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的奇術師.jpg  因恐怖的人狼城帶給我的驚喜使我對二階堂黎人這位作家產生了興趣,因此他實質上的這本「處女作」當然要先讀過。原本預定是晚一點的書單卻讓我在舊書店挖到,那除了帶回家之外我還能做什麼?
  或許是已有此作是處女作的先入觀念,也或許本就如此──地獄的奇術師這部作品在綜合起來的感覺上遜於人狼城不少,不過場景的渲染與「絕對的不可思議」的謎團震撼在這第一部作品中已可見一斑。
  就整體的氛圍營造的感覺還挺詭異,行跡飄忽不定的「地獄的奇術師」感覺隨時都會從你身旁爬出來一般,不過或許我不夠入戲,因為在故事中段之後那股在前面隱現不定的恐怖弱了不少,嗯……案件也確實在此進入另一個階段就是了。我這算刻意挑剔麼?
  拿下氣氛的蓋子,就推理小說來說的話嘛……我只能說不夠驚奇,當然這跟我讀過不少作品可能有些關係。地獄的奇術師裡面是出現了不少奇妙的犯罪現場,然而在事件發生的當下就讓我抓住了可能的輪廓──事實上,真兇在一開始的「不協調場景」的描述下我就猜到一二。好啦,也能說我是馬後砲。
  至於詭計的部分……因為實在如魔術一般,所以直接就會想到魔術的手法,因此震撼度下降不少……要說這部分會如此可能是因為卡爾‧迪克森的「三口棺材」的關係,因為同樣魔術手法,三口棺材的真相簡直讓我的下巴快要掉下來……呃,也就是說,二階堂的這部處女作在我潛意識的比較之下就遜色不少了。
  在閱讀完前半段的最大感想就是……二階堂黎人確實是非常狂熱的推理小說迷啊!故事中的蘭子與黎人碰到事件的當下總會脫口說出幾部小說,其中不泛有我讀過的作品。最深刻的引述大概就是批評昆恩的「中國橘子的秘密」的動機論很爛,說是不入流的推理作品……嗯……這我倒不全然反對,因為該案件想要表現出來的是有些刻意,不過我可以想像作者是基於什麼原因才要寫出那篇故事:就是顛倒……這部分在我前面的心得中便有所提及。
  在現場狀況的描述中,我大概練成了多少可以跳脫作者的隱藏安排或暗示吧!想要將讀者導入錯誤的推理迷宮在我身上卻效力不足,只要擺脫一些既定的框架就能隱約感受到誰可能會是兇手。不過也僅只於類似直覺的感受,細節的手法上我倒沒想得那麼仔細就是。
  基於以上的心得,讓我在最後結局之前感覺相當普通,但卻在結局出現時感受到張力突然大了起來!
  並不是凶手意想不到的關係,而是那種變形的詭異動機。這下子,又要扯到宗教上的一堆狗屁倒灶的盲事上,感覺最近讀小說總有不少這樣的文章出現。在地獄的奇術師裡,我算又被上了一課。

  接著才是本篇文章的主題所在,我所感覺這一部「地獄的奇術師」所有的凝聚力都出現在結局蘭子的解說上,然後將前面故事的幾個環節湊入,就能窺得「人」的全貌──或是說「神」的全貌。
  小說裡的暮林家是完全的天主教,我對這宗教沒有研究,只覺得像是基督教的兄弟教,但兩者好像會無視教義大打出手,光這一點就很可笑。
  天主教似乎是戒律、規範相當繁複的宗教,只要「受洗」之後就是神的子民,那如果要在死後進入天堂的化就必須要嚴遵聖經上的指示與傳承下來的規則。
  要「嚴遵」……沒人想過為什麼嗎?不覺得有些意念上的矛盾麼?
  另外,相對於天主教的好像會有不少「惡魔」,在某些人類的慾望的展現上就會被稱之為「魔」……為什麼?有人想過麼?
  要進入神的國度就要守著誡律,那不進入不打緊,如果還犯了他們誡律裡的條件就跟魔多少會扯上關係,而通常好像是指縱慾之類的。所謂縱慾是只許多方面:食衣住行育樂都有,主要大概是樂的部分,像是貪跟性,這兩者往往會被大加撻伐。
  為什麼呢?信教者曾想過這些問題麼?有質疑過聖經上的字句麼?別又像之前到我家的傳道者沒兩句話就翻聖經跟我說:「神有說過……」,我知道神說過了,但你說過了嗎?
  我這篇文章通體尚有些牢騷,也或許有不少不敬的部分,但人所信仰的宗教對生命與人有作出敬意麼?以下我不提出經文還什麼的部分(小說裡有,我本身則是不清不楚,引述那些其實也很多餘),單就我的看法與大家聊聊、分享……想要以神的名義攻訐我也行。
  「神有說過」,這句話誰說的?
  是人。
  那麼,你可能說是神傳啟示給該人,所以他說出來的就是神的話、神的語言。為什麼你認為是神跟他說的?是因為他指出了一些顯而易見的盲點或是指出某些事情的原因,對吧?又或者是他展現了什麼而讓人的痛苦祛除,所以……真是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因此那人說出來的話就是神的話,他就是神的代言人。
  會有上一段的想法實是無可厚非,這是人的本性之一,是一種轉嫁,也就是說希望有個直接的依靠,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命名,所有事物都需要人的命名,因為無知會讓人產生恐懼,但只要經過命名就幾乎已知,恐懼就會減少泰半,好,所以更直接的原因出現了,就是「恐懼」,關於恐懼的話可以去讀克里希那穆提的演講著作,他會給你相當不錯的想法與概念。
  為了去掉恐懼因此相信了說出那樣話的人,接著他可能說出更多讓「不思考」的人走捷徑發現一些真相,因此整個人的樣子有了大提升,成了「神」。為什麼不去想想那人所說的話存在著怎樣的智慧呢?說真的,或許那些所謂神的傳言者都是善於思考、解決問題、分析狀況的智者,他們找出許多問題的根本而推廣出去讓大家都知道,而他們的智慧也告訴他們有些人的心念不能濫用,例如:貪婪、性欲……他們知道這些事情若過了度就會引發大麻煩,因此告誡其他人說這些要注意、那些要留心,自己更是以身作則、潔身自愛……但傳到後面就便成:這不能做、那不能碰。再後面一點就成了……做了、碰了,神就會處罰。沒錯!真的會處罰!因為被抓到就慘了……人會以神之名處罰……

  宗教的出現並存著存在的誡律都有其根本的原因,但這些原因竟然有辦法因為人的意念而頑固地留存下來,這大概就像是一本偉大的著作最最偉大的就是初版那一本的意思差不多……但內容根本一樣,甚至新版還會有編修。要去思考誡律訂定的原因,以及為何在那時候要以強制的手段訂定,這樣才對,否則到底是信仰個什麼鬼?好吧,我說錯了,是信仰個什麼神?
  看看誡律裡提到的東西犯了之後「實質」上會怎樣好了,把神撇一旁涼快去。
  提一個就好,常常出現的大概是「不能姦淫」。為什麼不能姦淫?就功能上來說,人有那些器官跟行動力,出現性行為是非常正常的,那為什麼不能姦淫呢?因為問題很多……人的身體機能似乎先天上有些機制(可能動物也有),如果讓性行為複雜的交錯的話會產生一些不良的變異(當然姦淫不見得是說很多人一起來),變異就可能出現疾病,這類的病還會經由性行為傳染,我想在古代這些概念不清楚的狀況下一定產生一堆性行為後結果某部分爛掉還是人就死掉的案例,因此智者發現這現象後就告訴大家這樣的行為千萬不能胡亂來,這是其一;人的佔有慾更是一點,夫妻的象徵就是彼此的佔有慾「心理實現化」(就是只是口語跟紙本的諾言啦!單純認同的問題),那在沒實現化或是之後還跟其他人交配(用詞優不優雅都一樣啦,這樣比較通俗,不用更通俗的是因為可能根本沒有愛這件事)會產生因佔有慾而出現的彼此攻擊,如此一來人就會陷入仇恨,這種仇恨可能會衍生更多、更廣、更遠、更長久的問題,這又被智者發現了(搞不好他實戰經驗豐富喔),所以告訴大家這也要注意,這就是其二,基本上「其二」的部分大概也能解釋其他的誡律的產生,其他可能還有基於「自然共生共存」的原理而出現的限制。
  另外,有一些誡律出現的原因必須要參考該宗教的發源地才能得知原理,像我之前曾提過在晚上加班聽到廣播說:「為什麼許多宗教不吃豬肉?」是有其發源的原因的,在這裡就直接說這可能性最大的答案:就是因為水源不足,那另外豬是雜食性動物,狗也是,因此這兩者的肉就成了限制對象……嗯,可以思考看看為什麼,相當有意思的思維推演。
  所以根據上一段所言,許多規矩是因為在那樣的時空環境下如果做了那些事就會產生不好的後果,最主要的不良後果就是生病,那,生病就可能會衍生成死亡,那死亡衍生什麼呢?死亡當然就是衍生恐懼。啊!又是恐懼了!
  宗教的許多信條我認為信仰者要好好思考,多少理解一下「為什麼」,在地獄的奇術師故事裡要表達的就是因為過度盲從的信仰而導致的一連串恐怖殺人事件,瞧,這不諷刺到極點麼?信仰神之人結果是遭到惡魔的屠殺,這惡魔還是個人,是人的「心魔」。
  不過自以為崇信神的教誨死後就能入神之國的想法愈是根深蒂固就愈不得去拔除,拔除就等於絕望,這類的人的生存全靠那樣扭曲的信念活著,如何,這有不有趣?有時候會發現,長壽者通常都是這類行的人物,而短命自殺者則是言語行為充滿智慧的人物……嗯,這當然有些對號入座的心態存在,不過堅信與發現之間就可能存在著這樣的生死問題。
  地獄的奇術師被強限在天主教的教義之下讓他的生命自從走入「神之路」時就黯淡了,這豈不諷刺的令人想笑?頑石般的信念就會是真理麼?不過我相信二階堂筆下的那名兇手找到了自己的真理,即便他手掌著象徵惡魔的鐵鎚,那仍是他的真理。
  什麼?殺人不是真理?對,對誰都不是真理,但對於堅定而起殺意之人則是。每個人的真理都不同,他就存在於每一個當下。所以真理並非唯一,當把真理認同為唯一時,你就會陷入自我意念的封鎖之中。
  插題再多囉嗦一下:故事中又出現了以神之名而行淫穢(人認為)的事,這類的宗教可說是層出不窮,面對那樣的狀況下還猛扯著神,實在不免懷疑人真是有智慧的生物麼?或許我們所謂的動物在碰到危害的本能上比我們還要強上數倍呢!
  神與魔;誡律與縱慾。這句話如何?
  我認為事實正好界於兩者之間:人,誡慾。要知道可能的慾望帶來的可能的結果,好壞不盡然,但要去理解。在脫口說出神的話時,先想想自己的話吧!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