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動鳴>是有著一系列的大作,這部作品我是從前篇開始讀,後才去了解本篇的內容,在因果上兩部的關連主要是交代神座祭司的由來,相涉度算是二可各自獨立的故事,不過先讀過前篇的我大概掌握了某些情況,心裡較有底。雲蔽  葉凋  鐘響  外篇  昨日今日  天明  鏡照  
   席德列斯家是故事的主要角色家族……呃,在前篇中最初的主人翁是個農夫,所以腦中轉換了主角自金髮到黑髮。第三十七屆的準神座艾洛德感受到了風的訊息, 一路遊走──這也正是「風動鳴」的開端。透過精靈的指引,出其意地來到了各準神座聚集的城市,人物一個接著一個地出現。
  本篇的故事主要圍繞在 艾洛德、西卡潔家的音笛、諾曼登家的羅提身上,他們互是夥伴關係,但其中摻雜著些許黑暗的氣息,這成了故事發展的伏線。相對於神座祭司,在地下組織行動蠢 動的DMB是其死對頭,可以說這部作品是屬光的神座祭司VS性暗的DMB……如果這個架構的比例拉高一些的話,我會我會比較喜歡一點。
  如讀完 <風飄>的感覺,<風動鳴>在我認為中是一種「人物傳記」形式的作品,而在本篇中這樣的狀況更甚,DMB這一個地下黑暗組織於<風飄>中還頗有血肉,回到 本篇時根本跟地鼠差不多,出來鬧一下就被打死不說,也沒甚麼特殊的組織行動力,只有近中期時出現的魔獸嶄露些威力,其他部分是乏善可陳──這是就組織面來 說,因為後段的故事與其教主有很大的關係,故事一回到「人」身上,整個就是不同的風貌了。
  本篇加上第三部的外傳算是一個完整,那,讀完後的感覺,前兩部<雲蔽>、<葉凋>是一組,後三步<鐘響>、<天明>、<鏡照>加上外傳<昨日今日>是一組,我想,這樣的分野同時分出我對本篇評價的高低,前兩部於我而言是優於後三部加外篇不少的。
  <雲蔽>與<葉凋>的故事扣上艾洛德感受到的風鳴;羅提複雜的背景使得情節多了層次,而音笛在其中的地位轉變劇烈,使得第二部的結局令人痛心而無言,在寫人物情感的部分頗成功。故事一直到羅提赴審令人深切地感受到友情、親情與職位的痛楚糾葛。
   然而第三部<鐘響>有點像是作者在「發揮」心目中的角色。這樣說好了,時間的演變可以輕鬆地用數字來表現,但若沒法表現在人物的「成長加上特色」的話就 顯得有些詭譎。過個十數年,人物的血肉沒有任何進展,硬要說讓世界動盪的DMB太垃圾又有些硬凹,即使在後段與外篇提及了些許「人」的因素,於根本的故事 中沒展現就頗可惜了。
  接續前段故事的是音笛與DMB教主神闇加上準備接下第三十八屆神座祭司的小毛頭們,到這邊還頗有趣,我是比較喜歡描寫青 少年或小朋友的部分,其中維西實在是很好笑,個人頗喜歡這個搞笑風濃厚的角色;其他如亞爾飛、茵、菲依斯、珂蜜的刻劃都很有鮮度,反而年紀大的寫起來一點 時間的重量也沒有,只有猛搞曖昧這一點始終不變。
  
  閱讀風格上我是有些異於作者所表達的,這一份相異感拉下我的評價不少,心中也想著若在諸多方面多深化、細節部分(除了人際間以及內心話)有更巧妙的銜接,<風動鳴>會更有情節上的震撼力吧,就我所讀完的感覺,很多部分就像學生姊妹淘自顧自地聊天而已。
   反派的設定令我相當失望,若是弱,那神座祭司的組織、聯繫也太差,要說強,連存在感都能質疑的何強之有?如果這一點得以突顯,效果應該會很好──更別說 最後的解散完全是「人為」因素(好啦,都不是人就對了),過度地將人的內心情感鋪張而出,使得其他故事的元素相對草率,一個能與神座對抗許久的組織隨便搞 一下就飛灰煙滅……這只有突顯出主角的彆扭與任性吧。
  或許<風動鳴>的特色就是充滿曖昧……
  
  呼……但慶幸的,<風飄>是續寫之下的前篇,這一部我認為大勝本篇,情節漸強到最後還能讓人回味,相較之下,本篇完全是倒著走。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