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杜邦的祈禱.jpg  伊坂幸太郎。這名字在我開始閱讀推理文學的時候就聽聞過,只是在眾多條件的交錯之下,加上剛好碰到他新出作品名稱不那麼容易讓我馬上理解的情況下,始終只是耳聞。不過雖僅此而已,但他的名氣特殊性偶爾瞥眼可見。
  本來打算之後再開始慢慢讀他的作品,卻在機緣下在舊書店(這地方快變成接起緣分的地點了,還真跟我的那首詩寫得頗像,呵呵。)發現幾乎如新品般的台譯作品第一部:奧杜邦的祈禱。吶,這書名不會挺令人納悶麼?連介紹都蠻讓人納悶的,也無怪乎我先前並沒有先踏入他的領域,那這回是剛好碰到第一部作品(指台譯),因此在更碰巧的機會下買了!
  他實在是個令我驚喜的作家!
  就如序文提到,他的故事內容特異,往往起因是來自一個莫名其妙的狀況,然而這種在「平常」時會覺得莫名其妙的狀況會在他筆下合理化,例如主角突然心血來潮跑去搶超商後被警察逮到、接著竟然出現在陌生的小島、這小島還是一百五十年以來完全孤立的島嶼!這完全不知所以然的開場在他妙筆推演之下完全沒有怪異之處,而他引導而來的場景正好讓他的思維飛馳而出!展現了他超現實的推理世界!
  孤立的島、孤立的人民,在這地方時間卻沒有完全停滯,也同時能看見人的變化──純粹的變化。
  在這座荻島上的居民個個性情都獨樹一格,直截了當地表現出自己的個性與做法,人性在這地方並沒有法律的束縛,雖然有警察單位,卻只是一個「後執行」的團體,他們只需要知道消息就能去逮捕犯罪之人,那要怎辦到?
  更超越現實之處的就是……佇立在田中央的稻草人;是一個會說話的稻草人,還不僅僅說話,他還知道所有未來、明白一切事情的前因後果。
  若想法已被人營造出來的牢籠關住的人,要怎麼接受這詭異的事實呢?百年來才出現在島上的兩名外地人各自表現了不同的情緒,同時揭開了作者描寫人性的特殊性的精彩故事。
  在這沒有明文法律的地方人還是會將規矩演變出來,島上一名喜歡讀詩的帥哥就是那規矩,他會用手上的槍對他認為該死之人下槍決之刑,沒有任何預兆,只要被他發現,通通「沒有理由」。這一點是不是很有意思?現在的人會不會也有人希望有這樣的人出現?一個不受感情綁縛,只根據自然的理論來執行殺手的人,且他跳脫了囉嗦的司法程序,直接執刑。聽起來好像他不可饒恕,然而死在他手下之人都被居民證實其害人之罪更不得饒恕,因此,他的殺人被稱之為天災。我倒不是認為若有這樣的人出現是對的,而是我很喜歡他說的話:「那不是理由。」人在犯錯之後,總會有許多理由自圓其說,目的除了催眠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之外也是冀求一條生路,但扯了那一大堆還是無法改變既成的事實,如果是殺人、虐人,在公平的原則之下,處罰之前不需要任何理由。故事的行刑者聽得見生命裡的雜音,或許他有辦法辨認出惡意對待他人之人的心跳節奏吧!
  每一個個性獨特的人物背後都有一段有趣卻平淡的故事,而所有人的「細節」則在稻草人被謀殺之後啟動。我是第一次碰到「謀殺」所殺的不是人,甚至不是動物,而是應該沒有生命的稻草人……
  世界與時間需要一個點來啟動,稻草人的死亡正是如此,每一個看似細小、沒意義、巧合的舉動在經過串連之後就變成了莫大的結果,所有的一切都在不可言喻的安排之下,這除了故事中所說的事件外,在現實之中不也是如此?你現在成就的一件事往往是過去好幾個環節相互搭在一起、轉動而前進至此,一個小改變就能引發大結果,這就是蝴蝶效應。
  故事標題的奧托邦是最大的提示,也因此名我才知道原來過去曾有過一飛行就鋪天蓋地的鳥群:旅鴿。這種鳥在一百多年前曾有五十億隻之譜,比當時的人類數量還要多上幾倍,然而,經過不過一百年、一個世紀,這種鳥已經滅絕,此後不再有旅鴿飛行鋪天的壯觀景象。發現這種鳥群的人就是奧托邦,當時的他讚嘆如此驚人的生命奇觀,並認為這樣的鳥群應該不會絕跡才對。
  可惜,讚嘆如此雄偉的鳥類之餘還得想到完全不驚人的人類智慧──不多思考的人說:有五十億這樣多,一槍頂多兩三隻,不可能滅的;聰明的人:設個機關,一次萬來隻都不成問題;更聰明的人:……為什麼要做這種無意義的舉動?殺了他們對自己有什麼好處?為什麼要做蠢事?;智障:牠們飛很多過來啊!當然是飛來讓我殺的。
  以上,第一種人會變成第二種,但第二要變第三卻很難,至於第四……會讓一二變本加厲,是一種只會搧風點火的廢物,這種人還不少,電視上很多。另外他們的自我解釋也會很多,乍聽之下都很合理。
  為什麼人要作出這麼多迫害自然生物與利己的舉動?這議題我想每天都會有人提,大概也搬出一堆沒意義的數據來進行對人類的指控,我原本也是冷嘲熱諷「人類」這生物,不過我突然有了個想法。
  人類腦袋的演化相當驚人,而愈往後就愈複雜,那……人類的出現會不會跟讓恐龍滅絕的原因出現一樣呢?或許人是為了滅掉其他物種而出現的生物也說不定。瞧,就跟癌症一樣,就在現在、當下,原始存在的地方正被我們大把大把地收穫著,且大部分都不會再恢復原狀。就算有力量的人能做什麼呢?頂多只是哀嚎。自然讓我們演化至此,而我們也正「演化」著自然,這會不會也看在本來無生命卻會說話的稻草人優午的眼中呢?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