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駱駝.jpg  這標題的出現是迎合「黑色駱駝」這特別的敘述的。厄爾‧畢格斯的陳查禮探案第五部<黑色駱駝>是個讓我思維許久的名字,本想說是某罪犯的代號結果卻是一句俚語描述,是說當某人即將面臨死亡前會有黑色駱駝來到該人門口處並且跪坐下來,等著開門者送他上路。噢!頗詭異的,但故事裡的案件並沒有駱駝常給人的沙漠印象(頂多是沙灘)也沒有詭譎莫測的驚悚氛圍,完全相反的是在風光明媚的夏威夷海灘,甚至陳查禮也很當地化地慵懶起來。
  以我讀到目前五本陳查禮探案的作品綜觀,<黑色駱駝>是目前我認為最佳的一部,當然其中或許有著我已經習慣陳查禮的步調,不過總地來說他的著眼點與判斷感覺準多了;另一方面就是真相揭穿的「原來如此」感,本作所應用的是<保管鑰匙的人>裡的概念,呈現出來的比該作更加複雜,就這一點來說算是蠻經典的案例呢!
  來自好萊塢的電影拍攝團隊來到了檀香山,故事就從船上的富豪與女星為婚的糾纏開始牽扯入一名占星大師的巧算。為了想知道未來命運的女星對占星師傾吐自己所懷抱著的秘密,得到了秘密不解則幸福永不存在的諭示,這使得接下來交錯的眾多人際關係織結成了死亡謎團的網絡。
  死在棚屋裡的女星是誰下的手?指向凶手的線索到底哪一個是真的?不在場證明是有還是沒有?如鐵的不在證明身懷最大嫌疑?另外讓人猜不透的就是線索頻頻出現卻又沒兩下被打回,混亂的局勢要到最後才有最適當的解釋;事實上,故事裡的陳查禮是到了最後布陣後才領略到凶手可能為誰,過去的案子他是比副主角快上一步,這一回則是勉強快上讀者一步。
  讀著陳查禮的故事多少會讓一些推理小說讀者感到不耐,不過退一步想,他這中國胖所思考的涵蓋範圍與一般人感覺上很接近,只是多大了一些些,真要當辦案警官的人物大概就要類似這款的。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一切事情做出好幾種排列組合並且從中取出最有可能的人很少,所以像陳查禮這種得要把該取得的資料都取得的偵探應該是更平易近人的,而他除了頭腦讓讀者感覺偵探畢竟是人之外,那張嘴吐出的幽默語言與中國成俚語蠻值得學習的,呵呵。
  靈媒一類的角色在國外也頗盛行哩。故事中出現的帥氣老兄靠這招吃遍天下,他那顆水晶球裡真的浮現出過去與未來的景像麼?畢格斯藉著本作我想是指出水晶球到了萬不得已的可能用途應該是拿來當凶器吧,哈哈──他提到那靈媒有親伏的眼線,那些個藝人專門的就是外在與表現的工夫,內在的許多故事雖然鎖死,但怎可能沒宣洩的管道呢?只要得到一些資訊加上心理分析就能得到頗正確的推斷,最上加上膽量與不輸人演技,「未來」就在他的掌心上了。這類人的出現倒也不是壞,即使知道他可能運作的原理,有接受過諮詢的心裡多少都會踏實一些,不過不知踏的實在是好還是壞,為了人需求的「安心」,不論好壞都是結果也是代價。
  作者不曉得是不是對日本人有些意見,就創作的年代來看……對歷史不大清楚,在本書中出現的日本人都被叫做「小日本」,描述出的感覺都有點猥瑣,還是他是對那年代的中國發聲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