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花了四十五分鐘走了這一趟,在螢幕恢復生氣之前我拿著飲料與鳳梨酥落坐。
  退著我的步伐,我在將老媽賦予我的任務完成之前把那鑰匙揣在身上。退著往下一步一步鬆懈的感覺漸失,老爸在看政論節目,而我準備推開大門。
  巷景依舊,柏油路的長度在我眼前愈來愈長;英文補習班在一旁,然後一台機車在旁放白煙的機車行、仙人掌圍繞的美而美、民德國中的長校牆倒著轉在路角是賣著藤製桌椅的小販。
  手裡的紅色袋子裡的飲料將要被還原,於是它又回到櫃台後的店長手上,然後裝袋、封口、倒入綠茶、搖雪克杯、放入糖冰、綠褐色液體縮回紅色茶桶。拿到老媽開店鑰匙之前我是被這麼問的:「?嗎麼什喝要」。
  我估計櫃檯邊有兩個人在等,他們的樣子在我的視野中愈來愈遠。交通號誌燈在紅色一的時候我就要到了,然後二三四五六七,我正從對面起步。
  有人的車子大概拋錨了,這是在視線將止於路口時最後所見,接著,熟悉的騎樓與空曠地一格格後退。眼旁的會是倒數第幾隻我今天所見的狗?
  狗讓我有些小慌是在那間廣告設計店前,牠突然瞪著我並慢慢退回原本窩著的位置看著我來,或許遠遠就察覺了,然而我才剛走到布袋戲人偶工藝店旁。
  平靜一如往常,我退著越過了公園路出了出入口,我從左後方的入退入,這是因為我會從另一方進來。
  泥濘的地上使我小心著腳步。練著氣功操的人們今天仍一貫地整齊動作著。在一個鈍重的落地前我撐著最後的力懸在單槓上,身旁早就出現等著要拉單槓的一家人。力氣愈來愈滿,我從正反握退至反握再回到正握,拉第一下的充沛感告訴我今天可以多練幾次。
  迂迴的公園路退著我的腳步,廣場上的人們各有各的姿態與活動,今天那賣碗粿的推車阿姨並沒有出現。那間蓋得頗有現代風的公廁在我身後愈來愈接近,我退著看著許多人種走過,他們說著我聽不懂的話語。
  轉角前的左方是往圓環的出入口,我逆S形回到愈發彩亮的路上,旁邊正準備著賞花季的人造花園。
  燕潭這一邊的入口在我退過後仍往來著些許人,左後方的工地會有什麼樣的建設呢?到此處之前,我人還在看見那古早防空洞的位置。
  今天沒走燕潭旁的小路,上頭的柏油路感覺稍差但很紮實,我退著到了木頭走道上,那人照像的姿勢從大字形回到了正要貼上樹前的考慮模樣。
  木頭前端接的是石頭走到,我的方向好像跟大家都不同,於是我退著過了小橋後轉在近市立圖書館的地方。
  最大的工程在我身後愈來愈近,隨著一個老人半跌的往後走時,我才準備經過那扇工地大門。
  第一座橋在樣子像警局的建築旁,我在經過前聽見一個小朋友與媽媽的對話。柏油路即將斷在入口處,我整了整衣服是在我過馬路抵達公園之前。
  全家便利商店旁有小狗尿尿的痕跡,我退著走走走經過了總愛看歌唱頻道的檳榔攤旁、輪胎行旁、里夫蛋糕店旁以及向陽牙醫診所旁。
  還沒想到今天天氣不錯前我走在兵工廠空地旁的走道上,今天動起來感覺不錯。
  馬路上疾退著我的身影在前往公園的前段路上,我看著那藤製家具攤的樣子愈來愈遠。
  手中的簡訊字數減少著,我回到收件的畫面後讀著某個可愛傢伙說她正等著看電影的消息,我疑惑並且有些驚喜(因為本來是不會帶手機出門的)看著來訊息的人,我打開手機、手機闔著,手機回到口袋,我人則在美而美之前、機車行之前、英文補習班之前、我家門口鐵門關上之前。
  大門關之前打開之前關上,我雙腳準備要進入鞋子,我一路從樓梯第一接往上倒數,我來到老媽房前接到拿鑰匙的任務之前我剛從樓上下來。
  房內我的身影窩回電腦椅子上,正對著最後聊天的朋友我打著:「。掰掰!啦門出要我」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