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手紙.jpg  這是內田康夫的作品,他許多的作品有個特色,那就是以地名為名稱的開頭。那本作「幸福的手紙」看起來好像完全不是那回事,且書名跟推理小說好像又沒關係,甚至像是言情小說,但事實上……故事裡的關鍵確實就是「幸福」的手紙。
  幸福是日本北海道的一個地方的名稱,那裡有一個幸福車站還有郵局,因為這名稱相當令人溫暖,因此有人會從那裡特地到該郵局蓋郵戳讓收到的人感受到滿滿的幸福。這就如同「永保安康」的車票的意思一樣。
  幸福的手紙的故事構成與我先前讀過的十三冥府類似,都是以看似不相關的案件相互迴環連結而成,而這一次更是讓所有線索落入隱密之處,所謂的隱密之處便是:「沒有直接證據的線索」。在十三冥府中至少還有表像的信仰部分連結,但在幸福的手紙裡出現的卻完全沒有這類的表面連鎖,僅能利用純粹的推理來探究案情的可能性。
  說來很有意思,故事中其一的案件是發生在日本的真實事件,據作者所說,在完成這部著作時還沒破案,但在故事中的安排讓淺見提出了非常精彩的推論,不曉得日本的警方會不會參考內田康夫推理出的方式。
  看起來兇殘無度的棄屍手法真的會是有滔天大恨之人所作的麼?在這裡我又見識到令一個跳脫思維框架的推理方式。井之頭的碎屍命案與其去鑽研死者從出生到現在可能的仇人,或許轉而向淺見那樣對現場的狀況提出的假設來試試看還不錯,這必須要思考到人類可能的心理狀況與行為,事實上這行為在日常的新聞中屢見不鮮,若僅因為手段殘虐無度而忽略,那可就喪失了最大的線索。
  
  幸福的信(手紙)相對的就是不幸的信。這玩意兒好像在幾年前流行過,我是沒收過,不過收到的心情鐵定不會好到哪去。之後還有出現過不幸的簡訊,發出這鬼東西的源頭的人不曉得心情是什麼狀況?是恨透這社會還是只覺得好玩?不過我想就如神眉漫畫裡提到的,最終會不幸的就是發出該訊息的源頭人。
  幸福或不幸我想是以個人的評價而定,你所想要的有多少決定了這一個翹翹板兩端的起伏。一直埋怨當下而對著不會來的未來要求的人,我想是很難幸福的。
  為了守住幸福你會怎麼做?當把這樣的感覺物化的同時,幸福的變動就出現了。如同故事裡所說的,原本是一起無端的意外,卻因為許多要素的構成導致了最糟糕的結局,為了保住自己的一切,只好運用自己的特長來毀滅不幸的開端。遺憾的是,這樣的作為才更是慘然的開始。
  如果一開始就坦然面對現實,多少可以求得諒解,畢竟受害人就那麼巧走到了他命運最黑暗的洞窟之中,難以避免的結局已然發生,身為要素中的責任付了就會過去。但……真是沒辦法,人面對「失去」的恐懼就是會開始掩蓋自己犯下的過錯,於是第一個罪惡感就埋入了心裡,也因此引發了接二連三的掩蓋。
  掩蓋、掩蓋、再掩蓋,恐懼與罪惡在這同時也更埋入心中,但再深都沒用,只要是人為的就必定有所缺失;天衣無縫的處理肯定會有幾個環節露出破綻,即使物理上沒有,心理卻必然有所存在。
  掩蓋眾多不幸的幸福,怎麼可能導致幸福的結局?構築在他人痛苦上的快樂是不可能讓人開懷一輩子。
  為了逃脫、為了成功,一個人會犧牲掉其他多少人呢?也別說人了,看看現在這世界,我們喊著幸福的口號卻一再屠戮地球的生態,最後會如何呢?可能你僅能慶幸自己在悲慘的環境來到之前自己就大限已至吧?這樣幸福麼?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