綾辻行人的耳語系列是他「獨特」的驚悚小說表現手法(這我好像之前也說過,呵),故事中括弧中「耳語」都有其概念與線索,這些都是被故事主人翁所放置於記憶塵霾處的「曾經」──有些不被記起的理由有所苦衷,有些則是過去過目而不留意的無傷大雅之事,而這些都在往後成了事件與狀況的種子。
  人偶王子的魔咒  這本<人偶王子的魔咒>是系列的黑色耳語。顏色在這一系列中算是借代某些「意象」。像<魔女狩獵遊戲>的紅色是血,而本作的黑色是一種意念,嗯……我想可以說是低落的情緒,通稱灰色,在這裡,成了怎樣也化不開的黑色。無盡的深邃。
  故事的開始也遠離了塵世(<魔女>也差不多是這樣),來到深山的某處辦開發地區。主人翁拓也想覓個清淨地來完成他的論文,再回少年時期的此境地,卻沒想到接觸到與過去相關卻是全新的人們,隱約中異樣的氣息開始瀰漫,此刻,若有似無的熟悉感化成了耳語在他的耳際間擴散開來。
  下一件是……
  本作呈現出的詭譎感頗成功,或許跟有錢人家+不討喜的親戚+閣樓+謎樣少年+相關流言……等等之類有關,這些組合使得謎團開放出來感染讀者。不過,兩個漂亮少年的出現倒是讓故事多出些清爽的活力,同時也反向地將謎染得更深了。
  暗地裡蒐集奇特材料的人是誰?殺了那些人的是誰?過去與現在產生怎樣的連結?最後的抽絲剝繭因此透露出讓人心酸的真相──人之所以為人的盲目。
  <人偶王子的魔咒>在故事的謎團之外還探討了許多社會與教育上的問題,一開始的山林開發到後段孩子們思考與行為的異常,透過文學故事的層面抨擊著「大人」的「建構」手段有多無知與利慾無度;相反的,孩子們的舉動雖有許多地方讓人「不解」,但卻是最純真無瑕的表現。
  成人的過往歷程可作為借鏡卻不能完全視為「發現」,太過用那些已認定的想法設在後代身上不免會成為謬誤的累積,或許可以說思考、生活與教育的智慧在這打著速度為上的時代已然相對遲緩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