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冥府.jpg  內田康夫這大名早早聽過,不過在引入台灣的日本推理作家裡卻不是那麼顯眼──作品的翻譯程度。畢竟他完成的作品有一百四十幾部之譜,且在日本的知名度可不是開玩笑的。
  原因無非是旅情推理之故──我想──在台灣不會有如切身處於小說情節中的感覺,不過話雖如此卻能窺見日本的地理風貌與歷史,在我這初次閱讀的過程中感受相當深刻。
  本作「十三冥府」完成時間約在2004年左右(依照故事內文的日期推算)……內田那時候算一算也是大老翁了!真是不簡單,他可是一九三四年出生的啊……以此書作為認識他的契機是由於被排在系列作的第一本,不然我還是比較希望能照著作家的步驟慢慢欣賞作品。
  為何會買下他的書?這問題又落在我常去的舊書店上,那一天公司正好發中秋禮金,這下當然要敗去給書啦!沒想到舊書店搞的完全不像舊書店,一堆系列叢書明晃晃地放在那邊,不知道是哪人家一口氣賣掉全套的……而且還不只一套,就算沒一套也是好幾本,令我驚嘆。總之,我是由於想換換口味並且基於名氣的關係買下此本書……推理小說看太多,對於「動機」這件事好像會蠻龜毛的,呵呵……
  旅情推裡我讀過的相當少,在十三冥府之前印象最清晰的是松本清張的「影之地帶」,因為那是我首次接觸的清張之作,那一回隨著列車遊歷長野縣的各大湖……呃……雖然藉由風景的描述還是不知道那裡長怎樣,但日本特有的風味倒是感受不少。這回藉由十三冥府來到青森,算是宗教巡迴與歷史之旅吧。
  故事由碰巧開頭,也讓「碰巧」結尾,且點出書名的意義──雖然這書名聽起來像是恐怖小說。整起事件讓讀者宛若成為淺見光彥身旁的助手一樣,四處遊歷、調查。
  說起來,這名偵探可也厲害了,在日本居然有自己的粉絲團,書裡描述的感覺是挺大方還挺會見縫插針的……的雞婆偵探,說難聽一點大概就是這樣。偵探的血液總會讓人有些煩人吧?他老兄表現出來的就是這樣,若不是自己兄長是警界大官加上外形帥哥(天啊!又是帥哥),他恐怕會直接被拖去拘留(怪了,我好像在抱怨"帥哥"這類)。他利用雜誌社懇託的契機前往青森,並碰巧就遇上看起來相當尋常的「死人事件」,而這看似普通的案件卻有著幾個矛盾的要點,於是偵探與警察兩邊的觀察力又分出了高下(無怪乎有人說警察是推理小說<冷硬派例外>出來襯托跟裝笨用的)。在調查的過程中又陸續出現了幾樁也是看似平常的「死人事件」,而唯一將分散的相關案件連接起來的就是淺見光彥,若深入其境去想想,這可也相當不簡單!
  故事的環節就不多敘述,僅於作者欲表達而我也有所認為的幾個議題說說我的看法。
  內田康夫就序文提到的,是一個相當嚴謹的作家,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自己親身去過的地方再變化成小說,所以他對日本的地理、歷史……甚至更多方面都有相當的研究(真是不簡單!他完成百部作品耶!),在迂腐的社會暗象裡可說是有著切實的透視。
  十三冥府提到的一個令我感到有趣的要素就是「歷史」。
  「歷史」的可信度有多少呢?我想在求學的過程中,我們被教授的都是「正史」,也就是被大多數研討者、專家所認定才出版的「學說」,我在這裡用「學說」來描述是因為「歷史」這項學問通常是被人「再加工」所創造出來的。
  故事中提到在青森傳說出現了一部「歷史」,其內容是說明日本在古代並不是只有……只有……(慘了,忘了名稱),反正就不是只有那唯一的王國,在東北地帶其實還有一個與之相抗衡的國度。這一個說法顛覆了日本人所學與所認定了,因此掀起了討論的大浪潮:支持與批評者算是持衡。
  先不提故事裡出現的那「新歷史」其實只是一種詐騙手段,來說說一些看法。
  歷史這學問在被編寫、描繪時真實度到底有多少?在學習這門學問的人曾想過麼?會不會因為當時社會環境、宗教、政治的問題而有所粉飾?例如原本是個大惡不赦的罪君,結果在歷史本文中出現的卻時眾人愛戴、治國賢明的廉君?這是有可能的。好,就算後來的人研究、發掘,然而真相在時間的洪流中已經消逝良多,確切的「歷史」如何其實根本沒人知道。沒錯,沒人知道,不要跟我說哪個專家說些什麼,「專家」這種職業的好處是說話會有人聽。
  在歷史描寫的過程中因立場不同也會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敵人」就會被描寫的相當糟糕,然而,在「敵人」的立場上也會留下歷史,那相對於「敵人」的自己當然也不會被寫成好人、好國,只是最後流傳下來的會是誰的歷史呢?
  當然是贏的人,誰不會把抹黑自己的故事給燒掉啊?對吧?
  在贏了之後還不僅僅是將「歷史保留」這項特權給拿到,還會加入一堆鬼神加持的傳說進去,這也導致了許多的歷史都有著神話的影子。
  這樣子的歷史可信度有多少?我想絕對不會是百分之百,甚至是文官自己撰寫的也一樣,肯定會加入一些「避免自己被抄家」的東西進去;不全然可信,那至少有多少?我想一半以上應該有,不過那被改寫、塗抹掉的另一半有可能是非常重要的真相!而那些真相會因為人為的刻意因素而消失。
  如此一來,要盡量拼湊出歷史的真相該如何?那些稗官野史或許是值得參考的一環,畢竟有些書寫流傳下來的東西運氣很好沒被毀掉,那上面所記載的可能就能填補歷史上的一些空洞,只是那些野史的可信度會受到更大的挑戰,因為說來說去終究是所撰傳下來的東西,肯定有著強烈的自我意識,如果那王國對該人不好,那出現的歷史自然就會說當時是一個恐怖的時代。不過相互補足的效果應該會不錯。
  以上所說的並不是說要去仔仔細細檢視歷史上的每一個細節,而是在讀歷史的過程中有沒有思考跟想像,一味地接受就是死的知識,接受了全死的知識可能產生的「本質錯誤」的機會就不小,不過當然全盤接受可以融入大環境啦!只是我認為多一分思考,人生也會多精采一分……我好像在別的文章曾說過類似的話。
  歷史中有不少年代空白的部分,這地方還真是容易被人拿來作文章。
  讀十三冥府的時後才知道日本有耶穌基督墓,傳說耶穌的宗教觀念是來自於東方,或更明確一點,在他老兄沒被記載的青年期人根本就在日本,之後才回到故鄉傳教。甚至說了耶穌根本沒死,受難而死的其實是他的弟弟,而耶穌本人則是遁至日本終老,還生了孩子……這些可以想想,事實如何?不會有人知道。時間已然流逝,單看你要盲信還是來點靈動的想像。

  警察體系的問題在日本的小說中(或是各推理小說都有……)常常被提起,雖然十三冥府並非探討警察體系的作品,然而涉略到刑案的話就肯定有警方的出現(故事不是出現在暴風雨山莊),過程中可見警察地位的高低還真是待遇不同,就算上位的長官智商有點問題卻還是不得不「虛心」低頭。故事中那些警察長官一知道淺見的大哥居然是刑事警察的高官,每個都先傻了,二話不說奉茶先……那如果淺見其實就是兇手的話……那這樣還真是詭異。當然他怎麼可能是。
  人似乎很容易就會被體制給帶著跑,就好像歷史跟專家說些什麼就會照做,在這裡我又要強調:獨立思考是相當重要的。這一點也是之所以為人的特點嘛!當然你會說每個人想法都不同,不過總會有大眾的觀點,許多時候那些觀點其實是有問題的,但人還是照信不誤,很多演變成重大的問題都是因此而起。
  
  十三冥府的故事中要提到的另一點也是日本小說中挺常見的要素:宗教。看起來似乎衍生一切探討的問題點在於奧姆真理教的事件。這鬼東西的始作俑者是個智者,我會這樣說是因為相對於他的信眾就如我上一段所說的,完全被「體制」(結構類似)給控制住,那更嚴重一點,就是是一群智障。不要說我罵了一堆人,智障不就是智慧出現障礙?當你信奉一個嘴上大義救世,手中卻拿著屠刀剁人的人的時不就是智慧有障礙麼?因為「神」就橫在你的腦中。
  具有思考力的人怎會全然地把自己的想法通通給「寄託」出去呢?還成為別人控制的魁儡?有沒有想過自己為什麼要去相信?動機是什麼?(我又提到動機)好,你說世界和平、拯救世界、避免世界末日……等等,那請問,將這些說得太誇張的結論縮到最小會得到什麼?請想想,是什麼?說不知道的以後就別說「我」這個字,這樣應該理解了吧?
  在我讀過的前一本書「慟哭」中是如此,此作也約略提到。心懷不軌之人利用傳說創造了信仰,並且透過信仰來達成自己的淫慾,這就罷了,偏偏因為社會的觀感問題而讓許多人閉了口,所以過去時代的女性真的是被欺壓太甚了!這又是另一個「體制」的問題。好像總是這樣的問題呢!
  真正有力量的並不是發起的那個人,而是之後跟隨、相信的人,達到狂熱之後可以發揮出相當強烈的力量,因為人總會覺得「為自己」就會被攻訐,但如果把自己「嫁禍」給某一個形象的話就可以完全付出跟發揮,簡單來說就是為了別人的話行動就會相當自由且能力釋放(因為責任好像會不在自己身上),但請仔細想想,所有的一切到最後是為了誰呢?那些情感的承載是在誰的身上?
  確實地自己問自己、感受自己,答案不是很明確了麼?
  
  最後說說讀後的感覺。就如同導讀所說,故事中並沒有出現精密的詭計、神造般的陷阱之類,但整體的懸疑感卻有增無減。行文的感覺親切、輕鬆,讓閱讀者很能融入劇情之中,文字的洗練能力確實不簡單。另外在風土名情上也獲得不少,或許有機會我能踏上日本之土看看、瞧瞧。
  內田康夫的作品有機會也會陸續接觸,期待他最早期的故事。淺見光彥這偵探也挺有意思,隨著他推理的過程中會感覺親切,或許是思考的條件與邏輯相當與讀者同陣線,就如同我先前所說的,你彷彿就在他身旁參與調查。
  十三冥府在前因後果的鋪陳也很有意思,在破除人為之「神」後,落下了一個巧妙的句點。心裡還有點悵然……帥偵探與小姑娘,你說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