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bii:5

第三屆以《見鬼的愛情》入圍決選的中國作家雷鈞捲土重來,再次入圍決選而很可能這回不僅止步於決選。黃  

《黃》就書名來說還蠻令人好奇,讀了就來了黃昏,黃昏的說法來自中國人,於是黃皮膚的感覺也出來了,「黃」在意義上有了特殊的重量。

故事是雙線,而且一開始就告訴讀者「這裡面有一個敘述型詭計」。很好,通常兩線跑的故事鐵定有詐,於是……

一線是本傑明在德國準備前往中國了解孩童剜眼案,另一線則是阿大在孤兒院的故事,兩邊的故事都巧妙地首尾相連,而故事的主人翁都有一個共同特徵:盲。

「同樣」看不見的兩人交集上似乎是同一人的前後?靠著巧妙的接續敘述,本傑明成為盲探踏上旅途進行事件的調查,而阿大則慢慢在黑暗中學習並且碰上被收養的機會,兩人的周遭與經歷上愈讀愈覺得是同一人,那會是哪裡有什麼特殊麼?雷鈞運用了民族的特性加上主角為盲人這一點設計了讀者被文字給阻擋著的詭計,線索就佈散在雙線的許多地方,而到最後合成一個令人渾然一愣的真相。

《黃》中的偵查故事我想對前陣子新聞有所聽聞的人應該會有點印象,也就是針對婦人將姪子給眼睛給剜掉的事件,在故事中對此有頗有趣的推論,當偵探對此推論出事件的可能樣貌時還讓我想說「這部作品就是如此?」若是犯罪小說,那其實也是個真相的推論,但就推理小說來看並不是很令人滿意,精神上的問題若沒有特別的設計那也只是醫學上的某種可能性套用而已,就本作不讓人失望這點來看,《黃》在整體上有更深的意涵,真相自然也遠遠不僅如此。

由盲人的主導探案這一點真的是非常少見,幾乎不曾看過,通常應該是安樂椅類型(但我也沒想到例子),但這部作品中就是天生黑蒙症的盲人到處跑,邊跑還邊想,直覺聯想到美劇《夜魔俠》,所以其實我對他的身手是深信不疑的,夜魔俠有本事「看都不看」打十個,本傑明拐杖探路功從小就練起來放,健步如飛我想是自然,另外,透過視覺之外的其他感覺來判斷事物也很有意思,作者更是「盲」著寫著他所感受的周遭,這可說是有別於一般閱讀的體驗呢!

謎團的設計也很妙,男孩剜眼事件是個引子,隨後而來的一點一滴就在最「深」處在腦中閃過某件人事物他原來的真實輪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