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隨機想到就接著讀的這部作品頗令我驚豔,我想讀完後覺得最可惜的大概是妮樂.鈕豪絲的中譯作品就本作出版而後沒續來看可能就絕了。白雪公主非死不可  

閱讀歐美近代的犯罪小說許多要素頗常見,除了事件、故事主軸外,還有探案人物的背景、周遭、場地歷史、專業知識……等等,感覺上,身為「主要角色」的偵探、警察其背景與遭遇與故事的主軸都可說是雙向並進了,但不多作品能讓讀者容易融入閱讀,甚至偵探角色故事的部分還會顯得拖沓,若沒有比較特殊的情節要素或詭計安排,讀起來吃力(有些還著重文學修飾咧)也無味,然,妮樂的這本<白雪公主非死不可>可以說把此類文學的特色做出相當吸引人的結合;成功的部分我認為是在於人物的描述頗能觸動人心。

故事就從一名被判十年監禁出獄的托比亞斯回到罪惡地的故鄉啟動,透過對於他這個人的描述與感覺,其實若有似無地會覺得事件與他的關聯有些誤差,但社會給更生人的壓力大,更不用說更封閉些的村鎮。托比亞斯回去面對的是出於懼怕而無法原諒他的村人以及自己被定罪後殘破不堪的家庭。

所有證據、情況再再指出當年他下手殺害了兩名少女,至今屍骨皆未尋獲──這一點加深眾人認為的罪孽,然而這同時也是謎團,因為他自責中卻想不出事件當時的細瑣。他的歸來鬆動了真相的某一角,與他同時現身的少女屍骨更提供了有問題的片段,到底,當年真正發生的是何事?少女之死與托比亞斯有何關係?阿騰海因這地方的諸多人事物是否都隱藏著什麼祕密?

書名寫著白雪公主,而其中一名少女就如白雪公主般地容貌,那相對的,托比亞斯就根本是白馬王子,嗯呃……文字描述上,他俊美帥氣,女孩子被他眼睛盯著愛上他的機率還真不是普通高,也因此他的過往交錯著許多曖昧情愫,在他入獄服刑期間總會來觀望他的娜蒂雅沒表態但隱約就是如此。

白馬王子與白雪公主的故事。

過去的白雪公主已逝,接著對事件有興趣的少女愛梅莉現身,原本龐克的她轉變一下竟跟十一年前的死者很相像。真相又多了個缺口。

<白雪公主非死不可>開頭就採用引導讀者心中想像的序章,接著是托比亞斯是否冤獄但他卻不平反的疑惑,而他回到阿騰海因後的遭遇又令人替他不平。狀況的發展緊湊地展開,另一方面偵辦的警察搭擋琵雅與奧力佛個自都有私人上的狀況,特別後者,情感與家庭的麻煩也影響到他的偵辦,這一點呢……跟本作男女的概念上頗有共鳴之處。

謊言不僅堆積,更可能鋪蓋而來。這部作品中寫出了乍看之下「好人」的樣貌,若不是身歷其中恐怕會沉淪在「名聲」之下,因此,單看或聽消息得知某人如何是絕對不準的,特別在這個媒體發達的時代,有多少人事物經過「好話」的修飾成了貪婪與罪惡的遮掩?

或許是女性作家的關係,也可能是這部作品的主要概念也是如此……女性在本書中可說是各方面都比男性優勢,除了托比亞斯的韌性與奧力佛重新振作之外,男性在故事中就是掩蓋、自保、懦弱、不知羞恥,而女性壞的是機關算盡,聰敏的則是大難不死,警察身分的琵雅更是壓下奧力佛(家庭問題……贏不過老婆,只能重新建構自己)成為主要追查與破案的角色。

個人相當喜歡這部作品,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再現中譯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