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屋隆夫在推理界的名號我算是約略有所聽聞,不過或許是個老派作家又不像江戶川亂步及橫溝正史之大名,所以相對感覺上是個隱學型的人物(在台灣來說),就某方面而言……他跟內田康夫之前還被我給搞混,不過這回就真正地讀到了他的作品,當然也渾然不同於內田康夫的風格(這裡是我心中所覺呀!)。
  天狗面具.jpg  天狗面具是土屋隆夫首部長篇作品,他在序文的訪問中提到要了解一個作家就要讀其處女作方能得知其創作的原點精神所在,這一點我倒跟他的想法類似,不過我多了個是從起點開始閱讀才能覆合著該作家的足跡與其一同往前的想法。作家的文筆會因為環境與心境而有所變化,我想這一點在土屋隆夫的作品中應該也是如此。這樣說的緣故就是基於我從<天狗面具>這本書中所感受到的文波。
  首段提及的土屋隆夫是隱學型的作家倒也不錯,在日本推理小說大家裡頭就介紹來說他還真是頗低調的人物。他在長野縣的鄉村裡過著晴耕雨讀的生活,另外也鮮少外去踏尋,我想這也是導致他雖然作品盡皆成功卻寡作的原因之一。在他所描述的生活中我感受到一種響往,他提到他一天讀書七、八個小時(因為他的年紀已經沒法再高舉鋤頭耕作),其餘就是幫幫農忙這樣,閒適自在溢於言表,唉……如此自己自足又輕快的日子讓我這個城市人頗欣羨,不過設身處地想想,若是我的現在也是如此恐怕又會嚮往起城市的進步與便利吧!哈,人真是總覺得當前不好呢。不過如果以後我也能過那樣的日子也真的不錯,讀書、寫文、種種田……嗯嗯……。
  好,回到對於<天狗面具>的感想吧!
  本作可以看見土屋對於當時的偵探小說的諷刺想法,他似乎對於自己提筆創作感到些許自嘲(畢竟他說是為了生活才開始撰寫),所以字裡行間就形成一種我首次見到的怪文體。會說怪是因為……我是第一次碰到作者想和讀者一鼻孔出氣的作品,感覺作者一邊列出謎題一邊又對自己的作為有種欲想透露的嗤之以鼻,如果將那些括弧內的解說給省去或是明白寫下,我想整部文章我會比較適應一些(幸好<天狗面具>是他唯一用這種手法寫的作品)。另外造成這種獨特文章的因素可能也是由於他是寫劇本起家的緣故……嗯……總之會有些猜想,畢竟在我所感覺中他的這手法有點擾亂整體故事的流暢。
  <天狗面具>的故事發生在小村落中,在這純樸度日的村落不要說謀殺了,就是有人死了也可以驚天動地、求神拜佛了,然而殺人案就這樣發生,且還不單單是殺人,事件裡存在的謎團更讓人們匪夷所思。土屋的這首部長篇作品也真的是「準備好的作品」,因為他所採用的詭計手法是複合式的伎倆加上日本獨有的文化特色而生,但說起來有點遺憾……因為我在最前面的訪談文中不小心瞥到<天狗面具>毒殺的概念,所以在解謎時就不那麼驚訝了,讀推理小說之前還真是千萬不能先知道作者的設計啊!
  故事中猶如約翰‧狄克森‧卡爾<三口棺材>裡的密室講義,本書中有著的是毒殺講義,結果把一些我還沒讀過的案件手法給說出來了(看手法的簡介就能對應到該書),還出現我曾讀過的<殺意>與<強力毒藥>的手法,這讓我感到親切有趣。要從這些已經被開發不少的點子中找出新意可真不簡單,作者在本書中用的手法可說是一大典範呢!
  人生在都市與活在鄉村有何不同?把許多表面描述的因素捨去吧!在<天狗面具>裡可以清楚看見人不管身在哪種狀況都是相同的!一樣會有信仰、一樣會有欲望、一樣會有掠奪……以上綜合一下,出現謀殺也不是什麼怪事,只是如果沒有以人本的立場思考的話,那麼一切死事就真的會變成天狗作祟了。
  人不管如何就是人,即使帶上天狗面具隱藏起來還是一樣。神奇與作祟之力都存在於人心,只要你能面對自己的恐懼,並且想想,除了自己之外還有誰知道這是一種「恐懼」就行了。
  最後,在本作中與其他近代日本作家都有著相類的感受──戰敗。戰爭這件事確實是人類歷史之瘤,雖然激發了不少進步,然而殘留的更難以抹滅的是那些傷痕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樑-弦凝幽漣 的頭像
飛樑-弦凝幽漣

閣樓之窗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