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童話.jpg  長篇謎團踏出的第三步,土屋隆夫在<危險的童話>中所設計出來的詭計實是精緻,可說是將那年代的可用管道都施展了。這一招「未來的不在場證明」是我首見吶!本作亦是土屋被提及時都會提到的代表作。
  不怎受歡迎的同人作家寫出的怪奇故事是開端,這開端引來的是每一篇前形同附錄的<月公主>童話,讀著並不覺與該章內容有何相關,最後才知道完全是貫通全作的大詭計!
  假釋出獄的男子自由不到幾天便被害於一名鋼琴老師的屋子裡,其手裡緊握著一只娃娃,這會是死前留言?通觀整個現場,細微的不自然之處被刑警給察覺出來,所有嫌疑通通落在一人身上,孰料幾天後的神秘投書將此人完全免除嫌疑,無法解釋的是……這下子誰又會是凶手呢?
  以本作的詭計來說凶手的設計非常精密,在僅是盤算未來可能的狀況下就把犯案後的後路通通擬好了!等待的過程凶手做的就是反覆的心理準備與「訓練」,訓練什麼?訓練「說故事」的能力……
  這一個大詭計建立的基礎實是讓我感受到作者所安排的凶手心裡之強固,到底是出於真愛還是縛於傳統呢?無法動搖的貞烈是即使把最親的人視為工具的推力,難道結痂的過去就是如此重要?或者是一種認為血已被汙染的彆扭使然?還是更讓人髮指也無法軟化的傳統心念?目的確定了連親情都能捨去阿……雖能理解,但真的是本末倒置了。血親的執念呀……
  解謎的部分是有點刻意,但也都是些容易疏忽的地方,不然就整體狀況與年代的司警系統來看,幾乎就是完全犯罪了!
  <危險的童話>中土屋將日本那時代的樣子寫得格外生動,雖然他沒有特別在景物上多落筆著墨但那些街道、建築與人情的影子卻有種歷歷在目的感覺,或許有些影子投射到我幼年時的畫面吧……呃,我當然沒那麼老,畫面是說在我小時候還存有的前代事物──那時候環境的樣子就像是過去與現代的交會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