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寫心得與讀後還真是愈來愈拖,一些環境因素與心理因素吧,啊啊啊──又得中斷推理閱讀一小段時間……碎碎唸。不過,連城三紀彥這本<暗色喜劇>暗色喜劇  有多些時間讀後的交流是頗部錯的,這可是本奇異又迴環的作品。
  介紹上約略提了這本是「處女作」?我想應該是別開言情、艷情之類作品的處女作吧?畢竟就文筆、故事性來說,實在沒有新人的影子。
  <暗色喜劇>前段是種用故事導入的人物介紹,主要有四個精神上有些問題的角色:覺得有另一個自己正要奪取自己人生的女人、想死卻又死不了的落魄畫家、被自己妻子宣告「你早就已經死了」的丈夫、結婚多年才發現妻子竟在不知覺間被換成另一個人的外科醫生。這四個人各自有不同的開場,呈現出來的感覺是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怪異,或許可以瞭解這些人自己或是周邊有些精神、判斷上的問題,然而真正的問題還是成謎似地在讀者的心中盤繞。要說閱讀前段的部分比較沒頭緒可能就是「到底這四人是啥樣的關係?」。
  故事的軸心在登場人物敘述後出現,是一名女子的失蹤與其後的死亡、屍體被發現,這時又帶進更多的謎團,身為醫生助手的森城開始針對每一個要素提出自己的看法,一直到後段,仿佛推翻似地另一個面貌的解答浮現……
  個人覺得呢,這本<暗色喜劇>是一種特別的「詭計包裝」,或者說是操控,畢竟關鍵的人物精神上都有各自不同的問題;巧妙地利用這些人的特色來達成或是掩藏自己的犯罪事實──在故事準解謎的部分似乎就是這個意思。不過,最後的真相作者似乎沒有確切解開謎團的意思,我認為這是一種懸疑性的句點,並不是像東野圭吾<誰殺了她?>中帶有「你知我知就不提」的句點,而是呈現著身為事件外第三者面對到可能是下手者卻又不確定是誰時的那種「疑雲驚駭」感,畢竟兩個推論看起來,兇手都是為了埋藏某件事實才著手行兇,若此,最逼近真相的就逼近危險,最後的最後,該相信誰?此外,也是留給讀者判斷的餘地,因為這部作品的幾個證據、情境的細節並沒有確實的交待。
  結局可以說是有兩三種,那我覺得這故事最重點也不算是真要找出誰才是最符合證據、狀況的兇手,而是在精神障礙的人自己與周邊的變化,那是認知上的衝突,往往令人迷亂又有些毛骨悚然。
  總結嘛……自我反思時,會有些苦笑著過去光聽名字還以為連城三紀彥比較正經或是比較硬的作家之類,結果讀過他的作品發現就一些意識形態上或許是(例如<人間動物園>),然而在故事的鋪陳與創意上又充滿著難以想像的創造力與扭轉力,不得不令人佩服:文字上的洗練也不過矯造,否則這類修飾性高的敘述往往透露著呻吟感。不過呢,閱讀本書的過程中還是總是會覺得「結合度」不太夠,四個精神病患與醫生各自的獨立性太強,這也使得前段的離奇續數會比後面的解謎篇章來得有意思,進一步讓謎底到底該如何判斷相形之下不那麼重要了。
  怪奇的狀況就能說是喜劇吧,如同故事中的兇手操控著四個把自己確信卻不被他人所信的狀況的人送上詭計的舞台上,看著他們發癲,在訕笑與指責的同時,「意識清醒」的計謀逐漸朝著觀眾逼近……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