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書是種找尋的過程,特別是在二手書中翻找,往往難得一見的寶就現身其中。這回讀的<昆蟲偵探>昆蟲偵探  是其一,那時是被介紹小吸引,加上價格非常友善,不否認抱持著類似死書活書讀的心態,現下則是慶幸能讀完本作。
  作者鳥飼否宇,名字上過橫溝正史獎,但知名度可以說默默無名;這部<昆蟲偵探>在我不小心瀏覽到之前連聽都沒聽過。
  作品分類算是推理小說,或者該說「可以算是」推理小說,畢竟都有個偵探的名字在書名上,不過實質上比較偏向科普、生物的文學作品;只是也是就「實質」來說,故事的結構仍是典型的事務所接案子、偵探介入調查事件。
   故事的開始點出葉古小吉這名日本人,在此處出發的作者已然伏下日系作品特有的語言雙關、諷諭的手法;這麼個少年很不起眼,於是他突然就轉身成為不起眼的 昆蟲……呃,我的意思是「昆蟲」本身算不起眼,但他老兄是變成「日本蜚鐮」,這個一旦出現可起眼了──不知道「蜚鐮」是什麼?那只好撇開帥氣的稱呼,直接 叫他蟑螂吧,這可完全家喻戶曉了吧。
  變身成蟑螂的小吉原本就是個昆蟲+推理小說迷,結果就進入了熊蜂偵探──名字難記直接叫熊蜂就好──的事務所中,專門處理「昆蟲們的」犯罪或困難事件。
  所以,這部作品是確確實實地由昆蟲為角色演出的異色推理小說,用另一種比較特別的說法好了:通常是推理小說入炫學,<昆蟲偵探>則是炫學入推理,相當有意思。
  六篇故事,六個篇章與六部推理小說致敬,其中除了笠井潔<哲學家的密室>沒讀過(好像也沒中譯)外,其他作品我還真巧地都有讀過,因此特別設計出的共鳴點能帶出些許過去閱讀時的心境呢。
   事件的發生直接與「昆蟲」相關,他並不是套入昆蟲的名字表現出案件,而是真的就是蟲蟲與蟲蟲間的「互動」,只是擬人化而已,因此,「事件」都是其來有 自,那當下則會有個「怎麼會造成這種原因」的疑惑。例如首篇<蝴蝶殺蛾事件>點出了大紫峽蝶、虎頭蜂與毛翅葉蛾的特性,進而在推導的過程中指出可能是流星 錘蛛、鳥類……之類的可能「犯蟲」──噢!對,作品中所有的「人」都不存在,只有被害蟲、犯蟲、嫌疑蟲、證蟲……等等的角色。
  隨著偵探熊蜂與螞蟻警察的針鋒相對解謎,許多昆蟲相關的知識自然地流露在文字中,得以一窺這樣一個繽紛卻對人類來說相對微小的世界,也透過這樣的世界對應出自然本能與人類情感的差異,不過仔細想想,「情感」正是人類的「反能反射」吧,我想,這是看似不同卻是實質同一。
  推理的部分依靠的是環境與昆蟲習性,所以解起謎來對昆蟲來說沒甚麼大不了,對我們來說不算困難但卻挺新鮮,能把推理文學的性質融入昆蟲故事的文學中,相當不簡單且有意思。
  故事的最後鳥飼用了屬於人類的推理或說是邏輯上的設計,這讓這部作品的「推理系數」上升了些,讓我們回到一個圓圈之中,同時思考人與昆蟲環狀的息息相關,再去思索環境與人的相關問題。寓教於樂。
  
  嗯……對想讀推理解謎作品的人是比較不推薦,而對推理文學想多了解其廣度的就頗有點,這部<昆蟲偵探>大可保證是推理文學中的特異種,那,想一小窺昆蟲世界的奇幻,我想,鳥飼筆下的故事絕對可以輕鬆愉快地滿足這份期待與樂趣。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