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度來到推理大師的起點,這回是阿嘉莎‧克莉絲蒂。回想起小學時代印象最深的作品就是她的<東方快車謀殺案>,一直到現在我讀她的作品卻還不到二分之一,到昨天竟才剛拜讀了她最初的作品!我也不曉得怎樣解釋才好,哈哈,畢竟我連艾勒里‧昆恩的首作也還沒拜讀。或許就說隨機閱讀有著特別的趣味吧!
  史岱爾莊謀殺案.jpg  <史岱爾莊謀殺案>早已列為世界推裡文學的經典,這部作品中(或許有過修改)已能看出克莉絲蒂寫作的風格,讓我感到頗有意思的在於……本作案件的發展好像隨時都會蹦出合理的凶手,甚至一度讓我以為「難道第一部作品是如此就做結?」,結果阿結果……很遺憾,那些線索從我眼前一一跑過,我卻跟文中的梅斯汀一樣傻臉呆眼地無視,最後還是靠白羅精闢的分析才得以窺得全貌。兇手是誰呢?這部首作就呈現出克莉絲蒂往後的獨特招數:完整的真相只會出現在最後的章節!
  首作在計謀手法上並不足以讓我驚奇,畢竟克莉絲蒂是護士出身,對於毒物的知識滿盈,因此這種特有的手段被她給想出來是不足為奇;厲害在哪?在於故事的架構與人物的交錯導引著整起匪夷所思的案件,在這起始點就是如此,往後的作品更是如此!有辦法變出八十來部推理小說實在讓我敬佩不已!
  對克莉絲蒂來說,動機大概(對其他作家也差不多吧……)比較讓人熟知:遺產。<史岱爾莊謀殺案>的動機亦出於此,而莊園內特殊的親友關係讓謀殺案深入了它難以預測的地步!
  表現出愛與敬卻讓人不得不懷疑那些溫柔關愛的高齡老少配。
  貌合神離內心卻情愫暗湧手法卻刻意刺激對方的夫婦。
  互相意愛卻若即若離又躑躅不前誤解對方意思的男女。
  指桑罵槐到最後成了欲蓋彌彰的隱身感情。
  除此之外加上了常自我感覺良好的梅斯汀及作風不到最後一刻都不亮底牌的白羅(跟他在一起辦案真的會想扁他)讓故事是在底下形成活潑的區段,尤其白羅這蛋頭老早就看穿了案情大半,他的暗示不僅讓梅斯汀也讓讀者氣得牙癢癢,當然,謎底解開後才會自拍腦袋說著「我怎會都沒注意到」這句馬後砲。
  在這場最初的案件(最早的作品,白羅這時候已經是比利時的退休警探了)表現出物理及心理證據雙面指證的結果,克莉絲蒂描寫的人的動作與外在因素造成的動作相當合理。白羅表現出的樣子在現代的偵探漫畫中也常見:案情發展早了然於胸,但偏偏就缺在「最後的拼圖」,也就是直指兇手的證據之上。在這一點上呀……如果讀過<底牌>這部作品更能知道白羅的堅持以及他那顆老說條理要分明的蛋腦裡所裝的灰色腦細胞有時候會變成彩色的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