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媒所愛的偵探.jpg  帥哥記者偵探淺見光彥──不知道是不是內田康夫想彌補過去的情史還什麼的,讀到目前的作品都會有幾個女孩輕描淡寫地喜歡上淺見,那這回更是開宗名義地出現在書名上──接到奇特的交辦任務前往沖繩,此地就我所知是日本的國土,不過就書中所說的則是近代才成為國土,亦即過去是個與日本不同政經文化的地方。
  故事的開始就出現一名狀態特殊的女孩,在當地的解釋上為靈媒體質。作者在描述上用了感應、看見、預知……等能力,作為可說是理性至上的推理小說,前幾種描述真是存在的話那算是有些諷刺,不過,經過探討與分析解釋的話就不至於如此。本書並沒有以自己的觀點來探討靈媒的議題,而是將沖繩本土的靈媒文化稍稍對比日本本土的巫子文化,沒有否定這種超自然的存在而是站在尊眾的立場看待,且,那些靈媒所說的話語是不能隨口胡謅的,信徒可不是每個都是笨蛋(當然有相當部分是胡謅跟使用或然率在預知),那麼這種持有超自然現象的人是真有存在?這倒不如說「少見能力的人」的存在比較好,因為人體的奧秘至今仍未全部解開呢!
  保險的問題於本作的案件中是一大主軸。保險最初的發明是為了避免未來可能產生的損害所作的擔保行為,之後的發展延伸到人的身體、壽命上,原本的意義是安全、美麗的,然而人之所以為人就是那顆腦子厲害──保險換一個銳利的角度來說的話就是賺大錢的好方法之一!因此許多保險的設定就成了有心人士的操弄。故事中出現的公司社長與社員們異常的保險措施就是一例,只是真相連淺見都沒想到。
  案件所委託的目的是希望淺見調查一起被警方判定為自殺的案子並找出佐證其為他殺,為何如此?上一段就是這行為最好的理由。藉由這奇特的委託,淺見認識了一名電台女記者與當地的小靈媒,三人在案子之間來回,情感關係上的表現成了另一個重點。
  往前追的感情在這裡是愛情。出身都市又近女人黃金歲月之末的記者心動了在淺見的身上,她率真直接地表露愛意讓淺見難以招架,甚至在喝醉後得知淺見送她回房居然沒有「順水推舟」感到有些失望,她這樣的說法換成我聽到也會汗顏;小靈媒出落單純的地方,正直年華歲月且因個性與體質的關係更是純樸,這份輕靈的純樸是很「逼人」的,她親近淺見的一舉一動感覺起來毫無心機,雖是直接卻不同於女記者的攻勢,這樣的姑娘想起來還頗令人感到憐愛,雖然最後的離別上不那麼確定她感情歸屬,但我想遣見這彗星般的出現應該也給了她俏麗的希望。
  往後追的感情是補償。補償不論是某些事件的起因者還是為了大義而採取手段者,都是想踩著過去烙下的印痕踏步。一人數年前闖下禍者為了保全而沒出面說明,之後將關懷與照顧當作贖罪,如此良心是對是錯怎麼解讀的好?另一人在環境好時利用保險成立了共同契約,卻在經濟夕陽期利用此點將一切做個了斷,論及正義,這樣的對錯又要怎麼解讀?
  淺見對以上做了慣常的瀟灑轉身。如同他所說的,他只是要發掘真相,至於結果則自行決定吧!
  是非對錯,是「人」決定的。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