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角長彥的這部作品買了擱置許久(啊──還有好多本),在本作出版不久算是頗有聲明,令我好奇。真相  
  「真相」。
  書名的二字代入的與媒體有關,因此本作的結構也相當特別,採用逐步逼近「特別節目開播」前事件相關各方人馬的行為與言語,每一頁下方還留有一大方空白,沒多久就用上,竟然是「事發現場走位示意圖」。故事的開始即警方的現場重建,謎團從此點滴洩出。
  國中女生日垣里奈自殺,使得難以釋懷的其父屢屢到校遊走以示抗議,直到某日,他在一連串的「狀況」下持刀傷人,最後更刺死欲阻擋他的班長藤村綾,事後被捕因其記憶消失,導致警方採用現場重建的方式欲喚起他的記憶,卻不知道一連串的「真相演出」之下愈來愈難以看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嗯……這部作品有點像是狀況擴散然後又內縮的特殊小說,因為一場刺殺衍伸出諸多問題,自同學間、學校、家長,最後媒體、警方甚至群眾都摻了一腳,在背後 還有謎樣的「李小龍」,使得原本看似不難理解的現場到後頭每個人──不管有無直接相關──都成了關鍵的因子,最後才導出我覺得頗特別的結尾。
   在故事的前段有許多行為判斷思惟逆轉的部分,這倒是呈現出人心人性複雜的一面。為什麼日垣會突下殺手?死亡的藤村最後說了些什麼?導師島津的行為前後的問 題?所謂「好人、壞人」在一切行為中似乎無法單以行為來判斷(如殺人)。許多「人言」左右著故事的正反面許多,到中段還有個熱血到讓人覺得他好像搞不清楚 狀況的記者為了「節目宗旨」而拼命,結果卻有個令人啞然的結局。
  兩角長彥<真相>寫出來的東西很有種「意識」性,若不思考這層面,光是輿論、家長反映、媒體的部分是足夠令人有各自不同的憤慨,但接上在裡頭稱之為「實驗」的東西時,許多事就相當詭譎。
  仔細思考。乍讀完是會有種兩角好像故事到後面突然脫軌,寫著心得的時候又想到他在一開始就把「意識」布局在裡頭,延到中間的發展可見「人言」的「數量」決定了每個人不同的行為模式,一直到最後「真相」的顯露,其實蠻毛的──人往往不得不陷入那樣的思維「規則」之中;諸如宗教信仰、政治制度或更簡單的少數服從多數都是。
  獨立思考之所以重要,我想讀完這部作品好好思考一番就可窺其秘一二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