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對推理認識就會多去推動,我想本書的作者呂仁就是如此吧。
  台灣推理的寫手我覺得不若日本那樣如繁星,而是大浪小浪,但故事的特色與質地是不容你說無法相提並論的;推理文學在台灣的發展尚無法爭鳴,不過偶爾浮出的的作品總讓人眼睛一亮。呂仁,嗯……之前只在推理的心得與評論中簡單認識,讀了這本短篇集<桐花祭>桐花祭  才知道他也是創作軌道上的一人。
  本書呢頗輕鬆愉快,做個類別區分大概屬於日常推理,事實上,我覺得本書中的故事日常推理的成分很「確實」,過去嚐讀過幾本所謂的「日常」都不像本作這麼有生活的血肉感(像若竹七海<我的日常推理>根本就是設計好的殺人陰謀)。
  故事的主人翁是我與妻,這個「妻」少了個「子」竟然多了俏皮味。故事的開始是搬家後,我與妻因過去遊覽桐花祭的照片而與其妙的騷擾事件碰撞,這通常來說可能報警還幹嘛的隨便處裡,但熱愛推理文學的這一對推敲著狀況,這裡的「推敲」還是有點打趣的提出意見與看法,推論的答案頗有道理,但真相卻岔出了軌,原來有些細節想得太理想,最後才發現「真相」後的真相「原來是如此」,第一篇的故事如此發展,隨後的推理風格也是這樣。頗有意思。
  本書中收錄多篇故事,事件的開展各自不同,另,還挖出就台灣在地來說很有意思的點,譬如說會讓人覺得在創作上碰到「誤點」難度太大的時刻表推理,以及曾有人說是靈異歌曲的「妹妹背著洋娃娃」的真相(應該是吧,還蠻有道理的),另外還有推理小說中讓人不陌生的孤島狀態的「逆轉版」……許多點子偕同呂仁幽默的文筆表現,每一篇故事都活靈活現地好不吸引人吶!
  個人頗喜歡<土人多多不勝殺>這一篇有點戲謔孤島(暴風雨山莊)連續殺人的故事──在這一層的點子上整個倒了過來,通常是一群人到島上,然後一個接著一個領便當,最後才透過偵探找出兇手又或者如經典的<一個都不留>那樣通通掰掰,但這一篇故事卻是人愈來愈多,哈呵,而相對的,在故事解謎的部分透露了「相反」中的真相,這也才解開為何這一篇故事的寫法採用兩個視角的觀點,可以說相當有意思也很有代表性的傑作。
  呂仁的故事中有許多夫妻間的互動,不免會去想像或許「真實」就是如此,實在是對活寶,然,就是這樣生活才會趣味橫生,我想,透過此,也透過本作讓我更欣賞呂仁的創作。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