襖熱的原因就蓋在頭頂上。
  天空這一團、那一團的是白色的棉絮,其中幾簇沾染著淺灰。出了屋子慶幸著有風,一段時間沒打算這樣的步行,這一路會抵達的舊書店讓我頗期待;體能的感覺還不差,不過我每次耐力跑前都是這麼覺得。
  本以為熟悉的路上能寫的有限,卻忽略了可能每一步下去就會印上幾條句子,幾條句子綹成了章,因此我現在正在卷織著。
  天降的水滴頗不給我面子,我邊走著邊抬頭仰望,希望老天如果想撒這泡尿也等兩小之後。雨勢在我前往的路上始終點滴點滴,雖然一度讓我考慮拿出包包裡的傘,但最後仍沒用上。
  雖然想著隨機走,但主要的路還是差不多,也當作是重溫一下之前職訓上課的路。腦子裡的規劃出現在赤崁樓的兩側,那將是我第一次的行走經驗。
  紅磚石的鋪路看起來相當舒服,我走上美化過的街道。赤崁樓的紅色高牆在右側,這條路想來晚上將會非常熱鬧。這裡的店家我都不甚熟悉,只吃過前面一攤還頗有名氣的鍋燒意麵;路的盡頭之前,台南市針對登革熱處理的環保人士努力工作著。
  順著思維中的路徑走,回想起前幾天在KTV唱歌的感覺,最近聽的歌幾乎都是張宇的,於是就隨口哼著,只是這看似悠閒的散步,我口中卻唱著頗感傷的「四百龍銀」。
  四百龍銀這首歌唱著唱著到最後真的會令人相當難過,雖然現在的時代較少那樣的狀況出現,但想著那為人母的命運……實在令人悲嘆,被剝奪的人生要怎樣才能圓滿?曲畢時,我又熱淚盈眶。
  來到了圓環,此地是舊台南市政府的位址,前身為市政府的這棟日本時期建築現在是台灣文學館,我曾進去參觀過幾回,去年這裡還有島田莊司的推理小說展覽呢!
  本沒打算進入,沒想到……
  「先生、先生!」
  聲音是從上面來的,剛剛在接近時就注意到二樓外似乎正進行著什麼工程,不知道是維護還是在為某一場展覽做裝潢準備。我抬頭回應了喊叫聲。
  原來是上面的工人掉了包菸,就在我視線垂下後的正門旁,這倒有趣,沒想到路走著走著會有這般狀況;我前去拾起菸,然後照著他的意思走入館中給他。
  這年頭建築物內外溫差往往很大,自動門一開,那冷氣使我瑟縮一陣。走上二樓,我探頭晃了一會兒才看見那工人從小門走出,總算是幫他完成了任務。
  簡單的突發事件後我並沒有在館內逛的意思,還是快前往舊書店吧!
  雨在這時稍微大了些,我腳步稍急。接近孔廟的路上來了一群撐著傘著姑娘,不知道什麼話題而笑彎了腰。我望著她們,嘆了口氣也笑笑幾分,一貫的裝模作樣地走我的路。我又在自尋無奈。
  舊書店裡的溫度也抖擻了我,心裡有底的我到了推理小說的書架,果然又有好幾本新書出現,可惜我皮夾子裡沒有新的鈔票……
  總是這樣無奈的我抓了預計好要買的書就結帳去了,是本封面不討喜的推理故事。
  進出舊書店前後的天氣分數提高,雨停了。
  走怎樣的路回去?這又是個好問題,一樣隨機,所以就信步想往哪走就往哪走,在那時,體力已經下滑。
  體能實在是我的一個鳥問題,運動神經通通敗在我這沒啥能量的身體上。
  走著路,呼吸已不如來時順暢。今天這日子的時節來到所謂的鬼月之末,因此到商店多的路上能看見許多騎樓擺著拜拜的桌子;桌子前會有燒金爐,這種汙染空氣又浪費錢的文化真叫人沒法子,尤其是廟口,那爐子根本就是在比大的。
  腳步沉重起來,大概是許久沒有走長途,感覺上我的臉色可能也挺繃,希望別嚇到路人才好。
  回去的路上我走赤崁樓的右肩,出路口處,噢!看來時到了下課時段,父母或騎車或開車地塞滿整條路,看了不禁失笑,走走路不是很好麼?眼前還真是一大片的混亂……啊──我記得我小時候也是被接送王子啊!難怪體能這副德性!
  往台南最隱密的北區區公所的路走入,還沒到區公所門口就聽到唱戲聲震天價響,聯想很快就知道今天這民俗的特別日子,前方處是城隍廟,嗯……總之,是演給鬼看的……大概吧。
  看戲的人不多,且看的年紀都在我兩倍以上,不曉得這劇子團能將他們的歲月帶往何時?雖然我不是很清楚過去他們的金華日子。戲碼如何我看不出來,唱出的台語挺朦朧,我只看見背景是雲海,大概是某龍神下凡的故事吧?穿著白鎧甲的戲子轉著長槍繞場,台詞是中氣十足。我只有一瞥就晃過了。後台有個粉紅衣的角色,看來是演個大姑娘來著;濃妝附在白粉臉上,眼尾拉長地黑。
  我試著振奮腳步。這大路的出口正對著下一座國小,大概下課了段時間,小毛頭們少了不少。看著小小的身影蹦蹦跳跳出來,真是可愛──我一直很喜歡國小時的時光。
  好啦!全力回家。我盡量穩著呼吸往社區活動中心的方向去,不少人在這時候出來散步、聊天、遛狗;一個狗主人在那茶色長毛犬便便完後仔細地收拾乾淨,牠真是有個體貼的好主人。
  這一趟完結,其中最不搭嘎的就是那一堆候選人的大海報,那是我這一路看過去最誇張、最可笑的笑容,希望他們好自為之。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