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妹相約就跑去看了這一部。聖母峰  

「聖母峰」的威名不事登山的我想都聽聞過,身為世界最高峰,人類想去征服、插旗是可想而知,但也直到這百年內才有人達成,就如電影中提到,登頂途中的環境是一片死亡境地。

故事是在1996年出發,由羅伯.哈爾及史考特.費雪兩支登山隊帶點競爭氣息地前往聖母峰,當時處於聖母峰已可攻略並產生冒險顧問團隊的行業帶領登山愛好者前往攻頂,於是人煙罕至之境成了宛如聯合國的登山根據地。

羅伯的團隊主要領著業餘或半職業的登山客,不同於較純粹攻下山巔的慾望,成員各自的背景讓他們願意承受登山過程諸多冒險與痛苦,就為可能一生一次的攻頂賭上性命。其中還有一個郵差咧……感覺過去電影中郵差代表的是中下階層的職業,這部片中也被其他人揶揄了一番。

《聖母峰》不單是災難過程更是冒險的故事,有別於我曾看過的《驚天洞地》,後者也是征服、挑戰,但我想光是名號就不如前者,人對踩在頂上與潛入最深處的感覺也不同,因此凝望山頂產生的敬畏以及征服的慾望就被海拔給決定了。

我覺得《聖母峰》拍起來很有感覺,嗯……我不算登過山,片中一簇營地一簇營地緩跋而上認識不少,沿途就是隨著羅伯的隊伍抵抗嚴苛的環境直往頂上攻去,記得十幾年前看過同樣是登山的災難片《巔峰極限》,真的就是災難,還有不少動作橋段以及後面的拯救行動,相較之下,《聖母峰》相當純粹地展現出登地表最高之峰所感受到的殘酷與威嚴,看登山者們在坡面上寫著一條脆弱如蚯蚓般的動態裂縫,山頂營地間的風雪不時會抹消試探者們的痕跡,逼著他們回去自問為何自己選擇承受者種非人之苦?然後等著風平雪靜,頂端閃耀的是無邊的最遼視野或是自己的無名墓碑?

對目標的嚮往真的就是「山頂就在那裡」而已,因此羅伯對道格第三次可能的鎩羽才不得不感同身受地打破自己訂下的條件,也因此斷了自己的回頭路。在極限的環境中人體的抵抗以及產生的錯亂也無助地出現,這些也都是災難,而這些在他人無法的前提之下僅剩的只有自己有可能掙扎而過。

登上《聖母峰》會跟著登頂者一起感動,也跟著陷入無可退的漸進死亡中,那是個視線所能及的極限之處,來到這極限的人們我想電影中的角色都代替著傳達了。我想這部片是冒險是災難是紀錄,更多的是呈現以及對目標的決心。

全站熱搜

飛樑-弦凝幽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