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視.jpg  標題引用了凱琳‧史勞特本作<盲視>書封的句子,對於故事中所發生的事件性質來看頗有雙關的味道。先就作者介紹的部分做個了解,發現凱琳‧史勞特以這本處女作引發了不少迴響,除了對於新作家首作竟有相當水準的讚賞之外就是對其內容所描述的犯罪情節的聳動性驚呼;其以一個女性的身分所寫出的女性遭侵害的狀況可說毫不保留,寫實風格的展現以同性的邏輯來看可能蠻有破壞力的吧?另外,女性生、心理的情慾也在她的文字中赤裸呈現,不同於男性作家的角度寫出女人真性情讓我有種開了眼界的感覺──呃……算是有些意外啦,哈哈……。
  西洋犯罪推理文學如<盲視>的相類作品我算是讀過一些,警探硬漢的風格認真說起來我並不是很喜歡(大二的卜洛克作品害我晚起推理小說的興致),不過<盲視>卻是一個扭轉,真是不怪乎那些對本作的讚許了!故事的開場相當懸疑,十二年來不間斷的明信片到底有什麼涵義?還沒反應過來,主要角色間的聯繫風火雷電地出現──自然談不上平和。這樣說好了,表面上風平浪靜的互動下潛藏著不為人知的暗湧,到底每個人間有什麼實際的關係又是個謎了;要將角色間的關係活靈活現地埋入讀者心中靠的自然是作者的遣詞用字,凱琳完全做到這一點,描述與運用對話的能力很順地讓故事開展。這一點竟是讓我有些驚喜的感覺,同時事件就接著來了。
  即使在導讀的部分有預防針先打下,但一讀到受害者的狀況讓我實在胃縮一陣。被害者雙手雙腳大開地仰坐在殘障廁間,她的胸腹部被割開一個大十字的傷口,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活著!那鮮血如泉湧,女主角的急救最後依然束手無策。相驗結果顯示了毒品以及讓我眉頭都皺的「陰道裡有腸道排泄物」,也就是說,凶手居然在十字傷口被擴大的地方進行性交……
  兇手是誰?為何要以有宗教暗示的手法殘害女性?想解開這些謎團並沒有名偵探的存在,讀者要隨著角色的明查暗訪與各自情感糾葛間揪出線索,人性的疑慮、猜測與種族歧視的情節盡皆出現,在這個不存在於地圖上的小鎮因為一起姦殺事件湧出存在於社會上的現實犯罪恐怖!
  在本書中的女性可說相當堅強,氣勢凌人的程度都能把周圍的男性給壓下去,然而無力與柔弱依然在字裡行間展現著。靠不靠老是被稱為「堅實」的肩膀?議題是愛情的交會明明雙方的表現明確意瞭卻各自在內心相互爭扎與衝突,我想凱琳在這裡想要表現的是男女對愛情觀的不同,像故事後女主角忍痛表白了曾遭強暴的事實本希望男主角能陪伴與關懷,哪知道他老兄一肚子火就跑去查該案件,結果兩者心心相印都蓋錯地方。
  好,回到主題……
  在故事的事件中首名被害者是名盲人,而接下來的被害者則是被施打毒品而呈現茫然的狀態,這兩人自然是無從以視覺角度敘述其被侵害的經過。後者被救回慢慢復原後也無法描述出凶手為誰,甚至感覺自己在那過程中有愉悅感(毒品)進而產生強烈羞愧,原本有可能問出更多線索卻因她的情緒陷入自暴自棄的矛盾中,最後還是結束了自己的性命。這部分……難道不能再多冷靜些麼?既成事實當然是不僅無地自容更會身陷一輩子的囹圄之中,但最重要的是反擊呀!性侵與強暴犯有極大的機率繼續犯案,若不在初發生的點上就將其制裁,那之後還會有多少受害者呢?自小的教育與羞恥心在性侵的案件中實是幫了不少倒忙,或者該說沒人去思考過這種心境的原理,唉,當然我不能評論些什麼,被強暴、姦虐過的痛苦心境是無法體會,但「反擊」呢?為什麼在遭受如此無道的攻擊後不設法想出可能的細節?極恥的裸露感讓許多女性受害者退卻也同時讓其他的人可能遭到同樣的命運──被害者之後成了間接共犯,這不更可恥麼?
  是看不見還是視而不見?被侵害的痛苦難道想見他人也遭受到麼?不管站不站出來都要設法反擊回去,別讓性侵成了不可收拾的犯罪連鎖。最後也希望人的觀感不要太死,過多的「名詞設定」卡死了一大票人與想法,髒或不髒?不曾想過其中因素與概念的那顆腦子才真是汙穢不堪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