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坡的食人樹.jpg  島田莊司的御手洗潔探案以來算是首次在案件的起初就與他一起進行的一次。還是他這般年紀跟身分讓我比較習慣一點,「魔神的遊戲」時都要大叔化啦!
  對事物的觀察、巧妙分析及雖然說起話來十足欠扁但卻又有貼心的一面,御手洗潔這怪胎偵探深得我心……大概某些怪胎的部分跟我有些神似吧。
  黑暗坡的食人樹。光是這書名就已經宣告了恐怖驚悚的存在,確實,整起案件在大楠樹吃人的詭異傳說下展開。該樹雖然樹齡達二千年之恆,儼然是神木的存在,但根卻如蛇般竄釘在地面上,樹幹上充滿著形狀詭異的瘤,開散的枝枒多又密,或上或下或左或右,層層森森,讓該坡就如其名的黑暗。實際上,此處在古代的日本就是罪人的刑場,因此這棵樹可說是吸收受刑人之血成長的妖樹。
  怪談自然不絕於耳,最甚者不乏是樹把人給吃了,也真的在樹頂的部分發現一道齒狀裂口,若湊耳在樹洞上還能聽見彷彿罪人的悲鳴;怪談自然也不是無中生有,血腥的事件就曾出現在該樹之上,也帶起了這部小說的情節。
  書中描述的藤並家是個怪異的家族,子女是由英日混血。案件的發生就是某日發現長子竟然跨坐在屋頂上,樣子像是要窺看楠樹頂,而其早已心臟麻痺死亡;在楠樹的一旁則倒著他的母親,身受重傷。整個場面可以說是太過匪夷所思,這也就是島田莊司魔術的華麗開場。
  島田所創造出來的「現場」可說是一則比一則離奇,穿鑿過去的怪談來看,實在很難讓人不去做個結合聯想,我想半天也不知道怎會有人被殺後還要放在屋頂的最邊緣處,不過有了前面「斜屋犯罪」、「北方夕鶴2/3殺人」的驚人案例後,我猜想八成又跟整個場景的結構有關,最後是果不其然,只是這回的結果比較有趣且也較詭異,因為想不到兇手創造出來的場面居然與過去的殺人魔人所繪的畫一模一樣!
  在故事後段提到的「巨人之家」與開頭的蘇格蘭女孩失蹤血案可說是相當有意思,雖然也是建築物所在的特性導致的詭異結果,卻是個讓人很難想像得出的大盲點,非常巧妙。
  死刑的歷史出現在其中一個章節,我才知道人類對於將同類給宰掉有那麼多的創意……可以說讓現代人很難相信,而事實上,那段被現代稱之為「變態」的殺人歷史還比「現代」來得久遠,人性的某部份表現,我想在那時恐怕才夠露骨。因此,「人道」可信,然而,不得不信的卻是「人性」,在表向的規律與規則之下,有多少想法跟情感沒表露出來?殘虐的慾望是種子,就算深埋,也可能在某一天發芽茁壯,進而結纍。這也是為何我在讀上一本小說「深紅」時對於裡面所提到的法官的看法有些啼笑皆非的原因,因為人不是用「病理」就能解釋的生物,雖然這名詞是由人而創。
  詭異的怪談與行為異常的御手洗讓整個情節晦暗混亂,然而真相是一道曙光,即使照映出的是恐怖的景像。
  表像下的犯罪對於行為者來說堪稱藝術,事實上我也認為那真是種藝術,且是尋常根本無法辦到的。當然,殘忍與血腥及材料是小孩這幾點是不為人所允許的,只是,對那些人而言,自己的「人」的意念是比眾人的「人」的意念還要來的重要的,他們將會把一切呈現出來!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