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大陣子我銀彈枯竭,使得我原本頗喜歡的電影娛樂中斷許久,其中呢也頗有興趣的<武俠>就沒機會親臨影院一觀了。
  有機會看到這部片就某程度上來說算是聖誕節前夕的「聚會」,至少我也好久沒跟弟弟一起欣賞電影了。他老兄的忙碌是屬於會把親情當椅背靠的那種。
  還沒看過<武俠>之前我還以為是中國古代的江湖正邪廝殺一類,在曾看過的預告中感覺上好像也是如此,但看完之後才發現全然不是那回事。說實在的,這部片的名字若改一下或許會好一點,我想應該有不少早有些主觀概念的人在看完影片後消化不良呢。關於名字就後文再探討囉。
  <武俠>的故事開場相當純樸,說是意外的話就是沒想到居然是雲南那一帶的城鎮(還有那我弟說絕對叫不醒他的線香鬧鐘),本還想說是不是過場?結果主場就是在該地。一家子醒來了,看到甄子丹當下想到的不啻是「一個打十個」這句話。不過場景來說,他那一派獨特的木笑容是該著臉的。
  純樸小村的變化來自於兩名江湖武人,面惡心善畢竟難以碰到,所以他倆就跑去搶劫。鬧得驚天動地、人神共憤之時,劉金喜(甄子丹)只好出手相救,不過這個出手卻只是一般鄉村莽夫的橫衝直撞,哪裡知道好幾個歪打竟然把對方給打趴了。
  徐百九(金城武)是個捕頭,來到發生事件的小村落調查,赫然發現其中一個死者竟然是江湖上十大通緝要犯之一,這下好了,到底是誰有這能耐幹掉如此高人?出來應聲的竟只是個普通造紙工人,這讓徐百久開始心生疑竇,接著揣度著整起事件的「可能」風貌。他同時也讓某人的一生又來了劇烈的轉變。
  雖說是武打片,但<武俠>呈現出的感覺有多種面向。在徐百九的探案與推演時充滿著推理、懸疑、猜測的情狀。他是個背負著過去的衙人,因此而變成法先情末的執法者,但適法過度使得他拼了命的去探求劉金喜隱藏的面貌,說真的,一開始那邊實在是有夠好笑,簡直跟幽靈一樣附著劉金喜的身。此人呢也精通人體穴位,我想這部分是<武俠>這部片要「告知」觀眾的:在過去的武打影片中不乏會出現點穴探位的招數,但除非是有所研究之人,否則哪裡清楚人體的穴位如何以及影響如何?因此這部片中就以此點出擊穴何以一發正中的原理,且這原理還不是胡謅的,事實上是確實有可能達成效果的,只是一般來說是比較不會發生電影或小說中的狀況。另外透過穴位的介紹也讓這部片產生了不小的神祕感,頗引人入勝,只是後頭並沒有較多元的介紹,在此先做個小遺憾(當然跟劇情也是有關才會如此)。
  徐百九在影片前段是個關鍵角色,而他心境的變化也很有意思。原本他列舉出的三名要犯是他認為「可以逮著」的,因此行事就大膽甚至是妄為,然而一旦推想到更深入的層次才發現……某些他不敢想像所以忽略的恐怖可能性,這讓他心境轉換的場景份外有感染力。此外,到底放掉一個「可能改過」的人是對或錯的想法大大影響著他心中的指南。
  劉金喜的身分為何是影片前段讓人怎樣都難以摸透的詭譎,尤其是徐百九認真過頭而有點白目的測試下乍看都沒問題,但解釋起來卻又好像都是問題。到底劉是真的高手沒身?還是徐根本就是心中鬼影幢幢?
  結果原來是武俠劇情中常見的「退隱回一般民眾」的超級終極版本。
  我認為,<武俠>這部電影的故事雖然不特別但就剛好特別在這不特別之上,因為過去的武俠作品有哪一個能「退隱」到這種地步?唐龍為了擺脫過去的陰影用盡能力變成一般人,且不到絕對絕對的必要是不出手的(即使他被徐百九胡整);他的決心已經不是「演」可以形容,甚至觀眾也會笑著對螢幕中的金城武說:「人家甄子丹這次真的是老實人啦,你這帥哥這次心機也太重了吧?」所以,後頭接著的「武打」戲碼居然反常的出現相當令人動容的對鬥。
  這部電影中,武打絕對不是第一重點,反而是人情,尤其是親情。情感波濤在後頭讓「武打」更加深刻,不像一些武打電影打起來好像沒什麼意義,<武俠>中,每一拳、一刀、一針都是有必然意義的出手,這也讓每一道傷口流出來的會讓觀眾不再疑惑的血淋淋。
  「為何要苦苦相逼?」在這部片中是遠勝其他同樣說出這句話的「退隱狀況」之人的。
  據說原本片名叫做「同謀者」?老實說這也蠻怪的,雖然片中劉金喜是這樣說著自己對於「罪」的看法,但整體上好像也蓋不下內容;「武俠」也是,因為俠字我覺得是一個「大的人」介入數個「小的人」(請看字構)進而端正、肅整的現象,但本片中只是一名對自己過去深惡痛絕之人的隱藏,到底何以「武俠」?我是有點摸不著頭緒,且總的來看,片名不夠適切確實造成了稍差的效果。
  人要如何過自己的人生選擇權在自己手上,走自己所想走的路,相逼必然出亂,這也正是「全不尊重」的遺憾後果,我想這部電影做出了相當精彩的表達,另外,結局那超強頭領之死是很突然沒錯,但呼應著他要砍殺唐龍前說的這是應天之求、我沒有錯來看,天罰並誅之恐怕是最適合不過的死亡解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