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這是當我知道颱風星期日會登陸的時候心中的哀嚎,因為這是我工作後的第一個假日。想不到第一個假日就碰上這等麻煩,來勢洶洶的颱風在眾新聞中看來殺氣騰騰。
  我家所在的位置還蠻安穩的,所以一些驚人的場面不會出現,但經由新聞畫面就可以得知這回颱風的風力有多恐怖,那些記者們真的不止辛苦更是冒著生命危險去採訪這來者不善的訪客。
  昨天天氣在早上還算平板,因此我妹的店長就決定開店,這八成是他們店的規矩之類。我媽鬧了滿嘴擔心地送妹妹去上班,我想她之後回家是邊看新聞邊咕噥著──如畫面般,外頭的風雨愈來愈大。
  放假在家就稍微睡晚了些,一起來腦袋有點混混沌沌,外頭的風聲像我老爸的鼾聲一樣忽大忽小,這讓本來想再多睡點回籠的我聽得心惶惶。我的小仙人掌盆栽今天是沒得曬太陽了。
  接近中午的時候媽居然還約我要不要去菜市場的麵店吃麵?!那家面便宜實惠、料多味美,幾乎每一周周日我都會陪我媽去吃,但現在這樣的天氣……當然,理由不難理解,她是擔心著妹妹,想說出去順便幫她帶上外套,同時看看外面情況如何。果不其然,開車出去沒多久就數落著那店長的不是。
  風大雨大沒有太陽大。車子一出去就看到風切割著地面,白濁的刀痕一波波地掃切而過。雨滴如敢死隊員降殺下來,在車裡可以聽到轟然地水與烤漆摩擦的聲響。
  路上、街上幾乎什麼店都關了,但就是我妹那間飲料店開著(一家知名的連鎖企業),我媽因此更機哩咕嚕著「這什麼天氣還開店」之類云云,到最後還衝口罵了幾句。雖然如此,但在接近菜市場的時候她還是得意洋洋地說:「因為放假天,所以不會有人出來記停車的費用。」
  一下車,雨傘差點就變成雨散,風一陣陣地砸過來囂張地宣示傘是無用武之地的東西。媽歪歪扭扭地走過車道,我一直注意著不要有什麼天外飛來的鬼東西才好。菜市場裡仍有不少攤販開著,他們也真是辛苦,但這時候能賣什麼東西麼?一個攤販上的貨品都比客人的數量還多了。進到菜市場有種進入避難所的感覺,走到中間在回頭看路上,那是一片白茫茫的混亂,只差沒有幾輛車或幾頭牛飛過去而已。
  午餐結果是沒有著落,因為那麵店很合群地沒開,於是下一站就是隨便買個吃的,然後順道去妹妹那邊──這也是媽最主要的目地。
  離開菜市場風雨突然小了些,這給了我們一些方便。車子硬著頭皮讓風雨左刷右刮,最後完成了拿東西跟吃的給妹妹的任務,結果她外送去,我沒把這消息跟媽說,否則她可能會更擔心,只聽她說:「應該在裡面煮茶吧」(因為巷子小,雨又大,所以是我把東西送下去就離開)。
  回到家後就沒什麼地方可去,不過媽會有很多災難性的消息──從那電視螢幕,大概是某某東西翻了、記者什麼東西飛掉之類的。新聞說花蓮有17級陣風……沒體會過不清楚是怎樣的暴力,但車子都被吹翻的話……我可能會直接被帶到台灣海峽去。
  晚上宛如中午的翻版,但這回是妹妹說要用他的薪水請大家吃飯……天啊!我蠻想說「母女一個樣」的,還好看天氣是穩定了些,竟然無風無雨?那就OK啦。
  我想天空是在忍一個噴嚏,因為在接妹妹的過程中偶有小風雨,然後在前往餐廳的途中突然打了下來!這陣雨較早上的威力更強,夜晚的路面被它拼了命地磨著。黑色的柏油路在夜色中呈現出粼粼波光,然而卻是凶暴的上天充滿恣意地括搔。
  窩進餐廳,吃了頓亂七八糟。店裡隔音很好,因此在我們離開、一出店門時,外頭好像正在進行世界大戰一樣:雨跟風的踢踏舞跳得愈發地狂,幾個人傻然看著眼前的路景,「該怎麼回家?」的想法轉不動機車的龍頭鎖。我們飛也似地逃難到車裡,風雨的襲擊會在這時拎來寒意,不知會不會突然一捧,整個人就消失在呼號的慘然黑色之中。
  颱風的大手像是蓋錯樂高城堡的任性孩童哭鬧著破壞著一切。我們回家的路上走的路充滿著宛若暴怒犧牲者的斷樹殘木,瞬間,本來平靜安穩的回家路途竟然變成了電玩遊戲裡的障礙賽道。我跟弟弟在車上分析著道路狀況並跟自信滿滿不怎聽別人意見的媽報告,只聽她使命必達地說沒問題但又差點在紅燈時衝出路口,我實在很難相信她自認的冷靜……不過車上有三個她的寶,所以她顯得精神奕奕,但我還是只能拼命糾正她不要一直把車開在分隔線上。
  媽沒聽我的建議就想往順的路走,結果就開了個悶道,前方的路面出現一個大水窪,目測不出深度,像是一口黑嘴等著吞噬無知的駕駛,當下馬上回轉,旁邊的一輛車也照做。最後走了我建議的路線。
  輪胎攪動著深淺不一的積水,浪花抗議著老天的任性,一路前去,路上的每輛車陷入了個體狀態。我們跟著前面的計程車開著,弟弟一直喊著說跟著前面的就對了,我有點擔心媽會不會聽太多「跟著跟著」就把剎車誤踩成油門。
  如果所料的路徑前,地下道被警車給封鎖起來,真是辛苦他們了!在這樣的天氣,地下道確實非常危險,往往能聽到那裡成了車與車主的墳墓──一場毫無抵抗力的水葬。聽說在我小時候我國小裡有個家長會長就在颱風天喝酒開車,結果一車栽入地下道去,從此成了一個酒後開車大智障找死的好例子。
  驚險的路段過去,接著的路就好多了,雖然那風雨聲響依舊不甘示弱,但無損我們將平安回家的安定感。
  新聞是回家後第一要看的,於是就得到了這狂暴颱風送了我颱風假一天,我只想我那神經質老爸抱怨說要不要上班我很清楚,不要在作息被前一天晚飯給打亂的我休息時來鬧緊張(他是瞎操心型的,有時候很想扁他,因為許多根本不是他的事,況且,有的也是去貼冷屁股的鳥事……受不了)。
  算是賺到的假日吧,外頭風雨聲歇,只偶爾來鬧陣雨,以往的幾個颱風假都這樣子的。
  肆虐之後的外地不知道如何,若接下來還有氣流引來雨水,那恐怕會是更慘烈的災難,希望未來針對環境的規畫要盡快處理,否則這夢魘是永遠不會退水。也希望政治人物不要用口水來加深水位,請發現問題並解決,人民要的是辦事第一且做到最好的人,而不是拼命去攻擊他陣品德的人,在我眼中,通通都是無德之人!
  願月圓事境遷。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