老古蹟上,裡頭有三個怪裡怪氣的女巫(號稱),而之後出現的「降靈會」跟我所讀過的小說內容敘述的挺相似(召靈的部分桃樂絲˙榭爾絲<強力毒藥>裡所說的讓我印象深刻),總是發術者搖來晃去(這一點在<殺人時計館>中有提到為何會這樣做)、口裡喃喃自語,接著莫名其妙就有人會被某某附身……以上這些就算了,當作她們的喜好就好,然而環境的樣子才有思索的空間:黑暗幾乎無光、令人感到不舒服的道具、燭火……之類等等,有看出些什麼麼?若是陽光就算了,但連燈這樣的光線也要剝奪……法力強大的惡魔都是夜視族喔?還是個個都有白內障?好像也不是,因為有用燭火,所以是不怕光的?如果能力強大這些應該都不成問題吧?有些矛盾,對吧?那麼會叫出什麼惡魔呢?
  有的,就是心魔。
  不難看出這些降靈儀式所採用的物品與空間都有個共通點:讓人發懼。環境陷入黑暗會使人精神感到害怕;看到血、屍體(動物)、骨肉之類的東西會使人的肉體產生傷害共鳴;燭火搖曳不定代表一種不確定性,且燭光會讓視覺產生扭曲,如此一來就會有杯弓蛇影的效果──人會在不同心裡狀況下去確認眼睛所見之物,或者該說腦部處理過的視覺投射物,因此看到繩子以為是蛇,不要奇怪,因為就看到的人來說那真的是蛇。以上的狀況會直接或間接使人信心下降,接著就容易陷入被暗示或命令的心理狀態,若此時又出現了無法判定的狀況那恐怕就是理智崩潰換上另一種「理智」的時候。如此,人將會說出不想說的、接受不想接受的、付出被合理化的付出。這些不是外在的惡魔所致,而是自己的心魔的自動導引。
  太多陰陽怪氣的包袱都是這種虛假外衣,千萬要多思索一些緣由才好,也別「鐵齒」,因為光是靠頑固的排斥若最後還是被心裡的軟弱給折過去,那會更糟糕。思考多點彈性吧!
  至於有沒有女巫什麼的我不否認,我曾說過人相對於人多少都會有別於人的能力存在,有些人就真的有一些讓人難以理解的「特殊能力」。
  <白馬酒館>的結局作者還是用上她出人意表的揭露法,雖然在前面我就有所存疑了。凶手的特性跟說謊者難免的表現相當,至於他的個性……不堪無聊啊!
  最後我挺欣賞那富翁的想法,就是錢是要拿來生活的,是來讓自己有更多層次接觸的材料,只是許多人賺錢賺到最後變成為錢而活……這也不能說什麼,只是……堆積那些紙跟金屬當作人生的目標,啊──感覺很沒價值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